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你的名字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两章合一了)runningman的开始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两章合一了)runningman的开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间正值2016年的6月9日。

    抬起头看看天空万里无云的景色,就清楚明白今天又会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假如外出游玩或者在家舒舒服服睡上一觉的话,心情肯定也是跟天气一样舒畅。

    同样的,某个人也是这样认为。

    此刻是早上7点多,不过若梵并没有被影响,现在的他正坐在首尔某个小区的一家不起眼的咖啡厅里,哼着小曲。

    叫来一杯咖啡,闲情逸致地美美喝上几口,时不时拿起勺子搅拌,看热闹般地饶有兴致望向店外。

    因为咖啡厅外面,不少来往的人经过的时候注意到店里的情况是,都听了注目,朝里面好奇地看上一眼,有的干脆停下来在咬着耳朵私语,更有的人甚至拿着手机咔嚓,咔嚓地拍上几张照片。

    原因嘛很简单,看看他身后那一群忙的不亦乐乎捣弄设备的人就知道了。

    若梵收回目光,然后把头转向坐在他身边举着摄影机的一位中年男人,身形微胖,面容憨厚,正兢兢业业地把镜头对准他,见他扭过头的时候,还差点给了个特写。

    笑了笑,若梵抬起手喊来服务员,“权烈哥,你也来一杯吧?解解乏,大清早的辛苦你了…”

    这位名叫权烈的憨厚大叔咧开笑容,赶紧摆摆手,“没事,这是我们的分内工作。”

    保持笑容没有理会,等到服务员来到身边的时候,若梵仍旧自顾自地帮他点了一杯咖啡…

    “麻烦你,再给我来一杯冰拿铁,谢谢。”稍微停顿,他望了眼权烈身后的一众人,朝他们走了过去,“赵pdxi,你们也都来一杯吧。”然后在众人错愕之余,他已经吩咐服务员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点上一杯。

    重新回去,坐在权烈vj身边时就打开了话匣。

    “话说回来,权烈哥,你们节目大多数都是在这么早的时间就开始录制的吗?”

    点点头,vj权烈诺诺地回答,“基本上都是,毕竟runningman这个节目,需要跑动的地方太多,动不动就要用上一天的时间,有的时候直接从早上录制到清晨。”

    “哦~还真是run呢,不过~权烈哥,你这身材,能追得上在石哥吗?”若梵愣了一下,感叹道。

    “.....”

    为什么出现以上的情况呢,回忆倒叙就这样开始。

    大约就凌晨6点的时候,夏天的清晨来得总是那么的早,天空已经泛白接近天亮,象征着新的一天又要开始。

    在首尔,若梵的家里,这位主人公睡相安稳,双腿夹着被子发出丝许的鼾声,嗒着嘴似乎在做什么美梦似的。

    突然,寂静的屋内被阵阵的手机铃声打破~~~

    想~简简单单~爱~

    若梵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他微微皱起眉头并没有睁开眼,凭借着熟悉的感觉,伸出手直接把手机拿过来,然后当作习惯的闹铃给挂断了。

    没几秒,再次响起~什么鬼电话嘛,扰人清梦?

    朦胧中,苦涩的双眼睁开一条缝,根本没看清楚屏幕上到底是谁的名字,就艰难地划开屏幕,“喂,谁啊。”

    对面的人听到中文稍微楞了一下,隔了将近几秒确认自己拨打无误后,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早上好,这里是刘在石,现在通知你这是runingman节目录制,请你在8点前来到首尔永登浦区xx街xx号xx咖啡店等待,以上通信结束,good bye~~”

    随着最后油腻的一声goodbye,若梵感受到一股恶寒,打了个冷颤然后整个人有点清醒。

    然后摇头晃脑地慢慢坐直身子,拍了拍脑袋盯着手机,回想起手机里头传来的话,若梵皱起眉头试图再次拨打过去,结果~一阵忙音。

    “挂我电话?在石哥在搞什么?他刚才说了一连串什么东西?runingman录制?咖啡厅,这都什么鬼?”

    若梵想了一会,困意顿时消散,原本混乱的脑袋终于理清了思路,该不会,我去你大爷,不带这样耍人的吧?

    敢情是刘在石之前说过要他和她录制runingman的邀请?

    晕,提前通知会死啊?非得搞突然袭击?

    emmm,幸好,今天没有跟金泰妍那个二哈互换身体,对了,按照在石哥的说法,那她今天应该也是要过去参加的吧?要不要给她来个电话呢?

