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兽养成日常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还醉着呢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还醉着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现在怎么办?干脆直接装睡,睡到第二天,然而装傻就当不记得这些事。

    可是唐梨又有点不甘心,闹都闹了,笑话也被人瞧去了,居然什么都好处都没捞着。

    “肖辰……”

    听到她的声音,肖辰立刻低头看向她:“冷吗?马上就到了。”

    他听到唐梨好像又说了什么,只不过声音太轻,没能听明白,他不由得低下头靠近了一些:“刚刚说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唐梨忽然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在他的唇上重重亲了一口,重新缩回到他怀里,闭上眼睛,似乎重新睡着了。

    肖辰:“……”

    瞥见她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得逞之后的坏笑,他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无奈,在她的额间轻轻落下一吻。

    “好好睡吧。”

    唐梨原本是装睡的,但困意原本就还在,装了一会,不知不觉又睡着了,这次睡得特别沉,连肖辰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都没醒。

    她做了一个梦,又梦到了在蛋壳里没有被孵化出来的事。

    不过这一次是在株易派中。

    被放在珍奇园的五年中,虽说大部分时间意识都没苏醒,但偶尔还是能觉察到外面的情况。

    她知道外头有很多灵兽,而且总会有个小孩过来打扫,还会细心地帮她擦拭蛋壳。

    “你还活着吗?”是个幼嫩又好听的声音,只不过问的话让她有些恼火。

    废话,当然还活着!

    “你怎么还没孵出来?”

    不想出来,爹娘都不在,不想出来……

    久而久之,她逐渐习惯了清醒时,偶尔听到这孩子的声音,虽然他的话不多。

    然后某一天,在她意识苏醒时,来了两个陌生人。

    “这就是七阶灵兽的蛋?”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会有错,极有可能是灵穆兽的。”这位好像是抱她回来的长老之一,是华长老。

    “灵穆兽一族一直将自己的幼崽护得牢牢的,真难得你们能找到一枚,我可以摸一摸吗?”

    “可以,别敲碎就行。”

    “嘿,我境界都跌到一重之下了,哪来的力气敲碎七阶灵兽的蛋。”

    随着这话,一只温暖的手覆盖在她蛋壳上,她不免有些抗拒,就在这时,她猛然感觉到一股陌生的灵力钻了进来。

    ……这是什么?

    虽然陌生却一点不排斥。

    疑惑间,对方收回了手:“好了,灵兽蛋也摸过了,我该走啦。”

    “这么一下就摸够了?这次走了,准备躲多久?”

    伴随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周围再次归于平静,而刚刚那股灵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

    ……

    唐梨睁开了眼。

    奇怪的梦。

    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灵穆兽的记忆。原来它在那么早就和肖辰有了交集。

    不知道为何,心里有那么一点不爽。

    唐梨眨了眨眼,发现是个陌生的环境,很快反应过来,这里应该是肖辰找的客栈,外面天还很黑,还能睡个回笼觉。

    大概是怕她冷,肖辰给她盖了两床被子,还帮忙压实了,除了脑袋,几乎整个都裹在了里头。

    好重……

    她艰难翻了身,准备继续睡,发现肖辰就在眼前,他又临时打了地铺,睡在不远处。

    “……”

    回想起刚刚的梦境,唐梨犹豫了两秒,果断翻身下床,钻进了肖辰的被窝。

    感觉到被窝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肖辰立刻睁开了眼,顿时一惊:“笨笨,你做什么?”

    唐梨理直气壮地说道:“两床被子太重,一床被子太冷。”

    “所以……?”

    “给我取个暖呗。”

    “……”肖辰又探了探她的脸,“头还晕吗?”

    唐梨立刻听懂了他的意思,他这是以为她还醉着呢,唐梨果断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有一点,所以我要继续睡了。”

    肖辰没再出声,伸手将她那边的被子按实了。

    刚开始唐梨睡得还算老实,缩在他怀里,等早上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差点把肖辰挤出被窝,甚至和上次一样,卷走了大半被子。

    睁开眼看到这情形,她抽抽嘴角:“你怎么不把我挤回到这边?”

