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司令,奴家不从 > 第234章 真正做主

第234章 真正做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是个传统守旧的闺秀,汪文洁还以为又土气又无趣。若是早知道是这等品貌,他定会亲自去雍州结亲,怎可能现下才和她相见?

    “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云卿小姐比我想象中还要合乎心意。”

    明明汪文洁态度斯文有礼,可溪草却觉得和他说话非常不舒服,溪草冷冷道。

    “没有记错的话,令尊已经退了婚。我与阁下已无关系,还请汪公子注意分寸。”

    “据我所知,聘礼与求婚书我父亲并没有收回……”

    见少女俏脸紧绷,汪文洁摇摇头,有些无奈地转过话题。

    “好,既然云卿小姐不愿提过去,那我就不说了。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这次楼总统除了黄特派员之外,还派了汪某作为副手一同前往。今日黄翁被潘大帅请去打猎,汪某不爱打杀,便到金城居打发时间,刚刚看到小姐的仆从拿了黄翁的照片,便冒昧前来,还请云卿小姐恕汪某的唐突。”

    “原来如此……”

    行猎可不是一日就能来回的,好巧不巧,黄国维偏生在今日被潘代英弄走了。看来潘代英夫妇除了派探子跟踪自己,对她可谓严防死守,如此倒不能让汪文洁走了。

    溪草挤出一个笑。

    “既然汪公子是黄特派员的副手,还请坐。”

    汪文洁也不推辞,选了溪草正对面的位置落座。

    “云卿小姐这次前来,想必是为了谢司令。只是汪某不明白,你之前说的与潘夫人合作是为何意?”

    溪草再度纠正他。

    “还请汪公子注意称谓。”

    汪文洁转动着手中的茶盏,声音中带着笑意。

    “你手上并无婚戒,与谢司令顶多算是订婚,这叫少夫人,恕汪某叫不出口。”

    汪文洁外貌清隽,身上书卷气极浓,眼镜片后的眼神温润无害,仿佛你无论和他说什么,他都是好脾性。

    溪草一拳打在棉花上,也再懒得计较这个称呼,逐绕回正题。

    “实不相瞒,我曾和潘夫人相商以物换人一事。我的意思是坐普通火车出了西北地界,再把那件东西交给黄特派员,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可潘夫人似乎并不满意,她提议把东西交给潘大帅,然后西北派出飞机,由黄特派员送我们夫妇一起回雍州。”

    溪草特别强调“我们夫妇”几个字,她执起茶盏,浅浅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我就不明白,明明楼总统派的是黄特派员来冀城处理此事,潘大帅却执意先得手那件东西。即便那件东西是经黄翁之手送到总统之手,潘大帅的功劳也不会少,他却执意亲手交付,是不信任我呢,还是不信任黄特派员呢?”

    “云卿小姐,你这是挑拨离间。”

    汪文洁看了看手腕上的瑞士手表。

    “云卿小姐,我不妨放开了说。淮城的总统先生,想要那件东西,一来是为了打压华夏日益雄起的军阀势力,避免别用用心之辈借机生事;二来,如今日本人在东北起事,公开销毁那件东西,也是摧毁日本人和前朝傀儡的手段。可以说,这件东西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真的是如此吗?”

    溪草才不信他的鬼话。

    “据说汪公子留洋时学的是法律,果真好口才。如若如此,我想楼总统定然不会为了一个象征符号浪费精力,为了我和谢司令的安全,恐怕那件东西还是重新送回雍州或者蓉城更好一些。实不相瞒,就在我上飞机的那一天,雍州沈氏和蓉城谢氏,已经达成了联盟。若这个‘象征意义’能在今后发挥作用,我与谢司令无论结果如何,也不算白来西北一遭了。”

    说完,溪草起身就走,汪文洁叫住她。

    “云卿小姐真是有趣,如果陪谢司令永远留在西北岂非可惜。你就没有想过还有第三条路要走?”

    看溪草顿步,汪文洁双手交握。

    “淮城讲究男女平等,总统府分管文教的厅长还是一位女性。听说云卿小姐在雍州还开班报纸,如果你愿前往淮城,汪某愿意帮小姐向总统引荐,或许,你能在淮城大有所为。”

    言下之意,便是抛弃谢洛白,带着龙脉图和他们一起去淮城交差了。

    溪草牵了牵嘴角。

    “这个橄榄枝很诱人。不过汪公子太抬举我了,报纸,谢司令不便出面,便让我做挂名社长;况且我与表哥感情深厚,怎能做那抛夫之人?汪公子与我似乎话不投机,如此也不耽误阁下时间了,就此告辞。”

    楼下,一折《游园惊梦》已接近尾声,杜丽娘梦醒,才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旖旎的幻觉。

    看着那道窈窕的身影推开木门,穿过游廊,顺着蜿蜒的木质楼梯拾阶而下。汪文洁拿起对面溪草未饮尽的茶,送到唇边饮尽。

    “陆云卿,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雅间的门再度被推开,进来一个穿着长衫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见了汪文洁,立时攒满笑。

    “汪少,不知刚刚您和谢少夫人聊得如何?”

    此人正是总统府的特派员黄国维,现在本该和潘代英在郊外“打猎”。谁能料到他一个正职,竟对副手如此巴结,真正做主的是谁不言自明。

    汪文洁摘下眼镜,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变幻,凌厉桀骜,还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狷狂。

    “龙脉图我要!陆云卿我也要!”

    黄国维双眼不可置信睁大。

    “汪少,可,可她是谢洛白夫人……而且背后还有蓉城谢氏,您,您不要冲动……”

    “如果谢洛白死了呢?”

    汪文洁漫不经心地擦着眼镜。

    “我救出了谢信周的侄女,并把她安然无恙护送回雍州,你说他们会怎么感谢我?”

    汪文杰笑了三声,拍拍黄国维的肩膀。

    “黄翁,只要你能助我做成这件事,总统府的司法厅处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黄国维起初犹疑的眼,在听到这句话时霎时敞亮。

    他是司法厅长汪邑一手提拔的,汪邑举荐他成为特派员,安排独子汪文洁为副手,实际是为儿子今后的仕途铺路。

    作为交换,原本汪邑许诺的条件乃是文教厅处长,虽同为处长,可和有实权的司法厅相比,文教完全是道旁苦李,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黄国维谄笑。

    “此次西北之行,也是汪厅长为历练汪少寻的差事。既然汪少已经有了主意,黄某自是鼎力协助。接下来怎么做,还请汪少示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