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法爷的仙庭 > 第六十一章:一线希望

第六十一章:一线希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近了,近了,哪怕是普通人,也能用肉眼清晰分辨出狗头人的容貌。他们很狰狞,他们很健壮,他们很敏捷……才怪!

    眼前的狗头人,完全除了狰狞,其他一概与古特纳想象的相反,他们瘦弱地皮包骨头,行动迟缓,有气无力,与其说是入侵者,更像是灾民。

    “是不是很惊讶?”

    格里芬笑着说道。

    古特纳点点头,咽着口水道:“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我见过道格族的战士,他们很强壮,很厉害,可是这些……格里芬,重山领每年春季遇到的兽人都这么弱小吗?”

    古特纳感觉非常荒谬,这还是强壮的兽人吗?这还是疯狂起来比狼还恐怖的狗头人吗?他感觉自己分分钟钟能杀死一队的狗头人!

    “精锐的兽人大军疯了才会进攻这里!”

    这里是哪里?

    瀚海之滨,一条横亘连绵的山峦从瀚海延伸出来,隔绝北地荒原与加诺王国西疆四郡,臂荫派特森。实话讲,派特森郡就是山谷连山谷,盆地套盆地,类似于丘陵一样的地方,属于这条大山脉的南侧一小块区域。

    西疆唯一的缺口就新普赛郡,北地诸国抵抗兽人的雄关之一,兽人想要大规模成建制地入侵人类疆域,非得打破其防御,绕道绵的山峦,数不清的魔兽会让兽人知道谁才是主人!

    所以,除了小规模的兽人精锐敢于进入山中,企图搞搞奇袭之外,也就只有不要命的兽人逃民灾民才会抱着必死之心闯生路。不然,若是轻易连通北地荒原,那些兽人部落会不在古老岁月之前就占据了这里?

    “别看他们很落魄,古特纳你要知道,两种情况下,温顺的兔子也能变成凶兽。”

    “哪两种?”

    “绝境,还有饥饿。”

    “不巧,这些狗头人全部具备了。少爷,是否可以开战了?”拉姆斯格请示道。

    “老规矩!”

    “是!”

    拉姆斯格一脸兴奋,传讯下去。

    于是,蜂拥的飞矢从箭塔,从女墙射出,还有硕大的岩石被投石车抛射而出,揭开了战斗的帷幕。

    看着那些狗头人单薄的身躯在飞矢掷石的攻击下几乎没有反击的力量,古特纳有点难以适应,新春之前,一直是兽潮压着人类打,如今变成人类碾压兽人,让他观念有点转不过来,而且也有点不忍。

    “狗急了跳墙,人饿疯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这群狗头人就是这样!”

    似乎在验证夹山村的老人的论断,接下来的事情让古特纳一阵惊悚。

    首批狗头人被射死,砸死,炸死,同伴们并未有露出悲愤和复仇的表情,反而是双眼绿幽幽,表情越发狰狞,跳上去,扑过去,同其他狗头人争抢,狼吞虎咽吞食同族的身体!

    古特纳脸一下子就惨白了,狗头人吃狗头人,不就类比是人吃人?

    其他人一脸的正常,敖德萨虽然一脸嫌弃,但是也没有抗拒,这让古特纳心里发毛。

    卡伯斯摘下自己的单面眼睛擦拭了一下,见古特纳脸色有点难看,笑道:“这就是翻山越岭跑到派特森的兽人的模样,历经艰辛,一路上缺衣少食,他们已经疯狂了,饿疯了,而且……”

    他远眺远方一个区域,沉声道:“吃同族人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在一些族群部落眼中,啃食死者,让他们和亲人,和同伴融为一体,似乎还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呢!”

    “呕~”

    古特纳难以接受,想要干呕。他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有这样冲击认知的事情。

    有一名归化的兽人旗长嘿嘿说道:“别呕,你一呕,说明你弱,说明你胆怯了,被这群疯狗看到了,就会更加疯狂,扑上来把你撕碎!”

    古特纳脸一白,疯狂不可怕,砍了就是,但这种行为让人颤栗,他可不想被人形生物生吞活剥了,一想到那个画面,就心生畏惧。人呢,一畏惧,就束手束脚了。

    冷兵器时代,士气非常重要,所以不能因为敌人的狰狞而怕了,退了。

    “冲锋!”

    敖德萨长啸一声,直接从女墙跳下,手里舞动着月斧,抡起数十米长的月弧斩横扫头一批的狗头人。

    “跟我上!”

    羊头人旗长两眼泛红,哈哈笑着手持两把弯刀,追随敖德萨。

    临走前,还对古特纳挤眉弄眼,“小家伙,面对饿疯了的敌人,绝对不能退,退了就将自己的草场,将自己的粮食,将自家的家人送给他们吃,也包括自己。

    人类也好,兽人也好,都有一种情况让他们疯狂,那就是穷,穷疯的敌人无所畏惧,烧杀劫掠无所不为,但起码还有点理智。若如果是穷得快饿死的敌人,那就更是人世间最可怖的噩梦,被捅死了也不会松手,反而会用余力靠近你,在你身上咬一口!咀嚼着,享受着,回归死神的国度!”

