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35章老丈人看女婿

第435章老丈人看女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风阵阵,吹得大旗猎猎作响,也将秦大山的肚子都吹得鼓了起来,但却冰冷透凉,越发地饥饿难耐。

    因为帅帐搭建的方向问题,也不知道是那个混蛋故意的,将帅帐的门对着北面的谷口,而看门的秦大山也只好将大嘴对着谷口,大口大口接着来自极北之地的寒气。

    喝了一肚子的北风,腹中却哗啦哗啦作响,时不时地凝聚成一束冰冷的寒气直冲幽门而去,稍微一个不注意就夺门而出,如同天雷炸响,随之一股子浓郁的异味弥漫开来,其声势之浩大,让人避之不及。

    他正被寒冷和饥饿给折腾的头晕眼花的时候,忽然一束异香钻入了鼻孔,触动了他的味蕾,勾起了他的食欲。

    他陶醉了,再也忍不住了,大鼻子不停抽抽,如同一条猎犬顺着味道就找到了异香的源头。

    一只大号瓦釜,一只大号木盆,就是那“祸乱”的根源,让秦大山魂不守舍,欲罢不能。

    他凑到跟前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珍馐美味,竟然让他失态了。想他秦大山虽然只是一个亲卫,混到如今偌大一把年纪才是一个不入流的队正,但却有幸脱生在翼国公府上,且是给秦大将军做亲卫队正,在军伍之中那也是有点面子的,就是一般郎将和中郎将对他也颇为恭敬。

    秦大山属于那种官小气场足的典型,就好比豪门勋贵府中的管家,别看人家乃是一白丁,但说起话来比那州县官儿还好使。

    这就如同森林中的那虎和狐狸,狐狸的战斗力有限,随便一只狼就能咬死它,可如果是一只替百兽之王打理杂事的狐狸呢?

    因此,秦大山这半辈子靠着狐假虎威,也没少品尝人世间的美食,算得上是见过世面了。

    可如今他却失态了,迫不及待地要看一看,可却失望了。因为瓦釜有盖,木盆上也倒扣了一只木盆,将里面的东西给遮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见。

    他满腔都是怨念,不禁揶揄起赵无敌,可谁料到却被赵无敌一句话给怼得哑口无言,直翻白眼。

    “兄弟,你可真不厚道,尽拿你老哥哥开涮。老哥哥虽然也有闺女,可她长得随老哥哥,估摸你也瞧不上眼,啊哈哈哈……”秦大山挤出一丝笑容,借此掩饰心中的尴尬。

    人家可说是孝敬老丈人的,他可不敢再往前凑。赵无敌的老丈人是谁?那可是他的主子,秦大将军。

    秦大山咽了一口口水,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赵无敌自己进去。

    本来按照军中的规矩,就是魏文常要见秦怀玉,那也是要先通报、得到秦怀玉的同意后,方才能够进入帅帐。

    可赵无敌却不同,他来见秦大将军,并不见得非得是以扬州府军旅帅的身份。

    因为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沫儿小娘子的男人,也就是秦大将军的女婿。

    既然是女婿见老丈人,一家人之间,通报不通报的也就那么回事。加上秦大山因为腹中饥饿,又为美味当前却无福消受而满腹怨念,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去通报。

    赵无敌带着两名侍卫,他进帅帐已习以为常,但两个侍卫乃是江湖中人,进入帅帐颇为不妥。

    其中一个举火把的大可留在外面,可另一个却捧着一大盆子虎肉,人可以不进去,但虎肉却必须送进去。

    赵无敌想都没想,冲秦大山道:“老哥,麻烦你伸个手,将这盆子给捧着随我进去。”

    “凭什么啊凭什么?老子连口汤都喝不上,却要替你小子做苦力,你说我冤不冤?”秦大山不停地嚷嚷,委屈得不行,但终究还是接过那侍卫手中的大木盆,随着赵无敌进了帐篷。

    帅帐中很宽敞,陈设却很简单,靠后侧方摆着一架屏风,隔出了一小块独立的空间,估摸着就是秦大将军休憩的所在。

    居中铺着一席半旧的毡毯,一张卷耳几案就是秦大将军处理公务的地方,除此以外别无它物,想来用食和饮茶也就只能一起凑合了。

    此时,帐篷里有三个人,秦大将军,魏文常,秦刚。秦大将军居中坐在卷耳长几后方,魏文常对面作陪,至于秦刚那就只有站着的份,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门的方向。

    长几之上摆着几份摊开的公文,秦大将军对着其中一份指指点点,似乎是不太满意,而魏文常则向他做着解释。

    二人的声音都不大,也没有脸红脖子粗,看来分歧并不是很大。

    秦刚看见秦大山和赵无敌两人手中捧着瓦釜和木盆进来了,也没有大惊小怪,只不过是点点头,算是默许了他们擅闯帅帐的不法行为。

    秦怀玉一抬头,看见了赵无敌,立马脸就黑了,冷声道:“你小子不在镇子里快活,跑到老夫这里干什么?老夫这帅帐过于简陋,恐怠慢了贵人啊!”

    魏文常见秦怀玉如此说话,扭转脖子一看,却原来是赵无敌来了,不由得笑道:“大将军你这可就不对了,人家孩子心里惦记着你,有好东西想着你,摸着黑巴巴地给你送来,你却阴阳怪气地给人一通训斥,小心人家不认你这老丈人。”

    “他敢!”秦怀玉眉头一挑,断然喝道。

    魏文常一捋胡须,道:“行行行,你秦大将军威武,谁敢不认你?不过,大将军,某有一事不明,就直说了啊!

    想当初你初见赵无敌开始,对他可是极为关爱,说实话,以老夫看来,就是对自家子嗣也不过如此了。

    可近日大将军却变了,从没给他好脸色,却是何道理?”

    “他……”秦怀玉一指赵无敌,张了张嘴,却长叹一声:“哎……想当初他和沫儿两情相悦,患难与共,老夫见了也是满心的欢喜。

    谁料到他家中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让沫儿生生做了妾室,多好的孩子啊,你说她得多委屈?

    可他家中妻子毕竟是先于沫儿所定,又是两家父辈主持的,老夫也就认了。

    可是……这小子竟然还不满足,竟又勾搭起那新城主簿之女,如此薄情寡义之辈,简直就是一个白眼狼,枉费了沫儿对他的一片痴心……

    如此沾花捻草之徒,老夫莫非还要对他笑脸相迎不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