    肖辰有些无辜地回道:“挤不过你。”

    “怎么可能!你肯定就是想看我笑话。”

    “说到笑话……”肖辰坐起身,问道:“还记得昨天做了什么吗?”

    “……”唐梨本来想装作彻底忘了的,但听到肖辰这么问,她心一狠,回道,“记得,你给我不摸,又不亲我,小气!”

    肖辰:“……”

    原本是想让她反省一下,不再乱吃灵草,怎么感觉反倒是他错了?

    他叹出一口气,伸出手来:“拿出来。”

    “什么东西?”

    “昨天吃的灵草,我先替你保管。”

    “……没有了。”

    “真没有了?我们约定好了,不能说谎的。”肖辰说着轻轻动了动手,示意了下,“先给我,下次你要吃,我再给你。”

    “好吧。”唐梨郁闷爬出被窝,让小木把剩余的紫云竹都吐了出来,交到肖辰手里。

    ☆☆☆

    昨晚陈岚羽他们吃完后,也找了客栈休息,今天自觉都在镇口等着了。

    谷之筠还在,似乎没打算走。郑远看到唐梨,一副想笑又不敢笑,一直憋着。

    “唐梨,你没事了吗?”

    听到陈岚羽这么问,唐梨讪笑道:“……没事,能有什么事。”

    本来想装作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但好像不是很现实啊。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嘛,谁醉了不发点小疯呢,其实也没怎么严重。还是不纠结这个了,办正事要紧。

    唐梨看了肖辰一眼,稍稍走到了边上,对陈岚羽招招手:“岚羽,你过来,我问你件事。”

    关于这个,唐梨在路上已经跟肖辰商量过了,怎么也得把谷之筠的目的弄清楚。

    陈岚羽朝她那边走了几步,点头道:“嗯,你问吧。”

    “之前谷之筠跟你说了什么?”

    话音刚落,唐梨便听到谷之筠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在说我吗?你可以直接问我。”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让唐梨下了一大跳,她急忙躲到陈岚羽身后:“……你这人怎么神出鬼没。”

    谷之筠“呵”了一声:“我看是你在背后说我,所以心虚了。”

    唐梨:“……”

    虽然他说得很有道理,但这说法可真让人觉得不爽。

    陈岚羽看向他:“你别这么说唐梨。”

    谷之筠没理这话,问道:“你要问什么。”

    “就是你的目的,为什么要故意跟着我们。”

    谷之筠回道:“我没有想跟着你们,只不过是想跟陈岚羽合作罢了。”

    “合作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唐梨便没有追问,反正问了他肯定也不会回答,“那我换个问题问你。”

    “你先问,我再考虑要不要回答。”

    “你为什么可以分辨传承者?刚来的时候,我看你盯着肖辰他们看了。”按照设定,能够分辨出传承者的只有陈岚羽,谷之筠并没有这个能力,他能分辨出来,要不就是有人事先告诉了他,要不就是手里有那件灵器。

    唐梨偏向后面这种情况,因为谷之筠的表现并不像是事先知道的,更像是碰到后才觉察出的。

    谷之筠平静地回道:“我自有分辨的手段。”

    听到这话,唐梨确定了:看来没错,那件灵器肯定在他身上。

    没想到咏明派如此大胆,居然把这么一件宝贵的灵器交给了他。

    她故意问道:“你怎么不在门派里找帮手,你们门派应该也有不少厉害的魂师吧,为什么跑到这种地方来?难道需要帮的事,只有传承者才能办到?”

    谷之筠看了她一眼,回道:“我并未加入门派,找不到什么帮手。”

    要是有个师兄师姐什么的帮忙分担一下也好,只可惜师父从头到尾就收了他一个徒弟。

    “你没加入门派?”唐梨震惊了,谷之筠没有加入咏明派?

    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让自己不至于表现得那么明显,可惜内心还是忍不住翻起了惊涛骇浪。

    难道和祝灵溪一样,被蓝笙烟他们截胡了,没能顺利加入门派?

