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26章武后断案

第526章武后断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后也不知是真是假,有意将刺客交给武承嗣来审问,以群臣看来本是一种器重和恩典,谁料到却将武承嗣给吓晕了!

    来俊臣火辣辣地盯着刺客,时不时地扫一眼武承嗣,心里头十分不屑与鄙视。

    武后美目中闪现出凌厉的寒芒,扫了一眼晕倒在地的武承嗣,却没有让人传御医上殿救治,而是挥挥手,道:“将刺客带下去,送到御史台,交给来俊臣审问。”

    来俊臣目光如火,兴奋莫名,连忙上前“谢恩”。

    他已经闲了好长时间,每日里看着御史台中关押着的小猫三两只,心里难受得不行。

    他认为,作为一个酷吏,长时间没有犯人拷问,没有大案要案可查,那是一件多么折磨人的事情?简直就是要人命。

    而今,终于逮到一条大鱼,可以大展拳脚,尽情地折腾,再看其结实的身板,不羁的神情,端的是一个上佳的试验品,可以让他尝试近日闲来无事想出的几手绝活……

    刺客被带下去了,刺杀突厥小可汗忽必利一事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群君臣继续议事。

    至于朔方一战的战功,武后没有等宰相们扯皮,直接一锤定音,将昨日房遗则所请告知群臣,并交代由房遗则迎接秦怀玉一行,并主持封赏大典一事。

    武后一言而决,宰相们都是老滑头,岂能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于是纷纷闭嘴,不敢再叽叽歪歪。

    群臣心中纳闷,因为一般情况下,按照惯例,对于出迎凯旋的朔方将士的人选,得由一名亲王领衔,再辅以至少一名宰相,而今却没有提到亲王人选,而是以兵部尚书房遗则出迎,似乎在规格上有些低了。

    眼下的大唐,李氏势衰,武后和高宗所生四子中,死了两个,剩下的除了那位战战兢兢的皇帝,就只有一位被圈禁在武陵的“前皇帝”,而以武后的行事风格,自然不可能千里迢迢地去宣他回京。

    除此以外,在神都还有一些李唐皇室子弟,不过,在武后多年的努力下,李唐这棵参天大树已经凋零了,亲王一个不剩,只余下寥寥无几的嗣王、郡王,且一个个缩在府中,惶惶不可终日,哪里敢主动请缨出迎?

    不过,即便是没有合适的皇家人选,但好歹不缺宰相吧?政事堂的诸位宰相中,不乏心向武后者以及老奸巨猾的墙头草,另外,不还是有一个武承嗣吗?

    人们心中怀疑,可却不敢开口。

    大朝会继续进行,以宰相为首,又断断续续向武后请示了一些各地的奏报,有好有坏,但却俱都是平常事,并不难决断。

    该说的都说了,人们纷纷归位,但却没有宣布罢朝。因为包括武后在内,差不多所有人都在看着京兆尹黄志杰,让他压力倍增,如坐针毡。

    黄志杰深深地吸一口气,在群臣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出列,朝武后躬身奏报:“启奏天后,昨日武相向京兆府举告朔方边军旅帅赵无敌夜潜相府,盗走武相的一匹大食宝马,洛阳尉唐纵将一干人等带回京兆府,臣不敢怠慢,连夜升堂问案。

    可那赵无敌却矢口否认,称其从未去过相府,就连武相府邸在那个坊子都不知晓,被称武相指认的那匹马也并非大食宝马,而是来自极北之地的寒血宝马,乃是突厥小可汗忽必利的坐骑,被他所俘获。

    臣左思右想,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因此暂时将其羁押在京兆府中,以待今日奏请天后,让忽必利小可汗去指认一番,好将此案给弄个水落石出,给双方一个交代。”

    武后乜了武承嗣一眼,见他虽然依旧瘫倒在地上,紧闭着眼睛,可那眼皮明明在跳动,显然是早已苏醒,只不过是心中有鬼,不敢直面黄志杰的指证,方才装死,好借此逃脱。

    哎……武后心中不禁弥漫起一股悲凉和落寞,上苍何其不公,为何将一群猪狗赐予她武氏一族?

    对于武承嗣心中的打算,武后是了如指掌。无非就是赵无敌不知为何得罪了他,从而让他念念不忘,想方设法地算计,欲扳回颜面。

    武承嗣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东西,保持都不带隔夜的,先是觊觎人的宝马,硬是拉着武嗣宗无中生有地寻个借口,污蔑赵无敌盗了他的宝马,从而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

    可谁料到黄志杰不鸟他,加上有太平的胡搅蛮缠和房遗则的介入,将真相给差不多揭露出来,就差忽必利的指认了。

    这下子他慌了,眼看着阴谋就要败露,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让门下的异族高手夜潜鸿胪寺,想逼迫忽必利就范,伙同他一起做伪证。

    武后一直在关注赵无敌,以内卫的手段,对武承嗣的这些小伎俩还不是手到擒来?最后,由铁面先生亲自出手,费了一番手脚,方才将那异族大汉给擒住。

    武后怒其不争,决定对其狠狠地敲打一番,因此将那异族汉子直接给押到万象神宫中,带到武承嗣面前,可谓是图穷匕见,将武承嗣给吓晕了!

    可武承嗣毕竟是她的娘家侄儿,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武承嗣有错,她可以打可以骂,但却不能交给朝臣公开处理,否则,丢的就不止是武承嗣的面子,还包括她和整个武氏一族的面子。

    武后意味深长地看了黄志杰一眼,缓声道:“黄志杰,朕已经着人问过了忽必利,那匹寒血宝马名唤青玉奴,的确是他的坐骑,在朔方被赵无敌缴获。

    至于武承嗣府中丢的马,本就和赵无敌无关,是他今日太过劳累,以至于眼神不好,看错了。

    你回京兆府以后,迅速了结此案,将赵无敌礼送回府,不可怠慢。

    洛阳尉唐纵,未经查证,行事草率,以至于让有功之臣蒙受不白之冤,着罢去洛阳尉一职,迁城门郎,去定鼎门听用。

    武嗣宗,罚俸一年。

    武承嗣,念其身体有恙,准其归家修养一月。”

    对武承嗣举告赵无敌盗马一案,黄志杰头疼了一宿,也没想到一个万全之策,可武后挥手间就一言而决,将之了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