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透视医圣 > 第1088章 家族的诅咒

第1088章 家族的诅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萧晨想具体了解一下这位年轻大少爷的情况,其实,对方的病症,在西医上,可以称呼为忧郁症,这属于精神病的一种。

    而在中医上,这被称呼为癔症。

    癔病又叫歇斯底里,是神经功能症的一种常见病,是心理刺激或不良暗示引起的一类神经心理障碍。

    多数突然发病,出现感觉运动障碍和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或短暂的心理异常。

    这些病状可因暗示而发生、加重,或减轻、消失。癔病的发病率和症状表现随时代和环境的演变面改变。

    我国同其他国家相比,该病的患病率已大为减少。古时认为只有女人才得癔病,后来发现男性同样也可以得癔病,只不过,女性患者的总数多于男性。

    1982年我国12个地区精神疾病调查,本病患病率3.55‰,农村高于城市,发病年龄多在16~30岁之间。

    癔病纯属一种心理疾病。

    从这种病人的性格来看,大都逞强好胜,自我中心,情绪不稳,易受暗示,而且具有依赖性,一旦遇到强烈的情绪刺激或其他诱因,就容易发作癔病。

    癔病发作具有两种表现形式,一得转换反应,一是分离反应。

    转换反应是指心里想的某种病转换成躯体的器质性疾病的症状,也就是身体上本来没有病,偏偏表现在躯体上好像真的有病。

    如某农村有一个青年木工,在给人空盖房子时不小心从房架上掉了下来,脑袋恰好闯进一堆干石灰里。因房子低,身体并没摔坏,就是眼睛一时睁不开。

    这时人们议论纷纷,说石灰可以把眼睛烧瞎。他听了很害怕,后来眼睛睁开了,就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到医院眼科检查,完全正正常。后经会诊,诊断为癔病性失明。

    分离反应则是病人的个性特点和意识状态发生了离奇变化。更为多见的分离反应是人们常说的歇斯底里大发作,疯疯癫癫,又是哭又是笑,又是叫又是喊。

    还有的反应是癔病性遗忘,即突然把自已历史上的某一段经历忘得一干二净,还有的表现为梦游,在梦中干这干那,醒来全然不知。

    不管是哪种反应的患者,他们大多感情丰富、多变,容易感情用事,而且情感反应强烈、夸张,对事物的认识常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极端,易受暗示,对已对人好猜疑、多心。

    这一切都会对工作和学习以及人际交往带来危害。

    …

    (本章未完,请翻页)

    像眼前这位郑老先生的儿子,怕是情况不是那么简单。

    “他原来在国外留学的,然后回来后,我让他在公司上班,这才几年,对方就变成这样了。”郑老先生说道。

    其实,对方有许多事,并没有说的。

    但是,萧晨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是那么清楚。

    “他是不是想自杀?”萧晨问道。

    “萧医生,你看出来了。”

    “西医上,这些都属于精神病,详细区分就是精神病,而中医上,称呼这种情况为癔症,而忧郁症最严重的就是生不如死,毫无生气,唯有就是想自杀一了百了。”

    “萧医生,那怎么办?”

    其实,现在萧晨醒来,怕是这个东医大赛,很可能,这位老先生目的就是想找到一位厉害的中医生给他儿子治疗的。

    想一想,这种父爱确实不简单。

    但是,像严重的忧郁症这些,哪里是那么容易治疗的?

    像忧郁症,在之前,萧晨也治疗过。

    但是,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让患者慢慢恢复过来。

    “如果可以,我想亲自和你儿子谈一谈。”

    萧晨说道。

    “当然可以。”

    在萧晨和这位郑家大少爷,在那位翻译的陪同下,俩人出到外面,他想谈一谈。

    萧晨说道:“我是医生,在这方面治疗过患者,患者都康复,所以,如果你相信我,我肯定可以帮你治好。”

    “我想死。”

    年轻男子说道。

    没想到,对方那么强烈想自杀。

    翻译说出来的时候,萧晨说道:“没有人想死的,更何况,你出生在这样的大家族,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想死呢?”

    像这种大少爷,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大富大贵的日子,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萧晨还不知道对方缺少什么。

    “我又怕死。”

    年轻男子又说道。

    怕死?

    这很正常,正常人都想活着。

    不是有一句话叫做,蝼蚁尚且贪生,为人还不惜命呢?

    “你说。”

    “我害怕,我一直想躲避,但是,总感觉他一直在靠近我。”

    “难道有人想杀你?”

    “我不知道,我害怕这个诅咒。”

    诅咒?

    什么诅咒?

    萧晨都蒙了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那位翻译是高丽人,又在郑家和现代集团那么长时间,他倒是很清楚这些,其实,这些,许多高丽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这位年轻大少爷的爷爷共有八子一女,艰苦的经历使他对子女的要求异常严格,儿子们也个个有出息。

    不过,这个家族一直命运多舛。

    1982年,长子在一场车祸中意外身亡,8年后,四子不堪疾病折磨选择了自杀。

    在眼前这位年轻男子爷爷的众多儿子中,次子、五子和六子最引人注目。

    次子,也就是眼前这位年轻男子的父亲,刚刚萧晨接触到的那位老先生,沉默寡言不喜社交,遇事沉稳头脑冷静。

    他曾极为害怕父亲,凡有父亲出席的场合,他总是站在远处。

    五子,他的叔叔多才多艺、喜欢文学,和父亲的感情最好,坚定贯彻父亲的意志,深得年轻男子爷爷信任和钟爱。

    1992年,这个叔叔在被指控挪用公款支持其父竞选领导的官司败诉后,心甘情愿地到偏远之地度过几个月的牢狱生活。

    六子,喜欢体育,长于雄辩。大学毕业后他在打理现代重工的同时,走上从政之路,四次当选国家议员。

    同许多豪门一样,郑家也未能避免同根相煎的命运。

    上世纪90年代,年轻男子的父亲将叔父挤出现代汽车公司,2000年他趁五弟出差之机企图夺权,挑起“王子之乱”。

    爷爷对此极为不满,召见年轻男子父亲让他断了争夺集团董事长职位的念头,作为补偿,让他管理现代的汽车业务。

    他爷爷随后宣布,五子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六子掌控现代重工业集团。从此,现代家族三分天下,兄弟之争暂且平息。

    2001年3月他爷爷去世后,他五叔按父亲遗命继承了现代公司。然而两年后,郑氏家族再度上演“豪门恩怨”。

    现代集团最优质的资产现代汽车和现代重工独立出去后,其他十几家企业大则大矣,却多是负债累累,集团还要承受对朝投资的重负。

    他六叔不得不因涉嫌政治献金频繁接受调查,而同胞兄弟对其处境却冷淡漠视。六叔独自承受着大厦将倾的悲哀。

    2003年春天的一个凌晨,他从现代总部大楼飞身而下,结束了生命。

    这就是上一代人的诅咒。

    而上一代人已经快要过去,现在轮到他这一代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