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桃木剑不可能这么萌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修改和谐版

第三百二十六章 修改和谐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救救我”

    阴暗的地下室里,回荡着幽幽的啜泣声。

    “宋家哥哥救救我”

    叶长溪蜷缩在角落里,身子皱成一小团,像紧抱着救命稻草一样抱着一颗啃剩的人头,弱可怜,又无助。

    正在瑟瑟发抖的时候,她小小的身体忽然一僵,猛地举起那颗血淋淋的骷髅,往自己的额头上砸去。

    骷髅碎成一片又一片,叶长溪抓着一大把骨片,涂洗面奶似的涂在了自己的脸上,美丽而憔悴的脸顿时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外面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的听觉很好之前被她被锁在宋家宅子地下十多米深的密室里,仍然可以清楚的听见整个宅子里的声音。

    下咒的人就是这个目的,只要人们谈起叶长溪的名字,叶长溪就听得到,就不得不受这种折磨。

    碎骨洗脸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直到叶长溪的眼窝里都扎进碎片,这一次的诅咒才渐渐停下。叶长溪忍着疼,将一枚枚骨片拔了下来,容貌又恢复如初。

    她的双眼泪汪汪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骨片。

    她好害怕,好无助,好想有人能救自己脱离苦海。

    “宋家哥哥你在哪儿呀”

    叶长溪啜泣着,没有骷髅头可以抱,便抱着自己的膝盖,又缩回到墙角里。

    她受够了这一切,想死,又没有杀死自己的能力。

    近百年的幽禁和诅咒,早就把叶长溪逼到了崩溃的边缘。还好,宋家之后的两任家主渐渐遗忘了她,诅咒也很久没发作过,就那样在漫无天日的地下苟且着,静静地待着。

    直到宋九月的出现。

    叶长溪欣喜若狂,使出浑身的解数,终于附在宋九月身上离开了那个鬼地方,终于得以重见天日,感受阳光,微风,花草树荫和新鲜空气。

    她的精神正常了很多,一半归功于此。

    另一半,则归功于宋九月。

    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有一种有辱宋家门风的温柔性格。老实敦厚的老好人,从不欺辱人,从不恣意妄为,逞威行恶。

    叶长溪曾经深刻的怀疑过,宋九月是宋美人的亲生儿子吗?父子之间除了长相,性格竟然相差如此之大父亲心狠手辣自私自利,儿子开朗阳光以和待人。

    但只有宋家人的血才能融化囚龙锁,从血脉上来看,宋九月还真是宋美人亲生的。

    说起囚龙锁,就想起西游记里的小白龙呸,想起自己现在带着的囚龙锁。

    叶长溪低下头,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锁链和当年那根锁链一样,也是神侯所铸。

    “哐当”

    屋子里忽然想起金属碰撞的声音,叶长溪吓了一跳,又往角落里缩了缩,惊恐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开锁的声音。

    铁门吱呀作响得被打开,幽姬换了一身居家的连衣裙,裙角和一具尸体拖在地上,被拉进房间里来。

    “嗨”幽姬仍旧开朗,但面对着叶长溪,却少了些妩媚,多了些邻家姐姐的温婉和可亲。

    她拖着那具尸体,走到叶长溪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害怕得像只鹌鹑的叶长溪,怜悯的叹了口气。

    “别怕。”幽姬温柔地安慰着少女,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叶长溪的长发:“别怕,长溪,是我,幽姬。”

    还好,不叫全名的话,诅咒就不会发作。叶长溪从膝盖里抬起眼睛,看到幽姬的脸,眼里的恐惧之意少了一些,却依然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止不住的往角落里缩。

    幽姬叹了口气,想了想,从把地上那具尸体的头扯了下来,双手捧着,献给叶长溪,温柔的轻笑着:“你看这可是宗师的人头哦可好吃啦!”

    似乎被食物所吸引,叶长溪的眸子恢复了些神采。贪婪的盯了人头一会儿,见幽姬仍然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她的胆子大了一些,飞快的将人头抢过来,护在怀里。

    那盯着幽姬的眼神,活像一只护食的小狗,奶凶奶凶的。

    “哈哈”幽姬看着少女这幅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着:“好啦,快吃吧!就算是宗师的尸体,也是会腐烂的!到时候口感就不好啦!”

