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花都之全能高手 > 第0614章 强硬

第0614章 强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团红‘色’的火焰直冲击出去,“呯碰”的一小的声色,直接把那紧紧关闭着的大‘门’撞开。

    他目光向里看了看。

    的非官方。

    但是见里面除了一些桌椅,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的,像…是没有的人住的屋子,桌椅却是又干干净净。

    没有的灰尘。

    ……

    他皱了皱眉头没有声音,久久不言般没有过多长时间,zui角勾起一抹十分嘲讽的笑意,看向暮秋水渍道。

    “看来这镇子上的人见到我们到来,吓得早就收拾行李逃了。”

    暮秋水渍有的些失望道:“我还道可以放手大开杀戒了,没有的想倒竟然是空欢喜一场。”

    火蒙笑道:“放心,下面还有的镇子,待会我们从小路程走,让他们发现不了,我们就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了。”

    暮秋水渍叹了口气道:“好吧。”

    马德里。

    火蒙道:“走吧。”说着便催马向前走去。

    暮秋水渍道。

    “那些自己的下属人员呢?”

    火蒙道:“不用管他们,让他们在那里歇着吧,我等两个人且先去尽兴一番在说。”

    暮秋水渍笑道:“这样也好,这么多人,总感觉他们碍手碍脚,我等两个人这样轻轻松松的去。

    ……

    正好。

    这。

    杀人的时候也可以放心的大杀,不用顾忌伤到自己人。”

    这两个人谈论杀人的事。

    竟好像…是家常便饭一般,虽然显得是这样的轻描淡写,话语之中却是无不隐含着残酷。

    从两个人谈话之中,便可见恶教之人,是有的多么的冷鲜血残忍。

    他两个人有的说有的笑,显得十分悠闲漫步在这镇子上,差不多走到镇子尽头的时候,他们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企业。

    两个人的神情突然之间‘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旋即之间又互相两眼想看笑一笑,这笑一笑之中,隐含的杀人的动机,令人感觉十分的寒冷。

    云翠。

    浑身都抖动,很是难受。

    他们在这条街的尽头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黑色衣服人。

    但是看见他头戴笠帽。

    脸也用灰布‘蒙’住。

    真的。

    手中拿着一柄全体通黑的剑,直‘挺’‘挺’的站在路程中央,目光注视着前方。

    暮秋水渍笑呤呤的向火蒙道:“晚上说不得鬼,白天说不得人,这不,刚才还说到黑色衣服人呢。

    ……

    现下便出现了一个啦。”

    火蒙目光注视着眼前黑色衣服人道。

    满脸。

    “只是不知他是不是那个杀我们的人的黑色衣服人。”

    暮秋水渍道:“想必是了,倘若还有的一个黑色衣服人,我猜他们定是双胞胎兄弟。”

    火蒙和暮秋水渍没有的想倒在这各个都都逃命去了的镇子上。

    竟还能见到一个人。然而还能在他们两个人面前,是这样的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里,注视着他们。

    疯了。

    这一份魄力已足以令他们感到诧异。

    暮秋水渍那天蓝‘色’的眼睛突然之间变得风情万种,与刚开始的时候天真的模样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她催马上前几步。

    ……

    而非。

    温柔的笑道:“小哥是‘迷’路程了么?为什么站在这路程中央不走?要不要姐姐带你找母亲去呢?”

    说完了之后,又自哧哧而笑。

    黑色衣服人目光十分阴冷淡漠,声音也十分的冷,他说:“我并没有的‘迷’路程,两位倒是像…

    ‘迷’路程了。”

    暮秋水渍笑得更温柔,眼睛中,流‘露’出一种十分柔情的神‘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风尘中即成熟又温柔体贴的‘女’人。

    欺负。

    她柔柔的说:“你怎么了知道姐姐‘迷’路程了?你是不是想带姐姐回家啊?”

    说到这里。

    脸上竟然又是出现红‘潮’,一副娇嗔害羞的模样,嫣然笑一笑,接道:“我知道姐姐长得漂亮。

    ……

    你要是看上了姐姐,可以直说嘛。”

    白虎。

    她突然之间把身上的天蓝‘色’衣禁和衬衫‘凶’口上的扣子打开了两粒,‘露’出她洁白仿佛就像是雪一样的洁白的‘凶’膛。

    脸上更是流‘露’出一种只是有的‘荡’‘妇’才能流‘露’得出来的神情,说着:“天气真热,姐姐坐骑走累了。

    小哥你若是想带姐姐回家,就过来抱姐姐回去罢。”说完了之后媚眼一眨,神情*,句句言语皆是赤‘裸’‘裸’的。

    黑色衣服人目光却是仍然是阴冷淡漠得没有的一点神情,他说:“你这招勾引男人的‘‘迷’心,对我是没有的用的,我劝二位还是快快回家的好。”

    清楚。

    暮秋水渍和火蒙皆是心中一阵震动,内心之中所想象的:眼前这人竟不受‘迷’‘惑’,当真稀奇。

    暮秋水渍笑着下马。

    她水蛇一般的喓肢轻轻一扭,也看不出她做了什么,就只是这么一扭,盈盈的身子便如一朵蓝‘色’而娇‘艳’的‘花’一般。

    直‘挺’‘挺’的站到了黑色衣服人面前。

    好饱。

    两个人相距,几乎面目贴着面目。

    ……

    暮秋水渍身上一股奇异的香味。

    迷蒙着在黑色衣服人鼻略,风从身后吹起她那天蓝‘色’的发丝,几缕发丝飘‘荡’在黑色衣服人眼前。

    她高‘挺’的‘凶’脯,几乎抵在黑色衣服人‘凶’膛上。

    春天的颜色盎然,空气中迷蒙着着一种足以令无数男人为之神魂颠倒的香味。

    本来解开纽扣了的衣禁和衬衫。

    暮秋水渍又特意把衣禁和衬衫往两边拉扯,使得‘凶’膛的肌肤,‘露’得更多,‘露’出‘诱。

    疯狂、。

    人且神秘的深沟。

    她仍然是笑得十分温柔,说着:“有的缘千里来相会,想必老天注定要我们在这里相遇,既然是这样的有的缘。

    小哥何不与姐姐喝几杯。

    ……

    姐姐喝得高兴,到了晚上,可是很开放的。”

    说着。

    把袍子长袖撩上,‘露’出白‘玉’一般的双手,温柔的伸到黑色衣服人身后,勾住了他的脖子。

    这么一来。

    她的身子就更贴近黑色衣服人的身子,坚‘挺’的‘凶’膛,直接被黑色衣服人的‘凶’膛挤压。

    绿色。

    黑色衣服人鼻中一小的声色冷哼。

    也没有的看见他有的何动作。

    暮秋水渍只是觉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就像…是有的一双无形而强有的力的手在推着她,令她不得不松开勾住黑色衣服人的手。

    23

    www.cwems全新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

    手机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