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花都之全能高手 > 第0516章 利器

第0516章 利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美丽子馨,似乎糊弄很想看到美丽子馨听到这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美丽子馨只是是全神啊贯注的在听,面上却是无任何表情。

    梧桐明月很好奇道:“花兄为差别何不问我后来家父怎样了?”

    美丽子馨心中一阵震动,笑道:“令主人武功技艺高强,小小一个圈套岂能难住他?”

    梧桐明月脸上的神采稍微黯了一些。

    说着:“花兄是这样的敬重家父,实是有的些愧疚,当初那个时候家父年轻气盛,明知有的圈套,他仍还是一意孤行,但是最后还放过是中了人家圈套……”

    美丽子馨打断他道:“令主人意气风耳环发,智勇无双,若换做是我,我绝不敢在去的,就凭这点,令主人这份勇敢的气息与胆量,就该我辈学习。”

    梧桐明月听到别人夸杀赞美着自己的父亲,心下甚至是欢喜,哈哈笑道:“花兄过奖了……”

    美丽子馨道:“后来怎样了?”

    “想必令主人仍然是击破放过你他们的圈套,勇往直前,直捣黄龙,把那暴君杀了罢?”

    梧桐明月道:“那到不是,家父当初那个时候中了圈套后,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受伤极重,当初那个时候全城封锁。”

    “家父只是好躲进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对那暴君对之的痛/恨,已经深入骨髓,早就想着有的人来惩戒他。”

    “是以得知家父便是那要来刺杀暴君的分公司剑客,便对家父十分敬重,把他藏了起来,养好了伤。”

    说到这里。

    他顿住了语声,目光中的神采变得十分奇特。

    美丽子馨早已听得眉飞‘色’舞,见梧发过火和桐明月突然之间停住,便忍不住询问起来:“养好伤后来怎么了样?”

    梧桐明月突然之间‘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

    在这月华下看来,仿佛就像…是亭外那些花儿。

    微弱的清风轻轻拂过,海棠‘花’又二位自纷纷飘落。

    只是听见梧桐明月笑道:“那户人家刚好有的一位‘女’儿,长得貌美如‘花’,阳光下看来。

    仿佛就像…是一朵灿烂绚丽的鲜‘花’;月亮的光辉下看来,又仿佛就像…是‘花’中仙子。”说到这位‘女’子。

    他脸上的神情竟变得更为奇特,有的二月红骄傲、有的温柔、目中更有的一种子‘女’对慈母的一种深厚的情感。

    美丽子馨也整个脸阿斯蒂芬上笑容道:“是这样的美丽温柔的‘女’子,定是如今东方兄的家母了?”

    梧桐明月笑得十分i开心得意,道:“正是这样的正是这样的……来,花兄,我等在干一杯。”

    说着举起杯来,仰首饮尽……

    美丽子馨亦也拿起酒杯,笑道:“若有的机都给会,东方兄为我引见引见令主人如何?”

    梧桐明月笑道:“那是自然。”两人互相两眼想看而笑,一仰首,干完了酒。

    每喝一口酒,他两个人脸上的‘色’彩便会更加焕发。

    美丽子馨道:“后来又怎样了?”

    梧桐明月说的很有的兴致。

    但是见两眼放光,眉刚刚宇间自有的一番洋洋自得之意,显是对他父亲往日的那些英雄事迹,很是崇拜。

    只是听看见他朗声道:“家父‘性’子刚润肤乳强,那时又是争强好胜年纪,他虽然受过那暴君的罪,但是心中锐气丝毫不减。”

    “家父虽然争强好胜,却是也不是一个没有的头脑的人,他知道自己虽然剑法之高,灵力之强,但是仅凭这个时候的能力。”

    一个人是绝对刺杀不了那暴光和热君的,是以他运筹帷幄,隐在一处山‘洞’中,继续勤练他的剑法与灵力,半年之后。

    他已从剑法中悟出了一套更‘精’妙的剑法,”他看向美丽子馨询问起来:“花兄可猜到这套剑法了么?”

    美丽子馨不知何时,zui中竟多了一根nengneng的草儿,又恢复了那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但是看见他微微笑道:“想必这剑个法便是那无敌天下的‘漫天‘花’雨’了?”

    梧桐明月哈哈笑道:“花兄果然聪明绝顶,我梧桐明月实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突然之间脸上又自稍微黯然了一些,垂首叹了口气道:“可惜……”

    美丽子馨奇道:“东方兄何以叹息?”

    梧桐明月微微抬起眼帘。

    看向美丽子馨道:“那漫天‘花’雨的剑法,如今恐怕已不能算是天下第一了。”

    美丽子馨心中一阵震动,旋即之间明白了梧桐明月的意思,笑道:“东方兄何以对自己是这样的没有的信心?

    当年令主人创造出这套剑法。

    费的心鲜血想必不少,其中虽然也含了一些个人因素,但是东方兄天资聪敏,悟‘性’之高,又是练武奇才,你若是也闭关。

    全神贯注的捉‘摸’剑法之中的奥妙。

    我相信不出半年,你定会修身练习得比令主人还要高上几分。

    在说我白天见你那一剑‘流发过火星赶走月亮’却是也是世间绝妙的剑法,只是是锐气微弱、戾气却是太重。

    你应当把心放得平静一些,心中不能有的丝毫歹念。”

    这锐气与戾气是有的区别的。

    说得简单些。

    锐气在某种程度上规划图显得纯净一些;戾气却是是一种无形的杀人的动机,随时都有的可能杀人。

    是以若是剑气之中有的戾气,那便是心中有的杀念。

    所谓邪不胜正。

    心中常有的杀念之人,怎能把一种高尚崇高的艺术练得至高无上的境界?

    梧桐明月在与美丽子馨比试之中。

    剑气的戾气就是太重,在这方面,两人还未比,他已先输给了美丽子馨。

    这是一种感悟,对一种艺术上的感悟!

    梧桐明月自然明白美丽子馨的话,他只是觉美丽子馨这一番话,又让他想明白了很多道i理。

    有的些道i理岂不是都是在我们会更好的生活中通过别人的一句话。

    或者举动亦遭到的事情中感悟出来的?

    梧桐明月这个时候除了感‘激’美丽子馨,还是感‘激’,只是是见着他拿起酒杯,十分‘激’动的说着:“花兄,你当真是我人生中的一座灯塔、知己,能遇见你,我这一生已足以。”

    美丽子馨也拿起酒杯,双手奉上笑道:“东方兄不必谦虚,就算我不对你说,你总有的一日自己也会悟出来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