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07章入木三分

第507章入木三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大将军帐下赵无敌?

    这个名字对于唐纵来说并不陌生,市井中曾传颂,朝堂中更是议论纷纷,想装作没听说过都难。

    数月前,突厥来犯,铁骑寇边,整个北地狼烟滚滚,生灵涂炭,就连西边的吐蕃都趁火打劫,兵临安西四镇,一时间大唐是危机四伏,风雨飘摇,上上下下全都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秦怀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力挽狂澜,将突厥大军打得落花流水,折损大半,而其中就和一个叫赵无敌的旅帅有大关联。

    据闻其人很年轻,可当赵无敌出现在他面前时,唐纵还是有些意外,因为太年轻了,简直就是一个半大娃子,且太过于清秀和俊美,怎么也和一个杀伐果断的将才不沾边。

    “那个,唐县尉,某等可以走了吗?”赵不凡不耐烦地问道。

    “走,那个,这个……”唐纵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看着武嗣宗,眼中全都是问询……

    武嗣宗被赵无敌给震慑住了,即便是唐纵到来,武承嗣出面,他也没敢趁机溜走,依然留在原地。此时见唐纵相问,连忙道:“当然,当然,都是小误会,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可不能让公主久等,不如各走各路,就此告辞。”

    他巴不得赵无敌赶紧滚蛋,可不想再和这个小白脸挨在一起。

    唐纵见武嗣宗不想多事,正中下怀,高声道:“赵侍卫长,既然如此,那就请回府……”

    “大胆!放肆!”唐纵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武承嗣的呵斥声:“唐纵,你这个洛阳尉就是这样办差的?遇事不问对错,只知道畏惧权贵,一味地和稀泥,充老好人,眼里何曾有半点朝廷的法度?”

    武承嗣虽然在岭南荒废了多年,可的确有做佞臣的天赋,将朝堂中的那些伎俩玩得熟稔无比,比起那些老贼毫不逊色。

    寥寥数语,就给唐纵扣上了一顶大帽,其重如山岳,将唐纵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若是此话传到武后耳中,一怒之下将他去掉朝服,流放三千里,都算是幸运了。一个不好,落在来俊臣手中,呵呵,那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保不齐还要搭上全家老小。

    他怕了,不能不怕,也不敢不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奈何奈何?哎,两害之间取其轻,当下一个是太平公主府的侍卫长,一个是政事堂的宰相,唐某为了家人,也只能先顾着眼前了……

    唐纵按捺下心中的不甘,强行将良知和正义给挤在角落里,将谄媚化在笑容中堆满脸上,小跑着来到武承嗣面前,矮下身子问道:“武相有和吩咐?”

    唐纵的上道让武承嗣心中稍稍舒服了一些,喘了一口粗气,眼睛狠狠地盯了一下赵无敌,那份阴毒和狠辣,太可怕了!恨不得以眸光化神剑,将那小白脸给刺个稀巴烂。

    这个小白脸太可恨了!

    你好好地做你的小白脸,没事在太平面前卖卖萌,不好吗?没事去给秦怀玉出主意折腾突厥人干什么?还有,昨日你丫又不安分了,竟然跑去白马寺将吐蕃小和尚给打败了,救了太平那骚货,结果让本相丢尽了颜面,被姑母给好一顿揍。

    你既然得罪了本相,那么你就死定了,因为“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而本相就是小人,如假包换的小人,睚眦必报,变本加厉,报仇都不带隔夜的,而今隔了一夜,已经是破天荒了!

    他眼角一扫,从青玉奴身上扫过,眼中绽放贪婪的光,极为炽盛和夺目,同时,神念一转,闪现一个恶毒的主意,不由得乐了。

    武承嗣收敛神光,装出一副淡然样子,却充满威严,道:“唐纵,看见那匹马了吗?就是那匹浑身如青玉、氤氲流淌的青骢马。”

    唐纵点点头,不明所以地道:“下官看到了!”

    “那是本相数日前化重金从西市胡子手中购的大食宝马,可不想却在昨日失窃了,如今既然出现在此,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就不用本相教你了吧?”武承嗣张口就说谎话,老脸都没有一点点泛红,仅仅是轻轻咳嗽几声,可见其脸皮比起神都城墙也不遑多让。

    唐纵略一思索,眼神以次从赵不凡、赵无敌和青玉奴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武承嗣身上,一脸地不信,可在武承嗣凌厉的眸光威胁下,还是败下阵来,违心地说道:“武相的意思下官明白了,此人偷窃了武相的大食宝马,如今被武相看到了,接下来下官自会查明实情,替武相追回宝马。”

    武承嗣一瞪眼,不满地道:“糊涂,什么叫本相的意思?这就是真相,是你唐纵查出来的,缉捕了盗匪,维护了神都的治安,本相自会向天后禀明一切,不让唐县尉的辛苦被淹没的。”

    先凌之以威,再视之以恩,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打一巴掌,再给一粒甜枣”,才是高明的驭下之道。

    唐纵不由得暗暗吐槽,将武承嗣列祖列宗都给鄙视了千万遍。武承嗣很明显是要借他的刀杀人,自己个得了宝马,除掉了敌人,但却将麻烦套在他头上,让他这小身板承受太平公主的反击……

    从武承嗣说出大食宝马的时候,唐纵就明白了,所谓的盗窃宝马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因为那匹大青马根本就不是产自大食,既然连马都分不清,那么买马就是谎言无疑,其目的无非就是想借此打击对方。

    至于这小白脸为什么会成为武承嗣的眼中钉,让武承嗣非得治其于死地,唐纵纵然是想破了脑壳也没弄明白。以他们二人的身份,本该是没有任何的交集,除非……武承嗣垂涎太平公主的美色,欲一亲芳泽,却苦无机会,而今遇到太平的入幕之宾,恼羞成怒之下,才一心要下死手。

    他想通了其中的各种龌龊,可那又如何?哪怕他有心示好太平公主,可武承嗣就杵在眼前,如何能过了今天这道坎?

    他不敢忤逆武承嗣,但也不愿将太平公主给得罪死,无奈之下,灵机一动,想到了为官之道中的第一条真言:“拖字诀”!

    一个拖字,是数千年来无数先人用血和骨换来的经验和教训,而今,却成了唐纵的唯一选择,不得不说,很痛苦也很无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