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19章母爱的力量

第419章母爱的力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薛崇训的脸色平静下来,就连呼吸也不再粗重,躺在母亲的怀中,就如同一个熟睡的婴儿。

    这让孙先生惊诧不已,连连揉着眼睛,不敢相信。他心中十分疑惑,不由得对太平公主说道:“公主,能不能将小郎君放下,让某诊断一番。”

    太平公主用泪眼睇了一眼,虽不明所以,但出于对他的尊敬,还是小心地将薛崇训平放在床榻上,并扯过薄被替他盖上。

    孙先生仔细查看一番,然后给薛崇训问脉,只见脉象平稳,浑然不似个病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薛崇训突然发病以来,孙先生就没有离开过,又经过多位名医诊断,是不可能错的,可如今却偏偏好了。

    孙先生一直不曾离开,可以确定薛崇训没有服用什么灵丹妙药,可事实却不容置疑,只能归结于太平公主的归来,给了薛崇训神奇的力量,支撑着他度过了凶险。

    可太平公主能给的,无非就是母爱,可是,母爱真是这样无敌吗?

    孙先生浮想联翩,可两根手指却没有离开薛崇训的脉搏,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薛崇训的脉象又发生了变化,渐渐地变得乱而繁杂……

    怎么会这样?这才多大工夫,薛崇训又“病了”,鼻息粗重,小脸通红,眉头也拧了起来。

    太平公主一看,心又乱了,也不顾孙先生在诊脉,一把将幼子搂在怀中。

    孙先生倒也没有着恼,可他的眼睛却死死盯着公主的胸前,实在是是失礼。

    不过,这的确是冤枉了孙先生,他可不是垂涎公主的丰满,而是又发现薛崇训安静了下来,病情渐渐地减退。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传说,是他恩师老神仙说的。当时,他并没有在意,只不过是当作一个神话来听,从来都没有当真。

    可今日眼前的事情太过于惊奇,且和那个传说异常吻合,不由得他不信。

    孙先生斟酌了老半天,方才缓声问道:“公主,老夫有一事不明,还请公主告知。”

    “先生尽管说。”太平公主虽心乱如麻,但却没有丧失神智。

    孙先生道:“老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小郎君被公主抱在怀中的时候,病情就稳定了,可一旦离开公主的怀中,不多时就复发了。”

    太平公主闻言,低头看看怀中的薛崇训,看着幼子那模样,不由得也好奇地问道:“孙先生,这却是为何?”

    孙先生一捋胡须,思量了片刻,方才说道:“公主,请恕老夫不敬之罪,老夫以为小郎君的诸般变化,其缘由和公主贴身带着的某个物件有关,还请公主一一尝试,以便找出根由。”

    “贴身物件?”太平公主抬眼看看孙先生,从他眼神的角度可以得出,指的是她的胸前,不由得羞红了俏脸,暗道:“孙先生真是的,本官那里何曾带有什么贴身物件?自从驸马去后,本官哪里还有那打扮的心思,除了胸衣以外,何曾……”

    突然,太平公主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的脖子上的确挂着一件小玩意儿,透过那红绳,可不就垂在胸前吗?

    “病不诲医,公主,此事非同小可,还请公主决断。”孙先生决然道。

    太平公主被逼得没法,因为怀中病着的是她的幼子,哪里还顾得上其它?一咬牙伸手从衣领处拽出一截红绳,掏出那物件,可她一手搂着幼子,无法将其解下,还是李敏上前,帮她给解下了。

    一根红绳,从暗红的颜色上可以看出颇有些年头了,不过,那红绳却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也就是坚韧些,不宜腐朽,搁商铺里花个几十文钱就能买到。

    孙先生看的不是红绳,而是红绳上系着的那个小玩意儿。那是一枚铜钱大的圆形玉珏,看上去色泽并不纯净,外表颇为粗糙,其中心部位有一处浑浊的地方,貌似是沉积的杂质。

    说实话,以孙先生的眼光和见识,就这么一枚玉珏,就算是扔大街上,他都不会弯腰去拾起来。

    他略显失望地看着太平公主,那意思是您那里还有没有别的物件?

    太平公主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随手将玉珏扔给了他,自去抚弄自家的幼子。

    可随着玉珏的离开,薛崇训又不好了,脸色变得越来越差。孙先生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连忙将玉珏挂在薛崇训的脖子上,果然,小小人儿又安静了。

    孙先生让太平公主将薛崇训重新放在床榻上面,又仔细给他诊脉,良久,点点头,道:“小郎君的脉象平稳了,就这样让他睡一觉,以老夫看来,应该是没有凶险了!”

    太平公主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将长子长女搂在怀中疼了一会,轻声道:“崇胤,英娘,崇训已经没事了,你们也累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两个孩子虽然不舍,可一向是对母亲很敬畏,于是乖乖地行了礼,自有侍女带着离去。

    薛崇训睡得很安稳,自有侍女仆妇照料,就连他的乳娘、先前的那位女官以及金南一,都被她给撵去休息,只有李敏任她怎么撵,依然不肯离去。

    至于小小,到底是个孩子,在回城的时候就在马车里睡得口水滴答,太平公主也不忍叫醒她,估摸着小丫头还在车中做梦呢!

    那位女官哭哭啼啼,一个劲地请罪,惹得李敏恨得牙痒痒,抬脚又要踢她,太平公主连忙喝止:“李敏,你怎么又要打她?她可是你亲妹子,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话?

    再说了,她有什么罪?还有你,你,你们……”

    太平公主指着薛崇训的乳娘、金南一和其他侍女仆妇说道:“本官离家的这些日子里,多亏了你们服侍几位小郎君和小娘子,至于崇训病了,也怪不得你们。

    你嘛,谁没有个头疼脑热的?行了,你们去睡会吧,这里就交给本官这个不称职的娘亲吧!”

    却原来那女官是李敏的亲妹子,怪不得她会一巴掌打得那么重。

    众人都知道太平公主的性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也就不再坚持,纷纷离去。

    太平公主走到室中另一边,在华美的地毯上坐下,并示意孙先生在对面坐下,抬眼道:“孙先生何以教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