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园全才保镖 > 第1019章:可怕的赖越津

第1019章:可怕的赖越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人刀合一?”

    赖尝腥内心不禁一震,这是多少习武者梦寐以求的事情,然而却犹如天穹中的星辰般遥不可及,就连他都没有达到这般境地。

    “看好了。”

    赖越津的脸上充斥着傲慢与丝毫,紧接着便挥动起右臂来。

    “唰唰唰!”

    刀光闪烁在半个庭院,一股寒冷的杀气弥漫开来。

    可以清晰地望见,他的手臂在挥舞的同时,已经展示出了刀身。

    “小津威武!”

    “好厉害的身手!”

    “实在是令我们佩服的心服口服。”

    赖尝腥的几名弟子见此情景,忙不迭地拍起了马p,出乎意外的,赖尝腥倒是没有任何的喜悦,反而是充满了深深的担忧,因为他觉得,赖越津心地狠辣,出手不计后果,功夫越高,将来闯的祸就越大,而现在,恐怕整个中海市都在通缉这小子呢!

    “小津,最近一段时间就老实留在这里吧,不要外出。”

    “为什么?”

    “你居然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赖尝腥怒气冲冲地斥责着,“你难道不清楚警察们满城都在找你吗?”

    赖越津不以为然,鼻孔里传来一声冷哼:“那又怎样,我有神刀在手,就算被条子们围攻,也不怕。”

    “无知,跟警方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更何况,你刚刚又结束了两条性命,一旦落入到警方手里,恐怕再没有机会恢复自由。”

    “爹,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胆小怕事,男人嘛,做事情就应该有底气。”

    “放肆,怎么跟我说话呢。”赖尝腥很是恼怒,“不要以为练就了什么狗p刀法就可以张狂,不管怎么样,老子都是你爹。”

    “好啦,你不用多说了,我呢,一定会再出去的,要不然一直呆在这里,不憋出病来人也会发疯的。”赖越津随即转身向房屋里走去,“我困了,先睡会觉。”

    练就蝉翼刀法,他觉得,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再次找李飞较量了。人的一生有诸多大大小小的目标,而对于他而言,眼前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李飞打败,踩在脚下狠狠地羞辱,哼哼,姓李的,你给老子等着,你逍遥不了多久了。

    “师父,他们怎么办?”一名年轻人指了指地上的两具流浪汉尸体问道。

    赖尝腥叹了一口气:“装到袋子里,趁天黑之际,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埋了。”

    “是。”

    他的弟子很快便找来两只长长的蛇皮口袋,几个人配合着,将流浪汉的尸体装进了袋子中,然后暂时放在院落一角。

    “师父,有句话徒儿不知当不当讲。”一个矮壮的弟子开了口。

    “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话直说。”

    “我们在院子角落里发现了两只被割掉的舌头,想必是小津所为,我觉得,小津变得大家都不认识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

    赖尝腥的语气里掩饰不住地震惊,想不到他的儿子竟是这般歹毒。

    “我担心小津会走火入魔,到时候大家都会遭殃。”

    在瘦高的提醒下,其余几人纷纷不觉打了一个寒噤,赖越津的功夫他们已经见识过了,真的是动了杀机的话,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人刀合一的境界,在武功高手中绝对是万里挑一,甚至是放眼整个中海市,就再无他人能够做到。

    “我心里有数,大家先打扫一下院落房间吧,你们谁有烟。”

    赖尝腥愁云满面,因为练武的缘故,他已经多年没抽烟。

    今天破了例,是因为烦心事实在太重。

    “我有。”

    瘦高弟子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帮赖尝腥点上,然后又道,“师父,那我们去忙了。”

    几名弟子相互交换着眼神,觉得应该让师父独自静一静,于是不再愿意打扰,纷纷离开。

    赖尝腥将香烟叼在口中,望着庭院内的两株树木,心事重重地吞云吐雾。有时候他觉得,人就好比植物,在成长的过程中,会经历无数风雨的洗礼,甚至到最后,也落不到好下场,例如被人类砍伐掉。

    赖尝腥认为,此刻他就正如那树木,而赖越津则是砍伐自己的斧头,锋利无比,每一下,都让他疼痛无比,而他却是无能为力。

    如果放在从前,赖尝腥会冲上去一阵暴打,口中骂骂咧咧:“你这个兔崽子,净给你爹添乱。”

    然而今非昔比,赖越津的功夫远远在他之上,动用武力来驯服对方,不太靠谱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真希望心中的烦恼,会伴随着吐出去的烟圈,在空气中袅袅上升,烟消云散。

    弟子的话,着实是提醒了自己,赖越津杀意极重,万一这小子真的动了杀机,满院子的人,到时候恐怕全会遭殃,突然之间,有一个念头从赖尝腥的脑海中冒了出来:杀掉逆子!在其熟睡之际!

    这个想法将赖尝腥自己都吓了一跳,他陷入到犹豫不决之中,毕竟赖越津是亲生儿子,杀掉他,实在是难以下手。然而想到李家百年老宅毁之一炬,以及两名流浪汉倒在血泊中的场景,赖尝腥又气不打一处来。

    “老天爷,如果我杀掉他,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赖尝腥喃喃自语着,仰望湛蓝的天空,阳光倾洒而下,却驱不散他心中的层层迷雾。

    “嘶!”就在他走神,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香烟已经燃尽,烫着了手。

    将烟头弹飞后,他决定去赖越津睡觉的房间去看看,轻步走到其卧室,只见赖越津背对着房门而睡,突然口中发出一声“杀”,将赖尝腥吓了一跳。

    他止住脚步,低声呼唤着:“小津?”

    回应他的是逐渐响亮的鼾声,连睡梦中都要杀人,赖尝腥觉得这个孽障不能留,于是迈动步伐,继续朝床榻边走去,手掌暗自蓄力,做好了骤然出击的准备。

    赖越津猛然回过了头,睁开睡眼:“爹,你来做什么?”

    赖尝腥被其举动吓了一跳,他讪讪一笑:“我想问你要不要吃饭。”

    “不用,睡觉呢。”赖越津随后又翻过了身。

    “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赖尝腥转身离开,走出房间,他已是满头大汗,不禁松了一口气,真希望赖越津没有发现他的杀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