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23章伤逝

第423章伤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后仅着一席轻袍,踩着厚重的绒毯踱来踱去,不时地看着宫门方向,其焦急的心情溢于言表,不加掩饰。

    她这一生斗来斗去,一直斗到对手差不多都死干净了,眼看着就要君临天下,可在亲情上却有诸多遗憾。

    两个儿子因为各种误会先后逝去,剩下的两个……也对她是敬畏又加而亲近不足,唯有最小的女儿是她唯一的慰藉,承载着她所有的母爱。

    可女儿大了也不由娘了,为了一个外姓人,竟然和母亲怄气,不辞而别,跑到龙门一去不回,若不是前阵子孩子病了,恐怕如今还在龙门呢!

    而回京后都有大半月了,都不知道进宫看看你的老母亲。那时,武后是真的伤心了,只好日以继夜地打理朝政,不让自己闲下来,以免又想起那个没良心的丫头。

    可如今一听女儿来了,立马就将所有的不满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为此她还让沈太医回避了,这对一向我行我素、不在乎别人言说的武后已经是够难得了。

    太平公主一家子浩浩荡荡进了寝宫,英娘和崇胤两人跟在母亲身边,而年纪小的娥娘和崇训则由乳娘抱着,来到了武后面前。

    一家子拜倒在地,向武后行礼,而太平却没有拜下去就被武后一把给搂住。

    她仔细地打量着女儿,眼中渐渐升点滴滴的水雾,凝声道:“丫头,你消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有什么心事为何不对为娘说?”

    “阿娘,是女儿不孝,不该惹您生气,和您耍小性子。”太平公主看着母亲那笑容中掩饰不去的疲惫,心中也颇为不忍。

    孩子们自在一边玩耍,母女二人手拉着手坐在美人榻上,述着家常。

    太平公主知道母亲不愿让她插手朝政,而武后也知道在处置薛驸马一事上过于绝情,让女儿伤透了心,因此母女二人都有意避开了朝中的风风雨雨,而尽说些陈年往事和高兴的事情。

    太平公主因为幼子的病激发了母爱,也因此而知晓了母亲的不容易。这些年母亲过得也很辛苦,不说是是非非,就冲母亲对她的宠爱,那是做不了假的。

    她看着武后鬓边露出的华发,心中一酸,不由得滴下两行珠泪,呜咽着说道:“阿娘,朝政虽重要,可也要保重身体,您看您都有白头发了。”

    武后眼中凝结着泪花,却欣慰地笑道:“为娘都老了,若是没有白头发,岂不是成了老妖精?”

    接着,她轻轻拍打着太平公主的手背,道:“太平,你终于长大了,懂得心疼娘了,为娘真是很开心。想当初,你还只有……英娘那么大,整日里围着为娘转悠,可一转眼就长大了,做了娘,有了孩子。

    人生如梦,光阴似箭,谁人能不老?”

    她看着几个孩子,眼中尽是慈爱,问道:“崇训的病可好彻底了?”

    太平公主展颜笑道:“阿娘,孙先生说完全好了。您瞧,又开始淘气了,整日里就粘着女儿,一时不见就哭闹个没完没了。”

    武后笑道:“太平啊,这是你的福分。”

    她看着几个孩子,渐渐地脸色黯然起来,叹道:“看着他们几个,为娘就忍不住想起了安儿,想当初,安儿也就娥娘这么大吧,也是整日里粘着为娘,还会哄为娘开心,可却……”

    两滴晶莹的清泪从武后的眼中滚落,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是那位安公主?”太平公主小心地问道。

    太平公主想到的就是那位幼时夭折的大唐安公主,其下葬的规格超过了历代亲王的标准,可谓是享尽了哀荣,曾惹得朝臣议论纷纷,那位诸遂良就是因为激烈反对,从而被武后罢官、夺爵,撵回老家,郁郁而终。

    其后,太平公主又听闻了另一个版本,人们传言安公主是武后的长女,但却被她亲手给掐死,借此嫁祸与王皇后,让自己得以上位。

    对这个谣传,太平公主是不相信的,因为这太残酷了,也太恐怖了!

    可众口铄金,接下来又有人说武后是因为对长女愧疚,才给予如此隆重的葬礼。另外,将其对长女的爱全都给了幼女太平。

    这就让太平不能不有所怀疑了,母亲对她的确很宠爱,远远超过了几位兄长,莫非就是为了弥补自己不曾见面的“姐姐”?

    武后眼看着远方,仿佛那虚空深处有人在对她招手,幽幽地说道:“是啊,就是安儿。她本是太宗皇帝的幼女,她母亲和为娘是同族,虽差着辈分,可却年岁相当,幼年时在家中我们二人之间是极好的。

    可她在生安儿的时候难产,生下孩子后就撒手人寰。太宗当时已经病重,念其母新丧,安儿年幼恐受人欺凌,知安儿母亲和为娘乃是同族,故此将她送到太子府中,让为娘抚养。

    安儿对为娘甚是依恋,在为娘身边的两年多日子里,是为娘最开心的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那一次,为娘陪你父皇去长安祭奠高祖,回神都的路上遭遇大队人马刺杀,在慌乱中安儿不见了……

    待到事情平息以后,为娘派出大队人马寻找安儿,差不多将方圆百里都搜遍了,可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为娘这一生唯一的憾事就是没有保护好安儿,太平,你知道吗?为娘经常在梦里见到安儿,她还是那么小,那么可爱……”

    前些日子,为娘又梦到了安儿,她哭着对我说,媚娘姐姐,你要救救我的孩儿……”

    武后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之中,整个人变得落寞而又伤感。

    太平公主劝道:“阿娘,吉人自有天相,想来安姑姑定是被人所救,尚在人间。只不过当日年幼,又受了惊吓,说不出自家所在罢了。”

    武后凄然道:“怎么可能?太平啊,你不用安慰为娘了。她才那么小,又在兵荒马乱中,怎么可能……

    可是,她为什么要在梦中说,让我救救她的孩儿?她的孩儿……”

    武后沉默了半晌,展颜勉强一笑道:“不说了,不说了,今日难得我们母女相见,来,将崇训抱过来,让外祖母看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