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87章善恶一线间

第487章善恶一线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伤与悲,藏在心里,会让人心伤和心碎。

    不如借着酒来冲淡,大醉一场,将心中的伤与悲都给说出来,酒醒时,如同梦破,会觉得轻松了许多,不再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中。

    赵无敌不再阻止,主动陪着星乐大口大口地畅饮,吃一口肉,喝一口酒,待到酣畅淋漓时,以著作剑敲打着大碗,引吭高歌:“儿须成名酒须醉,醉后易畅言……”

    星乐醉了,身子软软地趴在桌上,朦胧的大眼,长长的睫毛,还有两滴清泪挂在睫毛上,一滑一滑的,却不忍滴落。

    赵无敌和老妇人结算了酒菜钱,看着星乐陷入了沉思,因为他对神都很陌生,根本就不认识路,该如何将星乐带回家去?

    他只好向老妇人问路,可当老妇人听到修文坊时,忍不住奇怪地打量着他,半晌才笑道:“这里就是修文坊呀,小郎君不知道?”

    这里就是修文坊?

    老妇人的回答比当日坠落地下暗河还要让他震惊,搞了半天,他们师徒二人就在家门口……

    可接下来问题来了,即便是在修文坊中,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赵府?

    他老脸一红,好在饮了不少酒,也不怕老妇人看出他的尴尬,道:“不瞒大娘,小子并非神都人,此番进京是来看家姐的,这位是我的侄女,而今醉了,小子对坊中不熟悉,却不知赵府该怎么走?就是在河边、府门朝着河的赵家。”

    “河边的赵府?那可是大户人家,咱修文坊谁不知道?”老妇人指着外面墙上的那扇小门说道:“若是顺着坊中的大路可不近,且绕来绕去的,小郎君未必能找到。

    说来也是巧了,小郎君看到那扇小门了吗?那后面是一个菜市,为了方便那些讨生活的苦哈哈来吃一碗热乎的面片儿,蒙坊正开恩给开了一扇小门。

    小郎君你出了这扇门,直直地穿过菜市,不要转弯,一直走到头就到了河边,再顺着河朝右手边走,就能回到赵府了!”

    赵无敌盘算了一下,出了门直行,到了河边右转,听着挺简单的,应该不会迷路了。

    他谢过了老妇人,抱起星乐朝那扇小门走去,那家的媳妇看他抱着个人不方便,连忙上前给他推开了墙上的小门。

    跨过了小门,进入一处菜市,因为眼下是冬日,也没个蔬菜可卖,只有一些肉、鱼、干豆等物,以及卖佐料和卖土产的铺子,做买卖的和卖东西的人一样少,显得很萧条。

    苦哈哈们因买卖不好,想到家中还有一大家子人张着嘴要吃要喝,不免心中烦闷,无精打采。

    可突然间眼前一亮,只见一个英俊的少年郎抱着一个小娘子,穿行在萧条而又破败的菜市中,构成了一幅流动的风景,让他们大开眼界,惊叹莫名。

    人们心中纳闷,不免纷纷猜测。

    “这是谁家的小郎君和小娘子,因为父母嫌贫爱富,棒打鸳鸯,只好出此下策,相约私奔?”

    “你特娘的眼睛瞎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看看他们的衣着和打扮,哪来的贫穷呀?”

    “也对,不是嫌贫爱富,估摸着是门不当户不对,一个是世家子,一个是商贾女,自古以来,贵贱不接亲,只好私奔了!”

    “我说你们为啥跟私奔卯上劲了?就不能是纨绔子看上了漂亮的小娘子,将其敲晕,然后就跟抱走,欲寻一僻静地行那好事?”

    “强抢民女?你奶奶的,那还愣着干什么?哥几个并肩子上呀!咦?怎么一个个都怂了,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邪恶在发生,却无动于衷,还有没有人性?”

    “张三,你特娘的不要拿话来激老子,老子还有老老小小一大家子等着要吃要喝呢?呈英雄,老子也不含糊,可你没听到吗?前些日子,隔壁坊中的刘郎中的连襟的小舅子的婆娘的娘家侄儿,也是调戏人家小娘子,结果被一个看不下去的汉子上前理论,却被那家的奴仆给活活打死了!那汉子的老娘去京兆尹理论,结果呢反被人说成是那汉子闹事,当街行凶,死了是活该。”

    “哎……这事俺也听过,可怜那老母亲悲痛欲绝,回到家里就吊死了。”

    “人心不古,公道不在人心啊!”

    “哥几个既然知道那事,还不小声点,莫非是想给自家招祸事吗?”

    赵无敌武道大成,六感之敏锐远胜于常人,听着这些苦哈哈的议论,心中真不是滋味。

    特娘的,老子只不过是将酒醉的侄女送回家去,怎么就成了纨绔和恶棍?

    他谨记着老妇人的话,一路朝前走,不敢转弯,穿过菜市以后,又进入一条不足三尺宽的逼仄小巷,待走完这条小巷,眼前豁然开朗,看见了一条十来丈宽的河流。

    红日已偏西,阳光洒落在河面上,被风一吹,如同将一大片金箔给揉碎,散落一地。

    风,顺着河面吹来,带着浓浓的寒意,他虽然不在乎,可看着怀中泪眼朦胧的星乐,不由得有些担心,于是加快了脚步,顺着河边朝右走去。

    不多时,赵府那古朴的门楼就出现在眼前。今日的赵府似乎与往日不一样,那厚重的大门敞开着,守门的老王头搓着两手,在门外走来走去,不时地抬头张望,继而又连连叹气。

    待他看到了赵无敌以及怀中的星乐,立马跳了起来,几步就窜到了跟前,急切地道:“我的大爷,我的姑奶奶,可把你们给盼回来了!”

    赵无敌看他那焦急的模样,就知道那车夫并没有做到守口如瓶,定然是将他们师徒二人的行踪给泄露了。

    可他又疑惑,既然赵柔伊知道了闺女的去向,尽可派人去找回家就是。可为何不见人去寻找,却将家里给搞的如临大敌、鸡飞狗跳?

    莫非家中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二人,而是另有隐情?

    他正待相问,就听老王头催促道:“大郎君,您啥都别说了,赶紧带着小娘子去见家主吧!”

    他是个仆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该说,而对不能说和不能问的事情,那绝对是不敢掺和的。

    赵无敌点点头,摆着星乐踏入了府门中。

    庭院深深,气氛沉重,却不知赵柔伊在发什么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