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流2004 > 第407章 张红林其人(均订2900加更)

第407章 张红林其人(均订2900加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啊?女人名字?不是!张红林不是女人名字,张红林是个男人好吧?你这醋吃的,别废话!咱们继续!”

    突然被林娇娇掀翻,周安懵了,等听完她的质问,他顿时哭笑不得,没好气地解释一句,爬起来就把她按倒,要继续未竟的事业。

    “嘭!”

    令人捧腹的一幕再次发生,林娇娇又一把将他掀翻,“什么?跟我做这事的时候,你在想一个男人?你变态吧?不搞了,我走了!”

    气呼呼的林娇娇板着脸就要下穿穿鞋,但周安能放她走了?这种事哪个男人愿意半途而废?

    扯住她手臂往床上一拉,她就又倒回床上,“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当我是双插头啊?乖一点!做完了再跟你解释!”

    “不干!你先解释……”

    “唔唔……唔唔……”

    不能描述的画面出现,林娇娇后面的话,被周安堵回嘴里,她双手推他,他双手将她牢牢按在床上。

    扳手腕是吧?我会输给你?

    这一刻,她的抗争,激起他的好胜心,绝不能在力量上,输给一个女人。

    事实证明:农村长大的孩子就是皮实、有劲,少年时期那些农活没白干,别看林娇娇身高腿长,貌似营养很足,但跟农村长大的孩子比力气,她真是想多了。

    一番搏斗的结果在二十几分钟后呈现,她像一条上岸半天的鱼,一动不动地仰躺在床上,手指都不想动一下,嘴巴微微张着喘气。

    而从小练出一副好身板的周安则笑眯眯地靠在床头,翘着二郎腿,一只脚还在愉快地一翘一翘。

    笑容中透着一丝胜利者的得意。

    过了好一会儿,林娇娇半张的嘴终于合上,一口气幽幽地喘上来,白他一眼,有气无力地问:“你不是说做完解释嘛?你怎么还不解释呢?”

    周安嘴角上扬,“都做完了,我干嘛还给你解释?”

    “啪……”

    林娇娇一脚踹在他弓着的那条腿上,踹得他腿一伸,二郎腿跌落。

    “说不说?”

    她脸色不善地瞪着他。

    周安无语,重新架起二郎腿,撇撇嘴说:“你呀!听风就是雨,张红林真是一个男人,但我申明啊!我不是变态,刚才我之所以叫他名字,是因为我店里一个手艺不错的师傅要辞职,而那个张红林,是我刚才忽然想到的一个手艺很不错的师傅,丽晶大酒店的,你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

    人家四十多岁,糙老爷们一个,我就算变态,口味也不会这么重吧?”

    “真的?”

    林娇娇将信将疑。

    “煮的!”

    周安懒得继续解释。

    林娇娇眼里现出笑意,忽然掐了一把他腰间的怂肉,“你这是什么态度?现在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啪!”

    周安皱眉打开她的手,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你别蹬鼻子上脸啊!你再敢掐我,我发飙了!”

    “哟,我好怕呀,来来来!你发个飚给我看一下唻!来嘛,快!我还真想看看你发飙什么样呢!”

    周安还没来劲,她先来劲了,接连不断地往他腰间掐,周安不断挥手去打她手,有时候命中,有时候落空,腰间怂肉被掐有多疼,被掐过的都知道,接连几次被她掐中,疼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在床上扭来扭去,都避不开,最后干脆往床里面躲,但林娇娇却掐上瘾了,咯咯笑着追过去,双手左右开弓,周安想站起来逃跑,结果一次被她拿脚一绊,摔倒在床,一次被她跟着起身,猛然一扑,又把他扑倒。

    这个时候,他一身的力气派不上用场了。

    因为她下得了手,专挑他身上的怂肉掐,不时还拿嘴咬,而他有力气,但他能下狠手吗?一拳打过去,她肯定歇菜,但他打不下手。

    一巴掌呼过去,她必定趴窝,但他不敢。

    他试图用双手将她按在床上,不许她动,但她又是嘴咬,又是哈他痒痒,这个没出息的,竟然怕痒……

    这孩子没救了……

    又是二十几分钟后,第二回合的“战斗”,林娇娇大获全胜,周安则一脸生无可恋地趴在床上,眼睛发直地望着天花板,满脸的悲愤。

    那么多年的农活都白干了,这一刻他和乌江自刎的楚霸王项羽有同样的心情——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哇!

    他给农村人丢脸了。

    城里人太狡猾,女人是老虎,他想回家。

    而大获全胜的林娇娇,此时则愉快地哼着小曲,不时还好笑地拿脚碰一下一动不动趴在那儿的他,那个得意劲就别提了。

    “嘿嘿,你以后给我乖一点儿,我找到你的弱点了!嘻嘻……”

    周安:“……”

    其实看着她玩得这么开心,他心里也很满足。

    不是他变态,而是乐趣!

    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一直都只有妖精打架,那关系肯定长不了。

    像刚才那样打闹,倒是别有乐趣。

    其实他此时并不是真的在发呆,而是在想张红林这个人。

    他刚才没有撒谎,张红林确实是个男人,是丽晶大酒店的厨师,也确实四十多岁,糙老爷们一个。

    和手艺还没有达到职业生涯最高峰的谭光不同,如今的张红林,正是厨艺最纯熟的阶段。

    上一世,周安也和他共事过一段时间,对此人印象也很不错。

    他佩服谭光对菜品近乎病态的高要求,但对张红林,他佩服的却是对方纯熟、精湛的厨艺。

    当年一起共事的时候,张红林是掌勺的大师傅,他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学徒,所以对张红林的厨艺层次,当时他并没有一个准确的认知,只觉得张红林炒菜就像玩儿似的,做出来的菜,很好看也很好吃,很受顾客欢迎,点菜率很高。

    后来不在一起共事了,随着经历过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饭店,见过的厨师越来越多,他才渐渐发现,厨艺超过张红林的人,真的很少。

    对了,张红林还有一点与谭光不同。

    谭光是做粤菜出身,而张红林则是湘菜师傅。

    粤菜清淡,其实不是很合银马本地人的口味,但湘菜味重,倒是很受本地人欢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