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45章大道三千

第445章大道三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寂静的冬夜,一盏孤灯,两个人举着大海碗,尽情畅饮。

    眼下已进入十一月了,关中虽不似北地那样千里冰封,寒澈入骨,可也寒意袭人,就连灯光都异常清冷。

    一盆火烧得正旺,红红的木炭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破音,打破了夜的寂静。

    夜来清寒,睡意袭人,那妇人已不耐,蜷缩着身子,眼睛也朦胧起来,竟微微发抖。

    赵无敌轻声道:“娘子若熬不住了,尽管自去,某家与这位兄台自饮,无需你在一旁服侍。”

    那妇人打了个呵欠,面前睁开眼睛,浅笑道:“客人说笑了,那样客人饮酒,店家却先歇下的。”

    南山熊大手一挥,道:“哪有那么多的讲究?俺兄弟说的对,你且自去。再说了,男人家喝酒,有个女子在旁边,让人不能尽兴。”

    在赵无敌再三劝告下,店家娘子告了罪,方才款款进了后堂。

    酒是好东西,能让人消除隔阂,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让人畅所欲言。

    南山熊就是如此,与赵无敌一连干了三大碗之后,不禁对这个小白脸产生了好感,话匣子一打开,就透露了好些有关南山秘境的秘密。

    原来南山秘境的确是消失的上古所遗留下的,独立于这个世界以外,自成一片天地,也有日月星辰在运行,但空间却并不大,差不多能有方圆千里地。

    至于天地的尽头,却是雾霭濛濛,无尽混沌,让人无法靠近。哪里似乎有一种规则之力,一旦有生灵企图靠近,无一例外地都被弹回。

    据族中老辈的传言,南山的灵气在不断枯竭,而今同外面的世界差不多了,就连那些天材地宝也沦落成凡物。

    他们的传承很奇怪,并非是一代代口口相传,而是在一面白玉石壁前自行感悟。因此,每个族人所感悟的道都不尽相同,比如他南山熊感悟的就是力之道。

    可随着灵气的枯竭,白玉石壁似乎也耗尽了传承之力,再也无人感悟到高深的道了……

    “大道三千!”赵无敌大惊,不由得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白玉石壁上刻的字?莫非你去过俺们秘境?”南山熊警惕起来,一双大眼盯着赵无敌,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将他给擒下,拷问一番。

    “呵呵,小弟是听过一段传说,曾有世外高人传言于世,称‘吾有大道三千,藏之于南山,有缘人皆可来听’,而今听兄台这么一说,不由得想起。”赵无敌解释道。

    “有吗?是哪位先人干的,俺怎么不知道?”南山熊眼珠子滴溜溜转动,苦着脸,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赵无敌心中却在蒸腾不休,原来那句牛气哄哄的传闻遽然是真的?世间不尽有南山存在,而且还真有烙印着三千大道传承的遗迹,只可惜一直被藏之于秘境之中,渐渐地消散于时间长河中。

    他很想去看看,可惜那里是人家的秘境,显然不欢迎外人进入,只能引以为憾事了。

    他转过话头,问道:“南山兄武艺绝伦,想来令主人更是惊才绝艳,却不知因何受伤?”

    “哎,一言难尽!”南山熊一声叹息,抓起大碗又一口干下,方才黯然道:“小兄弟丝毫是从北地来,还不知神都之中发生了一件震动天下江湖的大事?”

    “小弟正是从北地而来,却不知神都又何大事发生,莫非和贵之人受伤有关?”赵无敌问道。

    他很不解,神都乃是大唐的帝都,要说发生了震动朝纲的事情并不奇怪。想武后一朝,今日杀戮遍地,明日来个兵变的,本就是习以为常之事。

    可翻遍史册,也找不到和江湖有关的记载,还是震动天下江湖的大事,可不让赵无敌纳闷吗?

    南山熊道:“这事得从月前说起,那吐蕃国派使臣入神都,朝见你们的天后。

    本来这也没什么,虽然你们两国打来打去,可偶然互派使臣也是狗咬狗的一种。

    可那吐蕃使臣也不知哪根筋不对,竟然提出和亲的要求,就是替他们的赞普求娶大唐的公主。

    本来这也没什么,想当年你们的文成公主不就是借给了吐蕃赞普吗?以武后那老娘们的心思,寻一宗室女子加个公主名号糊弄一下,好给大唐迎来一段休战的时间,是断然肯的。

    谁料到人家早就有了防备,不肯接受糊弄,指明要武后的亲生女儿。武后一生只孕有一女,就是那什么洛阳之花太平公主,而今死了男人,成了寡妇,可人家并不嫌弃,指名道姓就要她。

    据闻太平公主宁死不从,而武后也不愿意,断然拒绝了吐蕃使臣。

    那使臣倒也没有以大兴刀兵威胁,反而提出一个赌局,那就是他在神都迎战中土江湖高人,时间就以年前为限,而赌注就是太平公主。

    他若败了,自然是万事皆休,自此不再替和亲一事。可若是他胜了,那么太平公主就要远嫁吐蕃。

    武后被逼无奈,只好接下了赌局。”

    赵无敌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急迫地问道:“结果如何?”

    南山熊大眼一翻,咧嘴道:“小兄弟,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呵呵,也难怪,想那太平公主被称之为大唐第一美人,小兄弟你长得也不赖,对其有爱慕之心也很正常。”

    他本还要絮絮叨叨,可看赵无敌那焦急的模样,砸吧几下嘴巴,继续说道:“当这个赌局传出去以后,神都附近的江湖中人一下子炸锅了,纷纷指责吐蕃人狂妄自大,要狠狠地教训一番。

    赌局就设在白马寺,神都好手,有江湖豪客,也有军中悍将,纷纷与其交手,可却全都败了!

    那吐蕃使臣的确是修为不凡,据说正主都没有出手,仅仅是一个仆从老和尚就一连十日,将中土江湖中人打得哭爹喊娘。

    直到此时,中土江湖方才重视起来,不少山门子弟出手,可依然是败了。

    后来,就连中土江湖的霸主级人物出手,譬如裴家一位娘子,西门天王等纷纷出手,依然不敌那仆人,全都受了伤。

    而常山赵氏的家主虽然击败了老和尚,却在对正主儿交手时不到五十合败北,不过,那人对常山赵氏似乎颇为忌惮,虽击败了常山赵氏家主,却只是击败,并没有让其受丁点伤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