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98章壮哉我大唐男儿

第498章壮哉我大唐男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上官婉儿博闻强记,办起事来又是恪尽职守,可以说每日里政事堂转来的各种奏章都在她心中装着,根本就不需要去查找。

    她见武后询问,都不带考虑的,立即躬身回道:“回禀天后,这几日政事堂转呈的奏章中,并没有来自朔方的。”

    这就奇怪了!莫非只是一个碰巧和赵无敌同名同姓之人?大唐天下之大,疆域万里,山川无数,人口何止千万,有那么几个同名同姓之人也并不奇怪。

    武后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可心中却依然有些失落,眉头低锁,两手附在背后踱来踱去……

    正巧此时有内侍进来禀报,说是兵部尚书房遗则求见。

    房遗则此番进宫并非是为了赵无敌之事而来邀功请赏的,事实上他自打赵无敌走了以后,就陷入各种忙碌,就连杜平带回的附有武承嗣批复的文书也只是匆匆一瞥,便随手给扔到一边,继续忙着手头的公务。

    因此,老头子对赵无敌的英雄事迹是一无所知,不过,他此番进宫求见武后之事,说起来也和赵无敌有那么点关系。

    他是大唐正经八百的兵部尚书,可不是那种“检校”的虚职可以比拟的。虽没有直接调动和统御兵马之权,可只要是事关大唐百万大军的大大小小事务,都要经过他的手,少了他的亲笔画押还真就不算数。

    百万大军,将校无数,每日里将发生多少事情?加上兵部本部大大小小的事务,就够老头子喝一壶了。可这还不算,暗中还有兵部侍郎阴士鹫的掣肘,私下里纠集一批亲信,给他使绊子,拖后腿,老头子为了不出差错,兢兢业业,不敢懈怠,可把他给累坏了!

    眼下秦怀玉即将凯旋,近万将士已离神都不远,可事关朔方将士的考功却还没有定论。政事堂的一辈子宰相扯来扯去,却因为武承嗣的搅局,都快一个月了,一直定不下来。

    大军即将回京,将士的功劳却还没有定论,如何对得起那些流血流汗的好男儿?待到大军回京之日,届时一个不好,岂不是要引起骚乱?

    面对政事堂的扯皮和推诿,武承嗣的刁难,房遗则怒了,他拍案而起,怒发冲冠,在兵部中将武承嗣和诸位宰相痛骂一顿,那份威风让整个兵部上上下下噤若寒蝉,如坠冰窟,就连一向对着干的阴士鹫也偃旗息鼓,不敢触他的霉头。

    房遗则被逼到了悬崖边,退无可退,只好奋起一搏,豁出去了!

    他是房玄龄的嫡子,乃是开国勋贵一系第二代中为数不多尚在世间、且留守朝堂执掌实权的大佬,可以说是老牌勋贵中的一面旗帜,而今他们这一系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压和排挤,如果不能借助秦怀玉此番的泼天大功争取更多的利益,那么不如舍弃这个位置,回家含饴弄孙来得逍遥自在。

    房遗则决心已定,要学楚霸王破釜沉舟,做那最后一搏,不成功,便成仁,也不愿再窝囊地虚与委蛇。

    他不再指望政事堂的那帮子明哲保身胆小如鼠的家伙,立马让人备马,直奔武成殿,请武后钦定。

    房遗则所请,越过了政事堂,本不合规矩,可武后就不是一个恪守成规的人。

    她近日心情不爽,其间就有对政事堂的不满意在内,认为政事堂的宰相都是一群老滑头,既不能为她排忧解难,也不会为她干脏活,遇事推诿,尸位素餐,有心来一番大清洗。

    朔方将士为她挣得了荣耀,避免了四面楚歌的局面,是有功之臣,无论怎么优待和封赏都不为过。

    可这些宰相们为了各自的小心思,都想从中讨些好处,为自家门生故旧多谋些福利。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武后也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道理,只要不过份,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如今也太过份了,秦怀玉的大军都快抵达长安了,而朝中衮衮诸公却连一个功劳的考校都没有定夺,岂不是让三军将士寒心?

    她接过上官婉儿递来的功劳簿,厚厚的一大叠,有魏文常记录并整理、秦怀玉附笔的原本,也有兵部重新整理并由房遗则备注的最终版本,每一笔都有理有据,清清楚楚。

    武后看得很仔细,一页页翻过,时而指着某一笔问起房遗则,以至于差不多花了一个时辰方才看完。

    房遗则特意另行写了一个汇总,将朔方之战的功劳做了一个总结,其中清晰地写着:秦怀玉部先后杀敌约十五万骑,俘获突厥小可汗忽必利,战马六万七千余骑,牛羊……

    对于杀敌的数量,房遗则自然知道其间有些水分,可普天下的边军谁不是这么干的?剿灭数百散兵游勇就是杀敌无数,攻破几座镇子就是连拔数城,相对而言,秦怀玉的水分算是比较少了。

    其实,对于朔方之战的真相,武后早就召武攸暨仔细询问了,以武攸暨的性子,在他姑母面前可不敢有半句隐瞒,就连忽必利是赵无敌所擒然后让给他都抖落出来。

    朔方之战,小可汗忽必利部出动了五万余骑,差不多全军覆没,其后默啜亲率十万铁骑奔袭朔方,估摸着劫后余生着不过两万余。

    以此推测,秦怀玉部足足杀敌接近十三万,而他们所报的也不过十五万,已经算是良心数字了。

    武后将功劳簿轻轻搁在御案之上,提笔在房遗则的汇总文书上写了一个朱红的“准”字,其色如血,苍劲有力,有一股凌厉的霸气跃然纸上,让房遗则心中暗喜。

    他赌赢了,终于还要继续在宦海中沉浮,无法归家含饴弄孙。

    武后将主笔一掷,抬头道:“朔方将士为国征战,血染征袍,悍不畏死,方才击破了突厥,保我边地不失。

    壮哉,我大唐将士!雄哉,我汉家男儿!

    正是因为他们的浴血奋战,方才扬我国威,护我黎庶!

    朕,就是穷搜天下,食糠咽菜,也要大肆封赏,决不食言!”

    武后的话慷慨激昂,豪气冲天,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饱含着真情实意,不似作伪。

    “壮哉,我大唐将士!雄哉,我汉家男儿!”

    “壮哉,我大唐将士!雄哉,我汉家男儿!”

    “壮哉,我大唐将士!雄哉……”

    一时间,以武成殿为中心,一声声慷慨激昂的赞歌此起彼伏,席卷八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