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木槿在盛开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徐乐失踪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徐乐失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严浩辰看了看乐乐脸上牵强的笑,心中恨是担忧,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一路上严浩辰一直沉默不语,而乐乐则如往常一样跳过7块画有海马的地砖后,迈进了学校的大门,就在跨进大门的瞬间,她眼眶的泪水扑簌簌的掉了下来,她没有伸手去抹,也没有回头,直到确定严浩辰不会看到后才停下脚步,接着,躲到角落里蹲下身,呜呜的大哭起来。

    严浩辰看着几米外抽泣的影子,心里刀绞一样得难受,他错了,真的错了,他不该纠结于以前的感情,更不该让小乐乐背负这么重的情感包袱,于是,又唤了一声,希望那缩在一起的影子能站起来跑向他,可是这最终只是个希望,没能成真……

    接下来的日子里,严浩辰除了去餐厅就是到学校门口等乐乐,可是一周过去了,却还是没有见到她的影子,他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路过那7块海马地砖时,抬起右脚学着乐乐的样子跳了过去,他记得乐乐说过这七个海马里藏着七个传说,可到底是哪七个传说,乐乐没有告诉他。

    想到这儿,他拿出手机往乐乐的智能手表上发了一条短消息——那七个传说跟我讲一下吧!

    一分钟后手机收到一条回讯:根本没有什么传说,就是为了好玩,想搭你的肩膀跳过那七个海马,所以那些所谓的传说根本就不存在!

    严浩辰看着手机上的短讯,眼前恍惚起来,他记得那天天气特别好,乐乐穿着一件黑色卫衣和一条牛仔裤,突然就将左手搭到他的肩膀上,接着,右脚轻轻抬起,轻轻一跃从第一只海马跳到第二只,接着从第二只跳到第三只,再接着从第三只跳到第四只……

    跳完后,他转过头问乐乐为什么这么做,乐乐小脑袋一歪,给出他两个选项:a 为了好玩,b 这七只海马分别有七个传说。

    他当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a,可是乐乐却在半空中狠狠地画了叉号,并跟他说这七只海马其实分别有七个传说,每个传说里都有一块神奇的石头,这些石头分别代表一周当中的一天。

    乐乐说这些的时候,语言特别流畅,语气也特别稳,完全没有胡邹乱编的感觉,现在想来确实很好笑,于是,不由得扯起了嘴角。

    ——是不是以后遇到你出的选择题,都选a?严浩辰又发了一条短讯过去。

    可是这次过了好久都没有回讯,于是,他又编辑了一条发了过去。

    ——如果我选择了a,你会不会又编出另一个故事诓我?

    十分钟左右,手机里跳出了几个字:不会有以后了。

    严浩辰心里顿时急了赶紧又发了一条:乐乐,乖!别这样,出来见我,我们谈谈!

    可是自从发出这条短讯后,这一整天内手机上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一条短讯,无奈只好暂时回到餐厅,估摸着乐乐下晚自习后,又编辑了几条短讯发了过去。

    ——乐乐,答应我,不要再怄气了,好不好?

    ——乐乐,我愿意为你解释这一切,也愿意把心底的情感拿出来讲给你听,你先出来见我,好不好?

    ——乐乐,回复我!

    ——乐乐!

    可是不管他怎么发,乐乐就是不肯回复,于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两秒后,电话的听筒里传出了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关机?

    严浩辰又尝试着打了一遍,结果还是提示关机,他一时间慌了神,乐乐……乐乐怎么会关机?不对,这不对,乐乐是绝对不可能关机的,那手表上有她预约练琴的时间,有网上支付钱包,还有她每月例假的日期,所以她肯定不会关机,肯对不会!

    严浩辰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不行,他要见她,他要好好的抱抱她,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搂着她睡觉了,也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听到她吹头发的声音了,他要见她,马上见到……

    大概十分钟左右,严浩辰来到乐乐学校门口,他拿出手机又打了一遍电话,仍旧是关机,于是,紧接着给同学凯琳打个了电话,结果被告知乐乐已经两天没来学校了,说是请了病假。病假?怎么会请病假?是晚上睡觉踢被子,感冒又加重了?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可是,可是她请完病假去哪里了?去医院了?去哪个医院了?还有,她的网上支付钱包里只有几十元钱,她怎么交的医药费?

    严浩辰越想越没头绪,最后,只好拿出手机准备打给艾雪,可是刚一点亮屏幕就看到了他和乐乐的短讯往来界面,随手一翻看了看之前的短讯记录,突然间愣住了,接着他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看一遍,瞬间,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是乐乐,最后的那条短讯不是乐乐发的!

