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93章天尊临世间

第493章天尊临世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无敌一掌击败了大自在,化解了太平公主的危机,也洗刷了唐人的耻辱,最为重要的是捍卫了中土道门的尊严,让他们可以继续以道门正宗自居。

    大自在超脱了,改名行者,与过去的我割裂,融入茫茫人海中,去那滚滚红尘中争渡,去寻找真正的我。

    赵无敌没有在白马寺停留,趁着人们欣喜若狂时拉着星乐赶紧离去,没有给人们围观的机会。而唯一对他身份有所了解的裴清瑶裴大小姐,也因为被星乐给怼急了,心中不爽,没心情搭理围观者,骑着红马绝尘而去。

    人们茫然了,如此英雄人物、绝世天骄,就这么从他们的眼前溜走了,除了一个名字,就没有留下一点信息。

    可“赵无敌”这三个字何其陌生,任凭人们想破脑壳也不知其是何方神圣?天下姓赵的人多了去了,就没有听说过一个名“无敌”的大人物。

    在场的也有来自各山门和圣地的弟子,他们从联想到常山赵氏,可很快也否决了。因为不久前常山赵氏当世家主赵柔伊曾出战吐蕃使臣,同样没有悬念地败了。既然家主都败了,那么常山赵氏中即便是有修为高于家主的人,必然也是些隐世多年的老古董,而不可能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郎。

    赵无敌可没想到因为他的不辞而别,给白马寺留下了一地的鸡毛,继而还将席卷整个神都,带给大唐帝都一个不眠之夜。

    他陪着宝贝徒弟星乐去小巷子里寻找回忆,接下来喝了个昏天黑地,回府后好不容易才搞定了家主,继而被赶回住处对着明月寄托相思。

    神都城中却被点燃了,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市井小民,都在谈论着白马寺之战,纷纷猜测始作俑者的身份。

    人逢喜事,想象力就没有了限制,出现在白马寺的少年英雄很快就被传出了各种身份,很多古老世家和圣地都被借用,甚至还创造出好几个上古秘境……

    最离奇的是一位糟蹋道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都看不出具体的年纪了,还瘸着一条腿,手里拄着一截杨柳枝子,在温柔坊里对着苍天叩拜,念念有词:“感谢太上道德天尊降临世间,除魔卫道!”

    有路过的好事者颇感好奇,捏着鼻子上前询问。

    那糟蹋道人大笑道:“老道于十年前夜观天象,惊闻天道有变,世间有浩劫将起,有黑暗大雾自西方现,席卷而来,其间有大魔,降临中土,欲灭我道统,人间将迎来一个黑暗大世,群魔乱舞,生灵涂炭,天下生民十不存一。

    我太上道德天尊于心不忍,遂降下道身,除魔卫道,并传下法旨,黑暗力量势大,今日虽除之,日后还将卷土重来,而要想保持人族不灭,只有我中土生民日日诵读黄庭,以终生意愿抵抗邪恶,方可度过大劫……”

    糟蹋老道边说边走,身影还很利索,一点都看不出是个瘸腿之人,待到好事者从沉思中醒来,欲和他理论一番时,却已不见了老道的踪迹。

    好事者让仆人四处寻找,可走遍了方圆好几里地的大街小巷,问遍了青楼楚馆,却没有人曾看见。

    糟蹋老道似乎是从天而降,又立地消失,这太神奇了,超出了好事者的认知。

    他想了又想,倏然拜倒尘埃,大声呼喊:“无量太上道德天尊,降临世间,除魔卫道,拯救世人,小的从今往后定会日日诵读黄庭……”

    他想明白了,刚刚遇到的哪里是什么糟蹋道人,分明就是太上道德天尊他老人家的化身,降临世间,点化终生,要尊崇道家真言,莫要被西方大魔所蛊惑。

    好事者的行为引起往来者的兴趣,一番攀谈之下,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传遍整个温柔坊,传向神都的各个角落。

    好事者并不知道,就在不远处的一方屋脊上,刚刚那个糟蹋老道正在摸着白胡子窃笑,若是赵无敌在此,定然大吃一惊,想不到仙风道骨的扫尘老道会干出这种事情。

    太平公主府,大门紧闭,门前空落落的,都看不到一个侍卫和仆人。

    其实,太平公主府的大门有好长时间都没有开启了,也没有见过太平公主的车驾出现过,只有一些仆人打角门进出,无非就是采买些菜蔬等物,行色匆匆,神情凝重。

    这让人们心中黯然,能让素来不甘寂寞的洛阳之花闭门不出,全都是因为武后和吐蕃使臣的赌局,而身为大唐男儿,却不能保护大唐公主,还有什么脸面立于天地间?

    是日,太平公主依然在临水的长春轩中,着一袭鹅黄燕居服,衣领半敞,露出一抹雪白和粉色的抹胸,就那么随意地跌坐在华美的绒毯上,背后靠着两个叠在一起的锦墩,看上去慵懒又没有形象。

    四个孩子围在身边,最小的崇训攀在母亲怀里,咧着小嘴傻笑,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轻轻触摸母亲的丰唇,而娥娘也不甘示弱,挤到母亲身边,抱着胳膊撒娇,奶声奶气地喊着:“阿娘,抱抱……”

    长子崇胤和长女英娘到底是大了几岁,老老实实坐在母亲对面,十分珍惜与母亲相处的机会。

    小小侍立在身侧,扑闪着大眼睛,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孩子们的乳娘都被赶到了外间,屋子里只有李敏和李婕姐妹俩,她们脸上浮现着笑意,但却很勉强。

    她们是公主身边最亲近的人,自然明白公主心中有多苦,有多么无奈。

    太平公主此时何尝不是强作欢颜,之所以和儿女们日夜相伴,无非是因为她已绝望了,蒙生了死志。而唯一不舍的就是几个幼小的儿女,因此才日夜相伴,给他们留下点念想,同时也是想把他们记得清楚一些,以免在轮回路上给淡忘了。

    太平公主抬眼看了看她二人,淡淡道:“你们两个要是想哭就找个地方痛痛快快哭一场,憋在心里太难受,也没有必要。

    人生无常,谁能不死?

    死有什么可怕的?只可惜不能再见他一面……”

    李敏再也忍不住了,扑倒在地,两行珠泪成双成对地滑落,凄然道:“公主,就让人去将赵家大郎君给请来,也许,以他的武功定然能……”

    太平公主挥手打断了李敏的话,道:“请他来干什么?以他的性子定然会找番僧拼命,本宫可不想让他冒险。

    搭上本宫一个就够了,何必让他也陷进去……

    待他来到神都的时候,告诉他,要他好好活下去,日后,能到本宫的坟前看看,本宫也就心满意足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