    在幽姬持之以恒的乖哄下,叶长溪终于禁不住食物的,捧着羊永诚的狗头,小心翼翼的对准额头咬了一口。

    清秀的脸上沾着黑褐色的血迹,咀嚼着已经有点的肉,感受着味蕾上的奇妙感觉,叶长溪甜甜地笑起来,开始酣畅淋漓的享用。

    看着叶长溪幸福的小模样,幽姬蹲在旁边,拖着腮,像是看着什么可爱的小动物一般,满脸慈祥的姨母笑:“好吃吗?”

    叶长溪怔了一下,继而笑得眯起眼睛,不住地点头。

    “好吃就是好人”幽姬也眯起眼睛,一脸的陶醉和满足。

    脸上沾满血迹,津津有味吃人的天真无邪美少女什么的,真的很可爱呢。

    叶长溪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背过身去,不知道忙着些什么,幽姬只听到她用力时的闷哼,还有什么东西砸墙的闷响。

    不一会儿,叶长溪转过身来,手指头上揩着一小块儿脑花,

    递给了幽姬。

    “欸?”幽姬惊讶不已,左顾右盼了一圈,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给我的?”

    叶长溪傻笑着点头,手指头又往前伸了一点儿。

    幽姬沉默了一会儿,脸上忽然绽放起春风似的阳光笑容,撩起脸颊上散落下来的头发,凑过脸去,小心翼翼的含住叶长溪的手指。

    “真好吃!”幽姬灿烂的笑着,对着叶长溪点头:“谢谢!”

    “嘿嘿!”叶长溪傻笑一声,举起羊永诚的狗头开始酣畅淋漓地嘬脑花。

    真可爱。

    幽姬继续拖着腮帮子,看着叶长溪可爱的模样,止不住吃吃地笑。

    你这么可爱,我还怎么舍得吃你呢?

    “我回来了。”幽姬提开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倒在神侯肩膀上。

    神侯不情愿的缩了缩,但沙发就这么长,终归躲不开。她只能叹了口气,任由幽姬枕着自己的肩,放下书本,问着:“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幽姬装傻。

    “她怎么样?”

    “哪个她怎么样?”

    “”神侯皱了皱眉,无奈地道:“叶长溪,怎么样?”

    听到神侯念叶长溪的名字,幽姬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坏笑:“嘿嘿,还行吧。药效似乎不错,她现在比活着那会儿还蠢。等她把整具诱饵都吃完,应该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了。”

    “那就好。”神侯似乎挺满意,点点头,不再说什么,默默拿起书本继续读。

    “喂!”幽姬撅了撅嘴,从神侯的肩膀倒进神侯的怀里,阻挡了她看书的视线,撒娇似的道:“就这样?”

    “嗯?”这次轮到神侯装傻了。

    “我说,”幽姬把神侯手里的书打落在地上,来回蠕动着撒娇:“把她变傻,然后呢?”

    神侯笑笑,抬起手,摆弄着幽姬鬓角的头发:“把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懂,一张彻头彻尾的白纸,然后”

    “然后?”如果叶长溪变成那副蠢样幽姬只是想想,都能高兴得笑出声。

    “然后重新开始,告诉她,她是谁,我们是谁,她应该怎么做。就像教导小孩子那样”神侯仰起头,看着不高的天花板,镜片背后的双眼里满是憧憬。

    幽姬枕着她的腿,惬意的听着,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猛地坐起来,揪着神侯的肩膀,惊愕地道:“你花了不,我们!我们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让叶长溪重新做人?”

    有些讶异于幽姬不明所以的激动,神侯茫然地点点头:“对啊。我没法解开老主人下的那个咒,只能这样,让她彻底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幽姬离开了沙发,摔门而出。

    “幽姬!”神侯站起来,喊了一声,却发现幽姬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她很费解,幽姬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生气?

    这就是女人吗?

    “唉”神侯喟然长叹,连连摇头,坐回到沙发里。

    等等再说吧,等她消气了,应该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再问她,究竟为什么生气吧。

    神侯想着,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至于现在嘛,不如打会儿游戏?

    她根本不知道老娘为什么生气。

    幽姬大步流星的走在公路上,身后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和一座形单影只的农舍。

    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这么一个僻静处,还受累亲手解决了这间农舍的主人一对在不远处高速公路休息区开黑店的老夫妇。

    至于老头老太太的下场嘛你以为叶长溪之前捧着的人头是哪儿来的?

    她花了好大的辛苦,像跟屁虫似的跟在神侯后面,做这,做那,鞍前马后,甚至依然决然的决定离开叶家,一如当年离开宋家。

    她什么都愿意做。

    可她呢?

