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79章红云闯大庙

第479章红云闯大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寂寞如寒风,带着极北之地的冰雪气息,一路刮过千山万水,却举世茫茫,找不到一个可以驻足的地方,只能继续上路、继续流浪。

    大自在极尽升华,突破了自身的禁锢,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境界。

    自从在白马寺设下擂台以来,打遍了中土道门的各路英雄,包括各大圣地的老古董、古老家族的家主,甚至是隐身于另一个世界的上古遗族,全都败在了他的手下,成为他的垫脚石,让他的声名越发地响亮,大有成为当世第一人的势头。

    可他却没有一丝胜利者的欣喜,反而心中空落落的,越发地寂寞了。

    他看着远天深处,眸光寂寥,就像那稀薄的白云,在天空中飘荡着,却不知归宿在何方?

    老胡僧鸠摩什两手垂立,如同一个老仆,侍立在大自在的侧后方。

    他注视着这个年轻人,大雪山最年轻的尊者,被明王誉为古往今来最惊才绝艳者,眼里充满了尊崇和膜拜。

    大自在白衣如雪,姿容若妖,美得不可方物。他静静地站在那里,整个身形都似乎融入了虚空中,不在当世。

    一轮红日高悬在他的头顶上方,淡金光雨泼洒而下,如水般流淌,让他看上去越发地朦胧,衣袂飘扬,似要飞仙而去。

    光雨舞动,淡金色的清晖流淌,就像是有一条时间长河贯穿了古今和未来,浮现在当世,将他接引而去。

    他在时间长河中沉浮,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脚下的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个大世,他跨越着一个又一个大世,不知要往何处去?

    山门前,血迹已干涸,但刺眼的殷红依旧在,隐隐散发着血腥味,刺疼了唐人的眼和心。

    虽一连多日再也无人前来挑战,但唐人们还是抱着希冀的心情,自发地前来,看着刺眼的殷红,祈祷上苍垂怜降下不世的英雄,将番僧击败,洗刷掉唐人身上的耻辱。

    “今天会有人来吗?”

    “也许……不会吧,天色不早,都快到午时了,又是耻辱的一天!”

    “常山赵氏败了,裴家剑败了,铁面人败了,来自上古祖地的遗民也败了……试问天下,还有谁人能洗刷我们的耻辱?”

    “血与罪,一天天的延续,想我汉家苗裔,竟然被一个蛮夷横推,真是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来,都快憋死了!”

    人们垂头丧气,就连说话都有气无力,入眼处尽是一股凄凉在弥漫,让人窒息。

    就在此时,有一骑快马疾驰如风,就像是一朵火烧云席卷长街。

    这是一匹红色的马,马上的骑士也着一身红衣,且此人控马之术极为娴熟,在疾驰中避让过松散的行人,直到山门前方才停驻不前。

    “天下英雄尽失色,宁无一个是男儿!”

    马上骑士眸光冷冽,扫视众人,所到之处,人们纷纷低头,心中羞愧不已,不敢与其对视。

    这是一个小娘子,年约十七八岁,身材高挑,大眼浓眉,鼻梁挺直,红唇丰润,齿白如贝,整个人缺了一丝纤巧和柔媚,多了一股子英气。

    她似乎赶了很长的路,以至于发丝都有些凌乱,那白皙的肌肤都如火的衣裳上面都沾染了风尘,看上去略有些疲惫。

    她飞身下马,将缰绳一甩,任那匹红马喘着粗气随意溜达。她从马背上取下一柄长剑,连着乌黑的长鞘在内,能有四尺长短,好在她的个子高挑,倒也不显得滑稽。

    红衣少女似乎对众人极为不屑,大眼清冷,都懒得都看他们一眼,便提着长剑走向山门,在殷红的血迹中站定,看着大自在和鸠摩什喝问道:“你是大自在?”

    大自在眼波流动,瞟了那柄长剑一眼,淡淡道:“裴家剑?裴大将军是你何人?”

    “不错,本姑娘正是裴家人!”那红衣少女螓首微抬,浓眉一扬,将手中长剑朝大自在一指,傲然道:“大自在,你伤了家父,今日本姑娘要讨回公道,和你决战。”

    大自在眸光清澈如水,看不到一丝波澜,将那红衣少女打量了一番,浅浅一笑,道:“姑娘莫非自认在裴家剑上的造诣比令尊裴大将军还要高明?回去吧,小僧与令尊是公平比武,谈不上个人恩怨。”

    红衣少女咬牙,眸子中喷出火来,恨声道:“妖僧,既是公平比武,你为何下手那么狠辣?生生将我父亲持剑的手给废了,还在这里颠倒黑白,本姑娘今日这个公道是讨定了!”

    “呵呵,我辈武道中人,一心追求武道的巅峰,与高手相搏中更是全力以赴,以期能得到一丝顿悟的机会,打破禁锢,极尽升华,有所伤亡在所难免。”大自在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道:“姑娘非我对手,还是回家去吧!”

    “你敢小觑我!”红衣少女怒了。

    她“锵”地一声拔出长剑,弃了剑鞘,双手持长剑,指向了大自在,看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就不是来比武的,而是要和大自在拼命。

    “你这女子,好不知好歹!尊者慈悲,不忍伤了你,你却得寸进尺,竟然将长剑指着尊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鸠摩什怒了,眸光凌厉,训斥着红衣少女。

    他转身面对大自在,双手合什,道:“无上明王,这女子冥顽不灵,不识教化,尊者,就让老僧将她给打发了吧!”

    “不用了!”大自在摇摇头,道:“鸠摩什师兄,你着相了!这位女施主为父出头,也是一片孝心,小僧就给她一个机会又何妨?”

    他迈步,白衣飘飘,整个人如同踏着碧波前行,浑身散发着空灵的韵味,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神宁静,不再有仇与恨。

    不仅是那些观望者,就连那气鼓鼓的红衣少女,眸光也变得柔和许多,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得不像话的小和尚,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呸!裴清瑶,你怎么能这样不要脸,竟然对一个敌人动心?”红衣少女俏脸微红,为瞬间的心动而羞耻。

    她用贝齿一咬舌尖,随着一股腥味流淌,还有一阵刺痛传来,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红衣少女裴清瑶大喝一声:“妖僧,拿命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