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11章冲冠一怒为何人

第511章冲冠一怒为何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队骑士,能有三百余人,跨下俱都是上好的战马,身着襕衫,腰系宽带,手中提着雪亮的横刀,划破了渐浓的暮色。

    马踏长街,蹄声隆隆,簇拥着一辆清油车,车前挑起一道官幡,上书两个大字“太平”。这两个字有一种魔力,在神都城中可以震慑宵小,诸鬼避忌。

    车轮滚滚,蹄声隆隆,所有人全都眸光冷冽,和雪色长刀交相辉映,散发出浓郁的杀气,几近实质化,让沿路的巡街武侯们心惊胆战,不敢上前。

    夜色降临,即将进入宵禁时分,武侯们是按照日复一日的惯例进行最后的清街,好按时进行宵禁。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无非就是催促迟归的商贩和小民用点力气走路,赶紧滚回自家的坊门中,别在大街上碍眼。

    遇到高门大户人家的车马,则低头弯腰陪着笑脸,恳求人家怜惜他们的不易,或早点归家、或就近寻个欢场过夜。

    至于那些无家可归者,武侯们可就不会客气了,一个个如同凶神恶煞,上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将他们就近赶入一处坊子里,顺便板着面孔将坊门前的坊丁训斥一顿,让他们好生看住那些乞索儿,若夜间发生了什么偷拿扒窃之事,少不得要拿他们是问!

    可当他们遇到太平公主府的大队侍卫时,立马就怂了,没有一人敢提起宵禁二字,全都夹着尾巴逃窜,躲到拐角处偷偷张望,同时,不停拍打着小胸脯,大口喘气。

    兵部主事杜平得到狐朋狗友的相告,勃然大怒,一掌就将面前上好的花梨木卷耳长几给拍烂了,随即大喝一声:“来人啦,束甲,背马,点齐府中青壮,抄家伙,虽某家去京兆府!”

    他的夫人虽也是世家女,并非没有见识,可也不曾见过这种阵仗。这里可是神都,不是塞外边地,自家夫君是要干什么?莫非是要……造反?

    杜夫人想到这里,心跳动得太猛烈,就快要从嗓子眼里窜出去,夹着眼前一黑,脑袋一歪,晕了过去,惹得一屋子的丫鬟仆妇手忙脚乱,吵吵嚷嚷,鸡飞狗跳。

    杜平和夫人感情一向很好,称得上是伉俪情深,可如今却也顾不上了,吩咐丫鬟仆妇立即去唤医士救治,便依然夺门而出,要率领府中精壮去大闹京兆府。

    可他刚刚出了院门,却再也无法挪动脚步,因为他老娘正拦在前方,凛声问道:“吾儿做此打扮,且行色匆匆,不知欲去何方、所为何事?”

    杜平乃是杜构之子,其父已亡故多年,其母对这个心思粗鲁又为人豪迈的幼子不甚放心,遂离开了祖宅,搬到幼子家中,好日日提醒,免得他犯浑。

    杜平是个大孝子,对母亲极为敬重,平日里只要是母亲的话,从来不敢不听。

    可今时不同往日,赵无敌遭武承嗣陷害,已被带回京兆府,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就是他这个粗人都能猜到。

    武后登基称帝已势不可挡,勋贵联盟的日子越发得艰难,只能虚与委蛇,以徒将来。可纵观联盟中的各色人等,大多已垂垂老矣,哪怕是如他和秦怀玉这一拨,待到熬到武后归天的时候,也无力扫荡乾坤,还寰宇一个清净。

    而勋贵阶层第四代中,纨绔倒不少,可要说能有力挽狂澜之姿的惊艳之才,说实话,就算是他这一对牛眼,看遍了神都内外,也愣是没看出来。

    未来该依靠谁来扫清武氏一族,斩尽魑魅魍魉,还天下一个太平,让天下重归李唐?

    这个问题困扰了勋贵联盟多年,却一直无解,直到接到秦怀玉的书信,将赵无敌之事告诉了他们。

    是夜,神都城中多少大人物屏退家人和奴仆,将自己个关在书房或密室中,时而狂笑,时而痛苦,在疯狂中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在遥远而枯寂的北地,一个少年弹指间就让突厥铁骑灰飞烟灭,勾勒出一副惊艳万古的画卷,征服了无数老家伙的心,给了他们希望。

    因为有了赵无敌,未来就还没有让人绝望,他们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也有了和武氏一族斗下去的底气。

    可如今这个未来的希望即将要被武承嗣掐灭,杜平如何能够冷静,若此时他为了明哲保身置之不理,那么他还是人吗?

    杜平长叹一声,接着又深深吸了口气,弯下身子恭声道:“阿娘,孩儿并非是要去寻事,而是大义使然,不得不为!今赵无敌遭武承嗣陷害,被押往京兆府,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儿焉能置之不理?”

    杜老夫人眼神一凛,眸光锐利了许多,沉声问道:“赵无敌……莫非就是秦老二所说的那个少年郎?”

    杜平点头称是。

    杜老夫人眉头一挑,赞道:“赵无敌,英雄也!年少而多谋,两把火将突厥大小可汗给烧得七零八落,有大功于国,更有大恩于北地苍生,可谓功德无量。

    他不忘恩情,不远千里赶来神都,击败了吐蕃使臣,解了太平公主的厄难,可谓有情有义。

    如此有情有义又有勇有谋的少年郎,千百年不世出,而今却遭遇厄难,吾儿要去,吾不阻拦!”

    杜平见母亲并不是阻止,便要拜谢母亲而去,却又被喊住:“平儿,汝祖父多谋善断,汝父虽不济,却也算是满腹文章,可为何到了你……怎么就成了一个不动脑子的粗杀汉呢?

    赵无敌有难,作为勋贵一脉,吾儿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可是,为娘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就凭你想摆平此事,将赵无敌救出牢笼,还不够格。”

    杜平茫然了,不敢反驳母亲的断语,也无从反驳,因为母亲所言的确有道理。

    武承嗣是当朝宰相,又是武后最亲近的娘家侄儿,背后是整个朝廷新贵武氏一族,以及那些蚁附于武氏的墙头草。

    而他只不过是兵部司一个主事,不说和武承嗣相比,就是京兆尹黄志杰的品级都要远高于他,照样可以不鸟他。

    难道他真要带着人去京兆府强行将赵无敌给抢出来?

    强行冲击京兆府,且当着当朝宰相的面,这和造反也没啥区别了。

    可问题是,他杜平敢造反、又有能够能力造反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