    如此想着,若梵觉得还是算了,打个万一没有,岂不是吵醒她?

    经过刘在石这么一闹,他睡意全无,只能乖乖地爬起床去刷牙洗脸,简单的一顿洗漱,随随便便弄个早餐吃了就出发。

    与别的runningman嘉宾不一样,大多数嘉宾都是有着保姆车的接送,而他是自己开车过去,这也导致他来到目的地时,造成无比的尴尬场面。

    根本就没人认识他,他就傻乎乎地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穿插店里面忙活设备的工作人员,虽然明白刘在石并没有骗他,可是除了主持的刘在石七个人之外,整个节目组他一个人都不认识了,这特么的该怎么办??

    “米亚内,请让让~”

    在他疑惑之际,背后传来憨厚的声音,一个扛着摄影机,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站出现在他身后,若梵挪动几步让开,只是~当这个中年男人路过时,若梵看清楚他的样貌时有些惊喜了,惊讶地叫出口,“权烈哥?”

    是的,这个人应该是除了刘在石几人之外,他在runningman节目组里唯一一个见过几次的人,刘在石的担当vj,在几次聚会中,他也有出现过。

    听见他的话,对方扭过头盯着他眼神中充满疑惑,半响才想起了什么,不确定,“若梵xi!?”

    若梵点点头,“是的,权烈哥~我是若梵。”

    幸亏啊,权烈vj对他也是有点印象,“你怎么也在这里?“

    “....”若梵心里那个郁闷,对刘在石的记恨再多几分,这人难道没有事先通知节目组的人,他要过来的么??

    “我是在石哥喊过来录制节目的。”

    愣神扫视着他,vj权烈恍然大悟,“原来,在石哥说的神秘嘉宾就是你啊?”

    硬着头皮点点头,若梵颇为无奈,“如果,他没有其他邀请的人话,那就估计是。”

    “额,好像是还有其他人。”

    “我...”

    “你应该也是邀请的人之一吧,那就别站在这里了,赶紧进去啊~pd他们估计也是在等你呢。”说罢,权烈vj见他没有动,也停下了脚步,仿佛猜到了他现在的境地,然后没说什么,“我带你进去吧。”

    随后,两人慢慢地来到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只见各个抬着摄影机的vj都朝权烈问好,明显是以他为首,最终脚步停在vj身后的那群人,有男有女,大部分人的年龄也就比若梵大个10岁左右。

    “赵pdnim。”

    “哟,早啊,权烈hiong。”最中间,一个看起来面容稍显年轻,******,有些小帅气的男人,看见权烈的到来同样也朝他打起了招呼,然后目光落在他身后的若梵,有些疑惑。

    “这位是!?”

    “他就是在石hiong说邀请过来的那位神秘嘉宾,若梵xi。”

    闻言,若梵站出来朝他们微微鞠躬打招呼,“你好,赵pd,我是若梵。”

    “你就是lle的总监,若梵xi!?”赵pd眼神中露出些许惊讶。

    听到赵pd的惊呼,所有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全都聚焦在他身上,因为他们从刘在石口中听说过很多次有关于这个人的事情,但从未见过,如今亲眼所见不由得眼前一亮,尤其是他的年龄跟他的身份之间的反差。

    “好年轻啊。”“似乎挺帅气的。”“还不错哦~”“怕又是个富二代呢。”

    不少人见过他的面容之后,就已经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一切若梵都收在眼里,却视若无睹点点头,“恩,赵pdxi,叫我若梵就好了。”

    “内,我是runningman的主pd赵孝贞,欢迎你的到来。”说完,赵孝贞友好地伸出了手。

    对于这位pd,若梵从刘在石口中也略有所闻,runningman的成功与他的努力有着莫大的关系,刘在石成为国民主持的道路上也少不了他的足迹,例如《x-man》,《家族诞生》都是经由他手制作。

    “康撒哈米达,这是我第一次参与综艺节目的录制,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话,请你多多指点。”

    两人再客套几句后,若梵就被赵孝贞pd拉到旁边,叮嘱他拍摄时的有关注意事项。

    再然后呢?赵孝贞也去忙活了,若梵又重新变成独自一人的模式,只是身边多了个权烈vj拍摄他,说是要点节目花絮。

    于是乎,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与权烈vj再闲聊了一会,咖啡厅外就隐隐约约传来阵阵喧闹的声音,十几秒过后,风铃声响起,咖啡厅的门被打开。

