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假面骑士的救赎之路 > 第五十八章 冥王的源头

第五十八章 冥王的源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天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大街上变得空空荡荡,一个人或是一只虫的踪影都没有。人类由于惧怕在外面遇到异虫而不敢出门情有可原,但是现在居然连异虫也忽然没了动静,这就太突兀了。

    高翔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走到无人的街上,头发油黑发亮,下巴长满青色的胡茬,充满疑惑的眼睛扫视周围,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不对的地方。

    “异虫收敛了行动……是在为下一波攻势做准备么?这样的话,zect的计划可就不能再拖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完,在绿地上找了条长椅坐下,随着连续搜查异虫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积压了长达三天的压力差点一下子压垮他。

    重复一遍遍的猎杀让自己感到麻木,搜寻、宰杀,搜寻、宰杀,机械的行为动作让大脑快要忘记思考。

    现在他终于可以拥有一段短暂的,可以喘息的时间。

    “解决掉异虫的领袖,异虫之间的分工就会出现混乱,那时候人类的压力就能减轻许多吧……”高翔较为乐观地预想将来的战局。

    此刻天空正上日头,炽热的光线落在绿地和坐在长椅上的高翔身上,四面八方没有任何人,寂静到让高翔错以为自己是一副油画中的人物。

    突兀的,一道熟悉又难缠的男性声音响起,打断了他停战后放松的心情:

    【你的敌人并不是异虫首领】

    青年?!

    高翔睁开眼睛,没有从前的惊慌失措,潜在的意识仿佛在安抚自己,也在提醒着自己一件无可奈何的事实,那就是他已经和青年难以分舍了。

    心底那个幽暗的空间他很久没有再去过,一想起那条铺满无根红花的河,尽头处静谧深邃的黑暗,他就感到难言的压抑。

    “你现在能够联络到我了?”高翔平静地靠在长椅的椅背上。

    【还是有些艰难,那个家伙有点对付心之声的手段】青年的语气不是太好,毕竟他在这个世界里苏醒后就发现,自己用于连通高翔的频道惨遭屏蔽。

    对于青年的难处,高翔不大关心,没有意外的话,他甚至想一辈子都不要再听见头脑中任何人的声音了,“上次你说的,盯上我的家伙就是白冥么?”

    【白冥?】青年对此一脸茫然。

    “白色的冥王,这是我对他的简称,但你能向我解释一下么,那个家伙是谁……你又是谁?”高翔冷冷地问。

    【……确实,作为你的心之声,我应该向你解释所有的疑惑】青年沉默了一会,但还是有些迟疑,【但我毕竟不是你原属的心之声,相比于血腥机械的它,我完全保留了自己作为个体时的思想,我也会有害怕的东西】

    “你还会害怕什么?”高翔有些诧异,为青年的坦诚。

    【害怕你死】

    冷流一瞬间窜遍全身,此刻被夏日的骄阳照耀着,高翔却只觉得浑身发冷,四肢里的血液在一点点地冻结。

    “我的问题会把我引向死亡?”

    【不,你不一定会死,但当你脱离你原本的世界后,你就已经无可避免地要面临死亡这个难题】

    高翔拧住眉头,“我为什么会穿越?为什么变身冥王?”

    内心的黑暗空间中,青年站在火照之路上,遥望脚下这条河的尽头处,那里是一抹无穷无尽的黑暗。

    【因为你被选中了】青年低头叹息,从语气中可以听出他并不认为这是件好事,【某个人,或者某个物,亦或是某个神,没人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一个‘存在’选中了一批人】

    高翔一句话也不说,双手插入头发,用力地揉搓。

    【他们的身体中布下了一颗种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后,开始发芽不断地茁壮成长。此时,冥王的力量就骤然爆发出来,拥有‘种子’的都是冥王,我记得,你是在空我世界里觉醒的】

    “你没在诓我吧,这听起来也太……匪夷所思了,还会扯到神什么的,我们是‘神选者’么?”高翔垂下头,声音有气无力。

    【这并不是好事,也不是神的眷顾,反而是最刻骨的诅咒和最血腥的命运。因为哪有神……会让选中者互相厮杀呢?】青年的语气变得无比冰冷。

    而高翔则是瞬间想起青年曾经的警告,念出一个带有血腥味的词汇,“角逐赛?”

