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27章拜见公主

第527章拜见公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棒高举,却轻轻放下!

    整个盗马案中,但凡有牵连着,赵无敌无罪释放,武承嗣禁足一月,武嗣宗罚俸一年,黄志杰无功无过,只有一个洛阳尉唐纵做了替罪羊,被罢免官职,贬去定鼎门做了一个小小的城门郎。

    而无视宵禁、夜闯京兆府的太平公主和房遗则,武后都没有提及,更加谈不上处罚了。从中可以看出,武后不想将此事闹大,而是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手段,将盗马一案给摁下了。

    这也不难理解,因为此案中涉及到了太多的权贵,且大多与她有瓜葛,一边是娘家侄儿,一边是亲生闺女,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谁都心疼。

    武后如此处置,让黄志杰脱离了风口浪尖,哪里还敢叽叽歪歪,连忙满口答应,并大拍马屁,山呼圣明!

    ……

    大朝会结束以后,黄志杰急匆匆赶回了京兆府,无暇顾及哭丧着脸的洛阳尉……现在是城门郎唐纵,跑到签押房中,将好消息告诉了赵无敌。

    面对如此结局,赵无敌倒也没有欣喜若狂,整个人显得很平淡,让黄志杰佩服不已。此人虽年轻得不像话,可就冲这份养气功夫,可知其绝不是池中之物,他日必将飞黄腾达。

    既然事情已了,赵无敌就向黄志杰告辞,牵着青玉奴出了京兆府,就看见了眼中布满血丝的赵不凡。

    太平公主昨夜虽在房遗则的劝解下回府,可到底是心中不踏实,辗转反侧,一宿未睡,今日一大早就把赵不凡给打发出门,让他来京兆府守着,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回去禀报。

    武后虽然一向宠溺于她,可她也不敢夜闯皇宫,而武后今日要临朝议政,其后还要处理各种政务,要想进宫求救,怎么也得要等到午时以后。

    好在武承嗣也要参加大朝会,倒也不用担心他使坏,而等她进宫告诉了母后,以母后对安姑姑的情分,断然不会让赵无敌有事的。

    赵不凡张着大嘴,喜极而泣,哽咽着道:“叔父,您老人家可出来了,都是小侄没用,让您受委屈了!”

    赵无敌蹙眉道:“一大早哭哭啼啼成何体统?且还是个老爷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也不怕人笑话!那个,昨日之事,家主知道吗?”

    赵不凡止住悲声,拿大手擦了一把脸,摇摇头道:“不知,要不要小侄让人去禀报一声,以免她们挂念?”

    赵无敌想了想,摇头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让她们以为某昨夜宿醉未醒,夜宿公主府吧!”

    常山赵氏本就和武承嗣之间有过节,眼下武后登基称帝在即,武承嗣即将成为新朝的新贵,若不出意外,将贵为“魏王”,此时和他闹得太僵并不合适。

    “叔父这是没事了?接下来是回老宅还是去公主府?”赵不凡问道。

    “昨日就是公主不相邀,某也要前去拜见的,索性就此前去吧,也省得来回折腾。”赵无敌道。

    他索性就骑着青玉奴,同赵不凡一起打马飞奔,朝公主府而去。

    太平公主府中,太平公主已梳洗完毕,精心打扮了一番,并让人备下车马,只待午时一到,就要入宫去求见武后。

    就在她瞧着沙漏心神不定的时候,女官李婕一脸喜色地进了屋子,抢声道:“公主,公主,大喜,赵家大郎来了!”

    太平公主先是一愣,随即眸光灿灿,脱口而出:“大郎来了,在哪里?”

    随即又觉得不妥,太过于孟浪,有失她的身份,于是收敛心情,吩咐道:“李敏,速让人准备酒宴,本宫要宴请赵旅帅!李婕,去将赵旅帅请来!”

    二人应声而去,不多时,在赵不凡的陪同下,赵无敌来到翠玉堂中,躬身拜下,慌得太平公主上前伸手欲扶,却因心中慌乱,不小心踩了自家的裙裾,整个人朝前摔去……

    赵无敌正在躬身行礼,忽然间一阵香风扑鼻而来,连忙抬头一看,大惊失色,身影一闪,已来到太平公主身前,伸出两手轻轻扶住她的玉臂。

    太平公主眼看就要跌倒,心中本是又怕又羞,不想在在乎的人面前失态,突然间传来一股柔和的力量,轻轻松松卸去了她朝前的冲击之力,让她得以站稳了身子。

    她惊魂稍定,美目扑闪,却只见那个冤家立身于面前,貌似又要行礼。

    她不由得嗔道:“都是你,害得人家差点跌了一交,如今又来了,人家不理你了……”

    赵无敌尴尬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至于赵不凡和李婕则是低着脑袋在地上寻找蚂蚁的踪迹,就连小小也目瞪口呆,张着小嘴巴,一时忘记了合上。

    太平公主也察觉到了不妥,不由得羞红了脸,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太没脸了!

    她刚刚的语气既娇又嗔,宛若一个怀春少女冲小情郎撒娇,可她如今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再扮嫩的确不合适。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借以掩饰尴尬,冲小小吩咐道:“将大郎的家书拿来,就在我的梳妆盒里。”

    赵无敌眉头一挑,惊问道:“是家父写的吗?”

    太平公主美目中浮现一抹不忍,但还是忍着没有提前告知,而是浅浅一笑,道:“日前,本宫让赵侍卫长前去扬州公干,顺便去府上拜访,尊夫人写了封家书,本宫本欲托人带去朔方,可听朝廷下达了班师的命令,也就没有再托人转交,今日正好当面交给大郎。”

    赵无敌冲赵不凡问道:“十七郎去了家中,可曾见过家父,不知他老人家可好?”

    “这个……”赵不凡不敢直说,拿眼看着太平公主,一个劲地求援。

    太平公主长叹一声,凄然道:“大郎,你要有心理准备……还是先看家书吧!”

    一股强烈的悲伤之意从体内不知名的地方浮现,瞬间弥漫开来,充斥了每一个细胞……

    赵无敌被悲伤的情绪笼罩着,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就连每一根发丝都散发着悲伤和凄凉气息,其间还有一股怨念弥漫,让太平公主的心都碎了。

    心伤和悲凉,一阵阵弥漫开来,越来越浓郁,渐渐地都化不开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