    思考间,她听谷之筠问道:“为何你会觉得我加入了门派?”

    “之前听到你提到过师父,另外我看你的灵术也挺厉害,所以就猜想是不是那个大门派里面的优秀弟子。”

    听了她的回答后,谷之筠若有所思地看向她:“你觉得我的灵术厉害?”

    “……”对上他的目光,唐梨不免有点压力,看来这人不好忽悠啊,和肖辰一样危险,她笑了笑,“你眨眼就能布下那么强的防禁,当然厉害。”

    唐梨可以轻易敲碎大多防禁,神念也能穿透很多防禁,按理说,在时间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布下的防禁,要穿透起来还是比较简单的,但那天她试了一下,没能成功。

    至于能不能敲碎就不清楚了,因为她正准备试,防禁就被撤除了。

    “只会‘防’你也觉得厉害?”

    唐梨觉得他这个问题有点好笑:“厉不厉害又不是看破坏力的,我觉得你的灵术很厉害。”

    谷之筠似乎接受了她这个回答:“你猜错了,我没有加入门派,灵术都是师父教的。”

    “那你师父也没加入门派吗?不知道是哪位前辈,或许我听说过呢。”他刚刚提到了师父,之前说是奉了师命到这边的,问题估计就是出在那个师父身上,先打听一下,到底是何许人物。

    一想起自家师父,谷之筠的脸上便露出了明显的嫌弃:“她没那么大名气,十年前便隐居没再出来,叫莘映。”

    “……莘映?也是金系魂师吗?”

    “当然。”

    若是她没猜错,应该就是咏明派的莘映,可是莘映为什么会变成了谷之筠的师父?在原设定里,她就是个背景板,触发一条支线的npc人物而已。

    支线触发之前,她应该都是出于“魂元损伤,昏迷不醒,靠着亲哥的灵术吊着一口气,和植物人没什么两样”的状态,居然在十年前就醒了,甚至离开了咏明派,还收了谷之筠做徒弟?

    太可疑了,不对劲。

    见唐梨没再出声,谷之筠问道:“你听说过我师父?”

    唐梨摇头道:“我努力回忆了一下,好像不认识。”

    谷之筠一点不意外:“那是自然的,我师父隐居时,你估计还没出生呢。”

    对于金系灵术的防这块,她的说法倒是和师父的理解差不多。

    先前,他在得知另外传承者的大概会获取到的传承时,曾这么问过师父:“你说看到的预言中,那些传承者的能力多是‘破坏’,那你为何让我学这种心法?我是不是不该学‘防’,这些灵术都太弱。”

    她好笑地回道:“弱不弱,强不强又不是看破坏力的,用得好了,他们不一定是你的对手,而且……”

    “而且?”

    “而且我没说只让你学一种心法啊。”

    “你想让我掌握两种?没有人能把两种心法都学到极致。”

    “小金,你可是小金啊,你怎么能跟他们比呢,他们又不是传承者。”

    “……”原来传承者还可以这么作弊吗?他还以为所谓的传承者就是能更容易感知到金系元素,学东西更容易而已。

    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小金可是要干大事的,多点信心嘛。”

    ……什么大事,他一点都不想做。

    “你都破不了的局,让我怎能有信心,我办不到,你另寻高明吧。”

    “嘿,都走到这一步了,你怎么还说这种话,乖啦,师父再给你点提示,其实我也觉得你一个人肯定是破不了局的,所以你先去把小伙伴找齐了,反正灵器已经在你那,你看着办吧。”

    “……”这算什么提示!

    “若是看见小伙伴的命数发生了改变,记得尽量将他们拉回到原定的轨迹之中,轨迹太乱你若看不透就没办法指引,那只能被将死。”

    听了这所谓的提示,谷之筠反而觉得压力更大:“遇到命数发生改变之人,我都要帮忙修改轨迹吗?”

    “不,若非命定者,避开更好。”

    ……

    那么,这个唐梨,算不算是其中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