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38章长生祸

第538章长生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人能沟通时间长河,从岁月之门踏入长河中,于那浪花中漫步,观看古今和未来的人和事。

    这种人是何其稀少?古往今来都不曾见过,只依稀存在于各种上古传说中,但却随着那个惊艳的大时代一同被葬下了!

    可如今、却一下子就出现了,且一出就是两个,若传扬出去,问世间谁敢相信?

    涉及到时间的法则,触摸到岁月的秘密,这一切都同长生有关,若是让世间的有心人所察觉,将引起多么大的震颤和动荡?

    漫长的岁月中,一部残缺的古法,一篇未曾经过验证的古方,些许疑似天材地宝的花花草草,亦或是破损的古器碎片,每逢出世,没有一次不是搅动了风云,引起了一场席卷天下的黑暗大动乱。

    多少圣地中的老古董,曾搅动了风云,享尽了荣华,受天下万灵尊崇和膜拜,可到头来却厌倦了世间的名和利,毅然归隐,彻底地离去,没有一丝留恋和不舍。

    因为他们不再年轻,将大好年华全都消磨在滚滚红尘中,而今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暮年,忽然感知到了死亡的临近,心中不由得生起大恐怖。

    面对着生老病死的法则,作为蝼蚁和蜉蝣中的一员,问世间谁人能够抗拒和逃避?

    古来多少天骄和英杰,曾年少风流,横推当世,惊艳了一个个大时代,可到头来终究是敌不过岁月的清晰,英雄迟暮,红颜白发,无敌之姿逐渐化为一堆枯骨,只留下一个名字,随风而逝。

    他们不甘心,不想像先贤一样化为尘土,似那荒野中的荚草一样在寒风中枯萎,哪怕是在来年春风化雨时冒出一抹新绿,可那还是他吗?

    不甘心,但却又无力抗拒,只能终年隐藏在深山大泽中的密地里,不见天日,和阴暗为伍,一心破解长生之道,欲将断路给续上,寻得长生的契机。

    他们久未出世,自绝于人世间,以至于人们都以为他们早已陨落,尘归尘土归土,埋葬于悠悠岁月中,成为古史中的某个人。

    而扫尘老道因为武后的逼迫不得不借假死遁去,第一时间就以天道有变之名前往各大圣地中,硬是掘地三尺,活生生将某些老古董给挖掘出来,以天下苍生之名,求得各大道门圣地的一个承诺,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也因此,扫尘老道方才知晓,那些世人怀疑已逝去多年的老古董,大多还活着。

    他们困于寿元的怪圈,却又寻觅不到丝毫长生的密辛,眼看着就要真的化道,心有不甘,在绝望中祈祷,在等待中煎熬,而今若是让他们得知世间有人能够洞悉长生之密,恐怕全都要从阴暗之地爬出来,使出各种手段,哪怕是舍下面皮也要拷问出真相。

    事关重大,涉及到世间的终极秘密,扫尘老道并非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虽心中痒痒得不行,就如同有千万头小鹿在蹦跶,却强行忍住,不敢对玉仙姑动问。

    而屋子里的人,因受到自身修为和眼界的限制,还没有资格接触到这个层次的密辛,只有赵青莲略有所感,昔年曾于偶然间听族中的一位寿元将尽的老古董说过,可也没有深入。

    她是个痴于武道的人,一直以始祖子龙公为目标,追求着能有一天能够效法始祖,武破虚空,而对其余的道与法,均视其为旁门左道,不屑一顾。

    对玉仙姑这样崇尚道法自然的女子,虽然和她的道不相符,甚至是背道而驰,但她并不反感,不过,也不代表就赞成。

    对于那些晦涩难懂的话,她颇不以为然,什么这一世那一世的,绕来绕去,也不嫌累得慌?老娘活在当世,只追求当世无敌,不成功便随风而逝,化为黄土一抷,不作他想。

    星乐自然也听不懂,可对这个美得不像话的姑姑打心眼里喜欢和崇拜,她全身散发着祥和的气息,让人安宁,不再浮躁。

    星乐扑闪大眼,问道:“仙姑姑,我叔叔师父还能再回来吗?”

    玉仙姑面色祥和,眸光如水,道:“这要看他自己的选择,在前世今生中彷徨,在故我和新我中纠缠,没有人能够助他。

    他从未来而至,却看见了过去的我,亲眼见证自己的逝去,亲耳聆听自己的葬歌,也许,他迷失了,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接下来是逆乱轮回、重续故我的路,亦或是斩断过去,轮回往生,在未来寻求最真的道?可未来是不确定的,存在着各种变数……”

    她美目含兮,绽放着智慧的光,睇着星乐看了能有一盏茶的时间,浅浅一笑,道:“好了,星乐,一切随心,不要再指着了!你是个有福的人,未来不可限,我原本对你师父能不能逃过一劫并不乐观,可从你身上却看到了希望,他是你的护道者,一定会回来的。”

    “真的吗?”星乐开心地大叫,长长的睫毛抖动间,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滚落。

    “用你的心去欢呼他归来吧!”玉仙姑道。

    此时,离赵无敌昏厥已经过去了七日,上官婉儿不能久离武后,已在第二日就带着大多数御医们回到了皇城。

    这七日,对于太平公主来说,不啻于是七年那样漫长,她日日都沉浸在煎熬中不能自拔,并将一切都归结于自身,是她的命中带有不详和凶煞,才给大郎带来了噩运。

    是的,她就是一个不详的人,命中和亲人犯冲,而今想想,自打她出世以来,身边的人一个个逝去,大多都不是善终。

    父皇终日被头疾所扰,故去的时候也不过刚刚五旬,四个兄长中,最年长的两位相继自戕,第三位璟皇兄被圈禁在武陵,最小的煜皇兄被母亲推上帝位,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不知哪一天就有噩运降临。

    最让她伤心欲绝的,是她的如意郎君薛驸马,两人自成亲以来相亲相爱,感情极好,曾立下誓言相约白头,一起走到那天地的尽头,可一朝梦碎,斯人已去,就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至于李唐皇室的宗亲,遭逢厄难的就太多了,数不胜数,以至于让她的心都麻木了,泪水都已枯竭,心碎了一地,再也没有血可流。

    可如今,她的大郎也遭逢了劫难,让她情何以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