    说完,羊头人就跳下城墙,身后一大批兽人哈哈笑着跟这下去,临走时还不断大呼小叫。有几个直率点的家伙有意无意地冲撞了一下古特纳,嘻嘻笑着。

    “一看就是没上过真正的战场,没受过穷,没挨过饿。喂,外来的小子,你试过一碗谷物吃十天吗?试试就知道什么感受了。”

    “就是的咧,试过就知道穷,饿,是什么样的情况了,俺家小娃娃七八岁就会自己找食,跑魔兽窝里掏蛋,同比自己年纪大的兽人手里抢……穷,有时候还不算什么,努力努力卖力气也饿不死。陷入绝境没有希望的饿,才最让人疯狂了,抓心挠胃,恨不得泥土都能吃。能吃上一口食物,要了自己的命也无所谓。”有个兽人一脸的不堪回首。

    “沃里,你在那里叽叽歪歪个鬼啊,赶紧下来杀敌啊。一个兽人的头颅一枚银币呢……喂,李维少爷,今年没有变吧?还是往年的价格?”

    城墙下,有兽人军官喊道。

    李维一直没有说话,拿着望远镜一直在看着远处,听到有大嗓门在叫自己,颔首道:“没变,一个脑袋一个银币,如果你们把狗头人俘虏了,再加一半!”

    “哦?哦吼吼,感谢李维少爷的仁慈!”

    “该死的狗头人,给本大爷死吧,我好拿着赏钱喝酒!”

    “笨,不能死,死了卖不上价钱了。打断手脚就行。”

    “好主意。少爷愿意收,我们多费点力气就是。”

    兽人们听明白了,欢呼起来,在战场上更加勇敢。

    “让奴隶们也上去吧,山地营的压阵。”

    “是!”

    ……

    对付一群灾民,还是流亡不知多少行程的灾民,并不需要多少功夫,他们太孱弱了,饿得就剩下骨头架子,风一吹兴许就会吹倒,咽气,然后成为同族的果腹之物。

    重山领的战士们很愉快,很轻松,对付这些干瘦的狗头人,简直太容易了。狗头人饥饿太久,兽人战气消耗殆尽,身体和精神都到了极限,对付这样的敌人,简直是游刃有余,牛刀杀鸡……也难怪前来守备的战士很少,两支奴隶百人队,加上本就在附近的兽人战队,完全压着狗头人打。

    当然,这群哀兵,哀到极点的狗头人,同样也是疯狂的。正如那个兽人士兵所说,哪怕被一枪捅穿胸膛,也要抱着白蜡杆,一寸一寸往前移,极力伸手抓向人类,企图咬一口。

    这样的敌人,这样的行为,就是百战精兵也得倒吸一口气,一股寒流从尾椎冲上后脑,这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打造出这样恐怖的敌人?

    狗头人们一个个神情呆滞,看到重山领的战士,看到那座村寨,顿时激动起来,因为这意味着食物。

    于是,在饥饿的驱使了,一个个疯了似地扑上来,眼睛发绿泛红,大口涎水直流,他们不讲章法,不讲配合,齐齐潮涌过来,乱糟糟围攻人类,活脱脱一群丧尸,还是《釜山行》里面的。

    加上顶着一狗头,场景更加骇人!

    不过,他们的结局是被镇压了。

    重山领经略百年,对付兽人灾民早就有了丰富的经验,先打一批,消灭还有力气,性情最为凶悍的狗头人——这些狗头人降伏了也欠奉,都是吃过同族,乃至人类的血肉,已经是疯狗,指不定哪天爆发。

    打完一批,就需要安抚一批,安抚相对老弱的兽人。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砍瓜切菜一样灭了这群家伙,岂不是更好?还能省下这些肉干自己吃。”

    城墙上,有士兵嘀咕着,向外面倾倒兽肉干,残存的狗头人们蜂拥,就在同族的尸堆上,血水中,哄抢,啃食,也不知道吃的是不是粗制滥造的兽肉干。

    “你懂个毛!”有老人呵斥了一声,“赶紧干活!”

    “绝境中的饿狗很可怕,有了一线希望的更甚,死中求活,谁也不知道一个生灵在这样的情况下会爆发何等的潜能!”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所以才有“围三缺一”的做法,固然是为了取得更大的战果,同时也是免得和敌人死磕——自家战士的命不是命啊?一不小心死了一个小兵,我得付出几枚,几十枚的金币,可以炮制多少兽肉干啊,亏大发了!

    “那这就完了?”

    古特纳满脸的诧异,先头搞得这么严肃,还以为什么大战呢,没想到三两下就搞定,白期待了。

    “不!狗头人再怎么野蛮落后,既然形成了部落,就有上位者,剥削者。普通狗头人饿死一百,上位者也能吃得不错。精英阶级才是我们要对付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