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09章杀心起

第509章杀心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夕阳即将西下,横亘在远山之巅,因为不舍而做最后的疯狂,以身化火种,将西边的天际给点燃,一时间、各种霞光飞舞,就连神都城都多了一层绚烂而又悲壮的色彩。

    长街笔直,宽敞又空旷,因为大批武侯和金吾卫将士的聚集,太过于显眼,南来北往的行人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自大老远的地方就纷纷绕行,宁愿多走些路途亦或是进入逼仄的小巷,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因为赵无敌的“示弱”,甘愿随唐纵去京兆尹衙门,了断关于一匹马的纠风,让武嗣宗心眼活了,以为他屈服于权势,从而心生歹念,从背后下脚,找回失去的颜面。

    赵无敌没有回头,依然在夕阳下从容迈步,似乎并不知道有人要谋害他。而唐纵虽然看见,眼神一亮、转眼间却又黯然了,低着脑袋,装作没看见。

    武嗣宗如兔子蹬腿,不遗余力,一脚蹬在赵无敌的大腿后侧,没有听见骨头断裂的脆响,也没有看见小白脸扑倒在地的狼狈,而踢人武嗣宗却惨叫一声,如同迫不及待的夜枭提前出世,唱起夜的葬歌。

    一切不过是刹那之间,就只见武嗣宗朝后方飞了起来,且越飞越高,大有追逐西天的红日、将其给挽留的意思。

    “轰!”

    音波浩荡,尘土飞扬,武嗣宗坠落长街,仿佛全身的骨头都碎了,惨叫声无休无止,大有将整个神都城中的夜猫子都给招呼而来的架势。

    武承嗣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蠢货,挥挥手吩咐从人寻块门板将他给抬走,赶紧去找个医士给瞧瞧。

    他长叹一声,忽然从内心深处泛起一阵悲凉之意,渐渐地弥漫开来,将他整个人都给淹没……

    想我武承嗣一心为了武氏一族殚精竭虑,操碎了心,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目的无非是想帮助姑母创建一个不朽的皇朝,如那贏秦、刘汉和李唐一样,让天下永远姓武,直至永恒。

    可这条路有多艰难,不仅外人不知,就连同为武氏一族的子弟都不理解,还以为我武承嗣有私心,为了能在姑母百年之后继承大统而行的阴谋诡计……

    另外,上苍也不垂怜武氏,家族中尽出一些奇葩和废物,比如那不战而逃的武懿宗,还有这个比猪还蠢的武嗣宗,难得有一个明白人武三思,还是个小肚鸡肠的货色,一心要搞窝里斗,真是让人无奈。

    呜呼哀哉,悠悠苍天,其何人也?

    武承嗣心中尽是萧瑟和落寞,以至于都懒得和赵无敌计较,神色复杂地扫了他一眼,便钻入了车中。

    唐纵一看武相都没有追究,更加不会没事找事,挥挥手让武侯们继续上路。

    那些金吾卫将士可不同,他们的首领是肖郎将,而武嗣宗虽然是金吾卫将军,可并非他们的直系上官。

    金吾卫分左右两卫,出了大将军以外,还各有两位将军,各自统领一半兵马。肖郎将的这一部兵马并不归武嗣宗统领,刚刚只不过是碍于面子,方才为他出头,而今武嗣宗都不见了,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就要看肖郎将的意思。

    武承嗣虽然是政事堂宰相,但却没有统兵之权,还干涉不了金吾卫的事情。

    而且,肖郎将也看了有一阵子了,大体也明白了此间的隐情,同时,当他明白这个小白脸竟然是一手造成了突厥铁骑折戟沉沙、迎来朔方大捷的少年英雄时,不由得起了维护之心,不忍见其折损在武承嗣这种奸佞小人之手。

    他是金吾卫郎将,不可能干出当街杀官的事情,可又不放心让赵无敌独自前去京兆尹衙门,为贼所害。于是,把心一横,也顾不得巡查官员的风纪,大手一挥,跟在赵无敌身后,美其名曰要去看看热闹。

    赵无敌行走在夕阳下,一袭青衣随风舞动,霞光泼洒在他的身上,如一朵青云般出尘,好像并非是被押解前往京兆尹衙门受审,而是去赴太平公主的夜宴。

    事实上也没有人敢押解,武侯们四散开,靠他最近的都至少有四五尺之遥,每个人的眼睛都看着别的地方,不敢与他对视,生怕惹怒了他,到时候保准比武嗣宗还要惨。

    这还是人吗?没有动一根手指头,就将武嗣宗差不多给废了,若是挨他一拳一脚,那该有多恐怖?

    一行人来到京兆尹衙门中,正在为是先收监还是立马将京兆尹黄志杰给寻来升堂纠结时,就只见满头大汗的黄志杰一路小跑着赶来。

    武承嗣一行的动静闹得太大,远远瞧热闹的人群中不全是升斗小民和商贾,多的是换了衣服趁着休沐之日呼朋唤友前来温柔坊找乐子的官员。

    而这些官员中,什么派系都有,自然也有和黄志杰关系不错的,立马派家奴前往黄志杰府上告知事情,让他早就准备,以免措手不及之下落了不是。

    黄志杰大口喘气,满头滴汗,没工夫寻唐纵的麻烦,连忙上前向武承嗣问安。

    武承嗣冷着脸,哼了一声,随即一口咬定赵无敌是偷马贼,偷了他的大食宝马,让黄志杰早早了结此案,将贼子绳之以法,弘扬律法之公正。

    黄志杰瞅了青玉奴一眼,心中在狠狠地骂娘,大骂武承嗣不要脸,可武承嗣眼下是武后跟前的红人,又拜了相,不好也不敢得罪。

    他暗暗庆幸,在听到友人相告以后,立马就派人前去太平公主府上,告知公主殿下,他一定会尽量拖延时间,以待公主殿下的来临。

    既然武承嗣一口咬死,且大有逼迫黄志杰不经审问就将赵无敌给就地正法的意思,可黄志杰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如他所愿。

    且不说此事牵连到太平公主,就算是退一万步讲,赵无敌真的偷了你武承嗣的马,大不了就是处以罚金,外加一顿板子,再流放三千里,并不至于砍脑袋。

    黄志杰陪着笑脸婉拒了武承嗣的提议,并立即吩咐升堂问案,且坚持按照规矩来,一点都不带含糊。

    京兆尹升堂问案,自有其相应的规格,乃是朝廷的法度所订立,虽然繁琐,但别人也无法指责。

    可问题来了,今日是休沐日,百官休憩一人,京兆尹衙门也不例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