    “骗子骗子”幽姬越想越气,踢飞了马路边儿的一块石子,破口大骂:“骗子!死骗子!”

    “神侯你个骗子!”

    双手拢在嘴边,朝着看不到尽头的公路,幽姬大声地喊着,像是在打鸣。

    反复喊了几遍,她终于累了,在马路牙子上随意坐下,丝毫不在意裙子会蹭脏。

    偶尔有几辆车经过,路过这个美丽的少女时,司机们都会下意识的减速,情不自禁的多看两眼。

    有两个司机停下车,摇下车窗想搭讪,却被幽姬骂了个狗血喷头。

    “滚!”她毫不矜持地骂着,“滚蛋!死男人!想上老娘?!滚回你老妈的怀里下蛋去吧!”

    “疯婆娘。”司机低声骂着,挂挡走了。

    现代人实在太浮躁,骗个炮都变得没有了耐心。

    幽姬想着,坐在马路牙子上发呆。

    对面的荒野上跑过一只野兔,无意间抬起头,恰好对上远处那个女人的目光。野兔立刻受惊似的低下头,不知钻到哪个土圪梁下的洞穴里。

    “嘿!”幽姬看着那只兔子,想到了什么,忽然笑起来。

    茂图小时候,也是那么的胆小可爱,是大家最喜欢逗弄的小妹妹,十二钗的团宠。

    好久不见了,茂图还是那副倒霉模样吗?

    以前,十二钗还亲如姐妹的时候,幽姬是最能被打趣的,还被强行组了很多。

    幽姬和絮媾,叫作“鸡犬不宁”,“鸡鸣狗盗”。尽瞎说,絮媾那孩子老实的很,哪里偷过东西?倒是祝九慈那只死猫,毛爪子没一天干净的时候,还偷过自己的bb机。

    幽姬和茂图,叫作“鸡兔同笼”。老主人还挺喜欢这个梗,有一次甚至真把自己和茂图关在笼子里,旁边就是养着尘珑姐的鱼塘一条卡车似的金鳞大张着嘴,可把幽姬吓惨了!

    但幽姬最讨厌的,也是最喜欢的,却是鲜少有人提起的一组。

    “杀鸡给猴看”。

    出自老主人之口,一次神侯偷了老夫人的簪子满院子乱窜,老主人气恼不已,当即把幽姬逮过来,青龙偃月刀架在脖子上,破口大骂:“你再不给老子把簪子放下,我就让你尝尝失去好友的滋味!”

    神侯那么皮的猴子,这能怂吗?能轻易被人,哪怕是老主人,威胁吗?

    肯定不能啊。

    神侯甚至朝着老主人丢了半拉窝头。

    未央差点儿就尝到失去好友的滋味了。

    幽姬想着当时的趣事,忍俊不禁的笑出声。

    说起来,神侯总是那样,我行我素,恣意妄为,从来不考虑其他姐妹们的感受,潇洒地很。

    就像现在忙活了这么长时间,幽姬一直以为,神侯弄到叶长溪是为了把她炖着吃了。

    幽姬甚至为此期待了好久,连羊永诚的尸体都强忍着没偷吃。

    谁曾想,她还是忘不了那个疯丫头。

    “骗子。”幽姬轻轻骂了句,声音轻不可闻。她的嘴角微微勾起,站起身,掸了掸裙子上的尘土,又朝着农舍走去。

    她本就没走多远。

    推开门,神侯还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本破书。

    百年孤独。

    “喂!”幽姬站在门口,大声叫着。

    神侯抬起眼皮,瞥了幽姬一眼,敷衍地应着:“回来啦。晚上咱吃啥?”

    “”幽姬鼓起腮帮子,又有点儿生气。

    这个蠢猴子不会忘了自己刚刚才跟她吵过架吧?!

    “对了!”神侯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你”

    幽姬心里窃喜,她要道歉了?

    在幽姬的满怀期待中,神侯放下书,开始解西服的扣子,说着:“你帮我把这件儿衣裳洗了吧。记得干洗啊!别沾水!”

    幽姬站在门口,看着面前手提西服的女人,愣了半晌,再也无法管理自己的表情,俏脸布满寒霜,再一次摔门而出。

    听着摔门的巨响,神侯又一次费解不已,焦急的喊着:“欸!你又要去哪儿?”

    “给你个废物做饭!”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