    她发的每条短讯都是以叹号结尾,而这最后一句“不会有以后了”用的是句号,对,是句号。

    严浩辰全身的汗毛顿时立起来了,手心也有了汗,他吞咽了口唾液,将手机放进了口袋,然后朝学校保卫处走去。

    保卫处里一个三十来岁的保卫员冲严浩辰打过招呼后,将他请入保卫室。严浩辰看了看眼前带着帽子的保卫员,开口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递上了乐乐的照片,保卫员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将他带到了学校的监控室内,经过一番操作后调出了两日前的监控视频。

    监控台靠左下方的视频画面是乐乐宿舍前的摄像头拍下的,视频上显示乐乐一边接电话一边往门外走,五分钟后转入了学校大门口的视频画面中。

    乐乐!她……怎么?

    ……

    方志贺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伸出手指轻轻一滑,将电话接通,“什么事?”

    “韩良什么时候来的美国?”严浩辰的语气有些急躁。

    “一周前,怎么了?”

    “前几天乐乐跟我使性子跑回学校去了,我没哄回来,后来她同学跟我说,乐乐请了三天病假,于是我就到保卫处调监控,结果发现她跟着韩良走了。”

    “你放心,乐乐不会有事的,但是——”方志贺原本平静的语气突然变得异常的冷,“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让她受委屈!”话一落,就将电话挂断了,他思索了一下,伸手摁向办公桌上的办公电话,“严瑾,来一下!”

    “是!”

    不到一分钟,严瑾出现了方志贺的面前,“方总,有什么吩咐?”

    “问一下褚远,看看夏恩泽监护权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胜诉几率多少?”

    严瑾看了看方志贺黑着的脸,说道:“昨天就问了,说是下周一开庭,之前两个和方津阳有过婚姻生活的女人,她们都愿意出庭指控方津阳骗财骗婚,所以胜诉的几率比较高。”

    “骗婚?”

    “是,方津阳离开方家后,就开始物色有钱的女人,然后各种谄媚,等到对方同意交往后,立马领证,领完证就开始找理由借钱,借完钱就到处挥霍,挥霍干净后又继续物色女人。”

    “垃圾!”方志贺轻蔑地一笑,又开口问道:“今天周几?”

    “周三。”

    方志贺一边“嗯”一边点头,“你给夏秋雯订一张去美国的机票,让她去美国一趟,哦,对了,把严浩辰的手机号发给她,让他们联系!”

    “是!”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方志贺抬眼看了看严瑾略显惊讶的表情,说道。

    “想问,但是想着你可能不会说,所以就没问!”

    方志贺鼻腔里发出一个“哼”的音后,又说:“乐乐和严浩辰闹别扭跑回了学校,然后就被韩良盯上了,现在两个人应该在一起。”

    严瑾脸上的表情复杂起来,有愧疚,有惊讶,还有尴尬,“我现在去订机票!”

    方志贺没有点头,也没有应声,而是开口问道:“他们两个为什么吵架?”

    “我……也不清楚。”

    方志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点燃,“乐乐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睡觉时总搂着别人的胳膊,乘电梯时也总站角落里,她喜欢的东西不让别人碰,包括我。在别人眼里她大大咧咧,无忧无虑,其实并不是,她只是把所有的心事都压在心底不让人看见。”

    “嗯!”

    “其实,严浩辰在乐乐面前扮演着多重角色,他既是父母,又是哥哥,还是男友,所以乐乐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乐乐,只是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浩辰他……”严瑾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提起了我们之间的事,电话里就多说了几句,可能被乐乐听到了!”

    方志贺又抬头看向严瑾,过了会儿,淡淡的“嗯”了一声。

    夏秋雯扫了一眼面前的韩良,淡淡的开口说道:“坦白的说,我对韩医生的印象只停留在餐厅结账的那一刻,而且之后也再无交集,所以你刚才说的误会和看法并不存在。”

    “既然没有误会,那为什么……”韩良轻笑一声,继续道:“那为什么我说那女孩儿不在我这里,你不肯相信呢?”

    “我……”

    “那天我刚迈进餐厅的门,手机上便收到了一条彩信,内容是一张小女孩的照片,那女孩儿梳着两个小辫子,穿着一条红色的小裙子,赤着脚站在地板上,我当时一眼就认出了她,她是方家救助的孩子,叫乐乐,韩萦特别喜欢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