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91章你信吗

第491章你信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人家笑吟吟地看着赵柔伊,那双眼睛会说话,仿佛在告诉她:“老身为何指鹿为马,你懂的。”

    赵柔伊自然懂得太上长老的意思,因为而今赵无敌风头正盛,不管怎么说也为家族争得了荣光,让常山赵氏从各大传承圣地中脱颖而出,成为巨无霸一样的存在。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整个天下道门都将以常山赵氏为尊,就连南山那样的上古秘境也不例外。

    这种天下共尊的局面,还要追溯到始祖子龙公暮年时期,横推天下无敌手,继而于常山武破虚空,登临上界,书写了流传千古的神话。

    可始祖虽然惊艳万古,却打开天门离开了这一界,留下的福荫并不足以支撑家族至高无上的地位,让常山赵氏渐渐泯然众人矣。

    不过,与始祖相比,眼前的赵无敌才多大岁数?一个尚未及冠的少年郎,就到了无敌的境界,纵然是日后也将飞升而去,可怎么也要个百八十年吧?

    想到常山赵氏将迎来一个百八十年的辉煌时期,她老人家就高兴得不行。至于百八十年以后的事情,她没有想过,也不想去废那个精神。

    她而今都快一百岁,没几天好活了,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家族崛起,已经很满意了!至于未来,自有未来的人去操心,她一个老太婆、即便是心有余而力亦不足……

    相比于惊艳万古的赵无敌,那么星乐小丫头的及笄之礼真不算什么,大不了老身给你一个台阶,你还不趁势下来,更待何时?

    赵柔伊虽性情泼辣,眼里容不下沙子,可身为常山赵氏的家主,还是懂得轻重缓急和取舍之道的。

    她抽着赵无敌,不停地磨牙,恨恨地道:“姑婆说的也是,星乐小丫头的生辰就是一笔糊涂账,当时都乱成一团了,谁能说得清?

    那就明日再给她举行及笄之礼吧,大郎,姐姐可告诉你,明日可不能再出幺蛾子了,否则,姐姐我可真急了!”

    赵无敌连连答应,好话又说了一箩筐,方才将赵柔伊给稳住,眉眼之间也舒展开来,说话也不再那么酸溜溜了。

    他姐弟二人在那互相吹捧,很没有下限,就连赵青莲都看不下去了,找了个理由颤巍巍地离去,将空间留给了一对“无耻”的姐弟。

    待太上长老离去后,赵柔伊就盘问起具体的细节,也就是在那破败的面片儿铺子中所发生的事情。

    对此,赵无敌心中也有很多疑虑,且没有打算隐瞒,于是一五一十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并询问赵柔伊,当年他的那个“姐夫”为啥会带着星乐去那里?

    赵柔伊眼中浮现一片朦胧的雾霭,如同星云般迷幻,开阖间可见光阴流转,岁月变迁,仿佛于刹那间跨越了时间长河,回到了当年。

    她缓缓说道:“当日,我父故去,我欲遵从父命接任家主之位,可那个小心眼的负心人认为女子就该留在家中相夫教子,岂能牝鸡司晨、搅乱乾坤?

    他不愿我接任家主,而我却一意孤行,于是成了僵局,继而,大吵大闹了一番,他负气出走,自此杳无音信。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江湖中都这么说,他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而我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

    呵呵,大郎,你信吗?”

    她在说出“你信吗”的时候,一双美目可怜兮兮地看着赵无敌,水雾弥漫间,两滴清泪不期然地滑落,晶莹剔透,但却散发着凄然的韵味。

    她对世人的看法不在意,对昔日的选择不后悔,可不知为何,却很在乎赵无敌的看法,不想被他看做是一个坏女人。

    赵无敌沉默了,虽然不了解昔日发生的一切,但直觉却告诉他,世人的猜测并非是真相。

    他看着她的眼睛,眸子很清澈,道:“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为何?要知道众口铄金,整个道门都这么传言,大郎为何不信,莫非是可怜姐姐?”听了赵无敌的回答,赵柔伊明显松了一口气,但却依然追问着。

    “很简单啊,因为你是一个好人,敢作敢当,且不胡搅蛮缠另外,我的那位姐夫如果真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想必姐姐你也不会至今还念念不忘吧?”赵无敌道。

    两行珠泪滴落,一颗接着一颗,全都晶莹剔透,经过灯光的映照,折射出一抹橘红,如血般妖艳。

    赵柔伊抽泣着,想找个坚实的臂膀靠一靠,可泪眼朦胧中,却找不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只好两手捂着俏脸,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她哭得很痛快,稀里哗啦,歇斯底里,可赵无敌却尴尬了,因为他感知到了外间屋子里有人。

    以那人行走之间的动静,首先可以将太上长老给排除了。因为每个人的脚步声都不尽相同,步伐的快慢、落脚的轻重以及各人的习惯,都有明显的区别,而且,还跟人的修为和身份有关。

    外间的人是个女子,也是一个习武之人,可她的修为并不算高,而步伐多了一丝沉稳,少了一些轻快和跳脱……

    而且,能够随意进入赵柔伊的起居之地,除了星乐的乳母、也是常山赵氏旁支子弟的赵闲云,还能是何人?

    赵闲云带星乐去休憩,想必是怕家主担心,故此过来禀报一声,可待她来到外间中,尚未敲门之际却忽然听到家主放声大哭,不免踌躇起来。

    论起辈分,她和赵柔伊是同辈,可她一直以下人自居,恪守礼仪,不敢僭越。

    她曾听人说过,高门大户人家中有很多禁忌,说得极为不堪。她不相信,可人家说得有声有色,甚至还拿武后做比,让她不禁心生疑虑,不再那么坚持。

    莫非,家主也有那种不堪的事情?可怎么可能,她是星乐的乳母,待在家主身边都十多年了,从来不曾察觉丝毫不妥,而且,室内的人还是……

    就在她进退两难之际,就听到赵无敌浅笑道:“家主,我的好姐姐,你要是再这么哭天抹地,人家还以为小弟我欺负了你呢!”

    倏地,赵无敌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仿佛就在她耳畔:“那个闲云姐姐,你就不要再迟疑不前了,小弟我笨嘴笨舌,开解不了家主,还得劳烦你出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