    【没错,选中的人们会变身冥王被‘存在’投放到无数的平行宇宙之中,经历过一开始的幼年期后,就会强制让他们相遇在同一个宇宙中,角逐赛……就开始了】

    “为什么会选中我们?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厮杀?”

    青年嗤笑一声,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这就要问问我们的‘神’了,选中我们的理由,厮杀的理由全都没有】

    “那还有什么理由继续这场比赛呢?只要所有人都……”高翔听出了一线曙光,但立刻反应过来什么,“等等!你不会要说——那个‘存在’还有强制措施吧?!”

    青年的声音从心底传递过来,颇有些欣慰道,【你到是稍微成长了一点……没错,它可不会就这么被糊弄过去。冥王之间是相互吸引的,都会极度渴望对方体内的种子,将对方杀死后掠夺能够变得更强。假如你和另一个冥王都能忍住这种渴望,只想着在同一世界(擂台)存活下去,它还有第二种手段——世界意志。也许这就是‘存在’的手段吧,所有平行世界的意志都出乎意料的一致,那就是抹除冥王】

    “世界意志?”

    青年深感无奈,点点头说,【每个宇宙的世界意志都在抗拒冥王,但它们本身又无法做出实际行动,只能默默将这个宇宙里的人或者种族的实力提升,而这些获得世界意志加持的物种,就负担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杀死外来侵入的冥王】

    青年解说完关于自己所知的一切,可高翔却感到了更加的困惑,冥王的力量只是为了自相残杀?

    那么这样的宿命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

    青年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种子里的信息只告诉了选中者关于角逐赛的信息,如果不想被杀,那就乖乖地杀掉别人。

    “呼……我大概了解了。”高翔叹了口气,揉揉发痛的额头,起身离开长椅打算向天道会合,时间差不多到了zect的关键时刻,他俩应该跟在加贺美的后面等待时机。

    【喂!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还没有明白么?解决异虫首领是没有必要的只是在浪费功夫,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找出那个白……白冥!他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啊!】青年看他还在犯傻,忍不住大声提醒。

    高翔的脚步不停,一路顶着烈日向前走,否认了这段话,“不管是白冥还是异虫,只要是将生命置若罔闻的家伙都是我的敌人,况且……我觉醒了冥王的力量,但我不想接受那位‘存在’的任务。”

    青年显得十分吃惊,瞪大了双眼,【你这家伙!拿了好处不想办事,像你这样的冥王死得最快啊!现在我跟你一尸两命,你别害我!】

    “未来怎样还两说,先做好眼下的事情吧。”高翔摆摆手结束这个沉重的话题,自己冥王的身世简直比咽下了屎味的糖还要令人恶心,“异虫首领我一定要解决掉,人类一定要赢。”

    【可这个世界的人类和你又没有关系】

    “那又怎样。”

    青年劝说无果,心叹这小子还真是固执,冥王的生存规则就是利己主义,时刻遭受着其他冥王和世界意志的威胁还去蹚其他的浑水……

    【那你就小心一点吧,异虫首领应该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异虫一族应该就是被这里的世界意志加持的种族,为首者的实力一定足以屠杀冥王】青年极为严肃地告诫,既然劝不动,他就只好帮他出谋划策了。

    高翔走过一家便利店,里面已经没有营业的人了,但门还开着,他选了一罐果汁临走时按价钱将零钱放在了收银台上。

    “了解,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你的名字是什么?”高翔拉开易拉环,罐口触及嘴巴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件事情。

    【名字?】青年明显一愣,似乎很久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名字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历经的每一次战斗中,我都只会以‘冥王’自居】

    “那也太不方便叫你了,”高翔咽下一口蜜桃汁,急速地想了想,灵感瞬间迸发而出,“唉,有了有了,我就叫你……叫你黑冥吧!怎么样?你和我都是黑色的冥王,很搭配是不是?”

    高翔的脑中迅速传来一阵阵电流般的杂声:

    【连接中断】

    “什么情况?下线了?喂喂,你考虑一下啊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