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花都之全能高手 > 第0416章 达到目的

第0416章 达到目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终于是走出来了。

    一股兴奋扑向脑袋之上,他们很开心。

    他们当然没有的离开紫云山。

    还是在这山中,希望继续寻找,没有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

    这座山巅之处正是这样的紫云山山顶。

    两人想着山下江独醉还在等着,当这个时候寻路程下山,来到那湖边。

    这里的话,风景异常的美丽,这是一处绝美的地方,让人感知,非常不错。

    这个时候已是空气清新,日光照耀大地,世界焕然一新,这又是崭新的一天之前。

    东方的太阳啊。

    东方渐渐露出了黑白色,不久便就是一轮火红的太阳升起,又是好美的一天。

    但是他们看到湖边七零八落。

    显得有些散乱啊。

    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名彪悍大个子时,均是是相顾愕然,心中一阵担心与困惑。

    困惑的是,这些彪悍大个子怎么了会死去?

    不会是死去了吧?

    见到这种景象,可是不能够让心的心旋会感到开心的,反而的话,是有些郁闷的。

    担心的是,这些彪悍大个子全都死去在这里,却是没有的发现江独醉的尸体,她人在哪里呢?现在是否也已遭到危险?

    ……

    两人都分别检查了一下那些彪悍大个子身大声道说道的致命伤,全是剑伤。

    是谁杀了他们?

    他们为何又是惹了谁?这是什么原因?

    心中当然是拥有无穷无尽的疑惑啊,他们都很强壮啊,为何这样强壮的人,反而的话,却都死在了这里呢,这难道说,不是一个非常令人费解的事情?

    是啊。

    张乐道:“看他们的伤口,杀他们的人,一定是修剑者。”

    这个时候,张乐是可以做断定的。

    上i官田两只是眼眼睛放光,缓缓道:“而且还不止一个修剑者。”

    张乐微感诧异,看向他道:“你怎么了知道?”

    这个时候,张乐对于这个的话,有些诧异,对于上官田的判断,是有几分失准的。

    上i官田道:“修行者很多,修剑的更多,但是每门每派,每家每人的剑法都不同。”

    哦。

    根绝这些人死去,在脖子上,在身上,在到处所弄的痕迹不同。

    可以的。

    “就连用的剑也是分长短宽窄,这十名彪悍大个子虽然都是被剑所伤,但是从伤口上就分辨出出剑的快速、灵力的强弱。”

    张乐道:“如何看出?”

    上i官田指着一名彪悍大个子道:“这名死去者伤口上的剑伤是被一剑穿凶而死去,很显然他是正面对着敌人的,正面对着敌人应该有的防备才是,也不至于一招致命,但是他却是是被敌人一剑刺死去。”

    “恩。”上官田一面说,张乐呢,就一面仔细的做检查,发现的确如同上官田所说的那样,没有一点儿是错误的。

    张乐也是感叹。

    真的就是这样子啊。

    对方说:“可见敌人灵力剑法比他强上多少倍。也可看出,此人剑法快速、认穴准。”

    “恩。”

    他指着另外的一名彪悍大个子道:“那死去者被刺了三剑才死去,可看到这样子人剑法灵力与第一位差得远了。”

    张乐过去看了一眼。

    这个时候,可以辨别得出来。

    那名彪悍大个子果然身实打实的上有的三处剑伤,而第一名彪悍大个子身说道说道上果然是被一剑穿凶而死去的。

    厉害了,我的哥哥。

    心中不禁为之惊诧,说着:“花兄观察仔细,推断之准确,显见才略不凡,果然让认佩服。”

    上i官田zui上又多了一根nengneng的草儿,只是是见着他咬着那根nengneng的草儿,两只是眼眼睛遥望东方那一片鱼儿肚子的白色。

    太阳快出来了,温暖的世界要降临了,真的是,昨天晚上真的是很寒冷,他们终于又是走出来了啊。

    旋即之间说着:“江独醉既然不在此地,我想定是被人捉去了。”

    他说话声音刚刚停止下来,一浓密的树丛后面便传来一人声音:“不错的,她确实被我捉住了。”

    是啊。

    两人闻言。

    不对!

    心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不禁一阵惊动,转身看去。

    但是见李云天以及几个师兄弟站在那里里,脸上均是是露出一抹邪笑,看着张乐和上i官田两个人。

    这个是?

    江独醉被缚住了双手,站在李云天面前。

    张乐顿见江独醉无恙,喜形于色,不禁喊道:“江独醉。”正想冲上去,李云天喝声说道:“站住!”

    一声爆喝,让人浑身都发抖。

    不过的话,张乐却格外的平静,他就站在原地,既然也没有做动作,也是不想做动作,因为做动作的话,那也没有用的。

    张乐便站住了。

    上i官田那双明锐的眼睛忽变得十分犀利。

    犀利入电。

    让人感到震慑不已的哪一种啊。

    他声音也变得冷冷的,看着李云天道:“你莫非忘了我还在这里?”

    莫非忘了?

    是忘了啊。

    李云天见到那一双锐利的眼睛,身子不禁一颤。旋即之间假装镇定道:“适才我在寨中不愿跟你计较,但是现下不同了。”

    上i官田把zui上叼着的nengneng的草儿吐掉,仍然是冷冷的说着:“有的何不同?”

    李云天被他一双眼睛盯着。

    被盯着的话,这样看,其实心中是很有压力的。

    心中不禁一阵悚然,他从未遇见过是这样的让人懔惧的眼神,这种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死去人一般。

    难道说,他以为我死了?

    莫非他已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死去人?

    不会吧?

    不及他回答,上i官田接着道:“你以为你手中有的了人质,便就握着一道生死去符了么?”

    ???

    一阵的不理解。

    李云天强制镇定,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身子却是已自然的颤i抖起来,他声音也变得颤i抖,说着:“难……难道你不怕她……她死去么?”

    上i官田眼睛中忽的布满非常有锐气,他说:“你想不想看看你们俩是谁先死去?”

    这可是语气之中,说出来带有说不出的森寒意思啊。

    难道说…真的是,想这样吗?

    李云天不禁倒退了一步,只是觉那双眼睛就如一把无形的锋锐的剑气那般抵着他的咽喉一般在逼视着他。

    久久回答不上话来,看着上i官田,只是一直颤i抖不已。

    他身说道说道旁一人突然之间呛的一小的声色把剑拔了出来。

    一道寒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