    紧身蓝色牛仔裤,白色t恤,一顶黑色帽子,外加一副眼镜…刘在石一边朝门外的路人挥手鞠躬,一边走进来。

    犀利的眼神注意到若梵所坐的位置时,笑着走了过去,“小梵呐,这么早就到了啊。”这一动作,更是令周围以及外面的观众吃惊,手中的手机更是‘咔嚓’个不停。

    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也不想想,谁那么早打电话来,而且~还在手机里头炫耀他多年来锻炼出来的嘴。”

    笑笑,刘在石拍拍他的肩膀,若无其事地继续调侃他,“诶,别在意,不是你说想要来感受下综艺的气氛嘛?更何况…瑞镇哥那…”

    声音嘎然而止,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用眼睛余光瞄了眼若梵身边拿着冰咖啡在喝的权烈,然后佯装着生气,“呀,权烈啊~你喝咖啡怎么没有帮哥叫一杯呢,真是的。”

    “在石哥,有你的一份,我也帮你叫了。”

    刘在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了他一眼,“还是你小子懂我,呀~权烈啊,你要减肥,减肥知道不?不然的话,拍摄的时候哪能追得上我,你说说...有多少次因为你暴露了我啊。”

    “在石哥一直都是这么话唠的吗?”

    摄像机上下摆动,权烈猛点头,“嗯,一直..”

    “呀,你们...”

    负担地摇了摇头,眼见服务员拿着几杯冰咖啡上来,若梵赶紧接过一杯塞住刘在石的嘴,“喝吧,对了,在石哥~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喝了一口,刘在石果然闭嘴,“怎么?”

    “你们runingman不是号称没有剧本吗?那你现在知道我的到来,岂不是破坏了规矩么?”若梵把话题扯向别处。

    点点头,刘在石随后才坐下,示意权烈vj把摄影机关掉,回答道,“没错是这样的,大部分时间我们都不知道剧组邀请的嘉宾到底是谁,但~凡事都有例外嘛。而且~所谓的剧本,是你在完全知道游戏规则以及节目内容的时候,游戏进行到哪一步都是按照他所写的去演。而现在,我们俩连游戏内容都不清楚,算什么剧本呢?全靠你脑子和反应。”

    “噢,原来如此。”若梵恍然大悟。

    “更何况,你小子又不是圈子里面的人,pd他们根本就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通知你,观众即便在电视上看见也根本不知道你是谁,所以~由我介绍你是我的后辈,就最为适合不过了。”刘在石循循解释。

    “嗯,有道理,那她那边呢~”没有直接说明,若梵朝刘在石挑了挑眉,后者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一脸的负担,“通知了,真是~她那边让节目组去通知了,有她们撑场面,节目组还不高兴的要死,要不然你以为你怎么能来?”

    “过分了啊,在石哥~敢情我就是个附属品么?”若梵眯起眼睛,难怪他这么容易就能够被邀请过来录制了。

    刘在石毫不留情地点点头。

    “不过,你过来的事情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情,所以你待会得听从节目组的安排,先藏起来。”

    若梵比划了个ok的手势。

    笑着,刘在石放下手中的咖啡,仔细端详着他,仿佛想要发掘什么新大陆一样,“你小子,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能够被罗暎锡pd看中,真没想到啊。要知道他上一次的《花样爷爷》每集都能收视排名第一的佳绩呢。”

    若梵毫不示弱,喝了口咖啡将勺子放到一边,幽幽地说着,“在石哥,那我也没整明白,runingman顾名思义是跑,那么蚂蚱是用蹦的~居然能主持,这样就神奇了啊。”

    “你小子..”刘在石扬起手作势挥过去,接着说道,“赶紧跟pd他们准备准备,国钟他们差不多也快到了,万一被他们看见你就没意思了。”

    “内,阿给思密达~”若梵笑着鞠躬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服务员买单~在石哥,请喝杯咖啡没问题吧?”

    “去去去,赶紧滚蛋,一杯咖啡能值多少钱。”

    然而,当他掏出钱包看见服务员拿来的账单时,傻眼了,1,2,3..十几二十杯!?

    正当他傻眼之际,原本消失不见的若梵,不知从哪又冒出个头来,“对了,赵孝真pd,这顿咖啡是在石哥他请的,感谢他吧。”

    身为综艺的pd,综艺感不必多说,马上明白对方是在坑刘在石,他笑着招招手呼唤所有全体工作人员齐齐鞠躬,

    “我们感谢在石哥吧。”

    “内,康撒哈米达!!”

    “若梵,你这小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