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15章城门前的刀光

第415章城门前的刀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红日初升,朝霞绚烂。

    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可张掌柜却以天色不早为借口,想让刘旅帅大开方便之门,免去了检查车中的货物,放他进城。

    刘旅帅抬头看看天,心中也大骂张掌柜的胡扯八道。可既然得了人家的好处,还是硬通货银饼子,折换成铜钱可就是两万多钱,别说喝一顿花酒,就是去温柔坊中寻个姑娘过夜,除了那最有名的几人以外,其他的也随他挑选。

    而更重要的是,张掌柜的还特别上路,仿佛知道他对精米垂涎欲滴已久,立马就给他送上。

    就冲他这份人情练达的功夫,少不得好人做到底,彻底徇私舞弊一回了。

    他挥挥手喊道:“四海居,放行!”

    他虽然只是一个旅帅,在禁军之中实在是不算啥,朝军营里扔块石头,说不定都能砸到两个旅帅,一个校尉。

    可如今的定鼎门前,这一百号人中,还得算他最大。这不,他一开口放行,什么排队查验都是狗屁,四海居的车夫们一扬马鞭,“啪”地一声脆响,大队的车马朝旁边一拐,直接越过众人,朝城中走去。

    “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还有没有先来后到的?”

    “低贱的商贾为何不经查验、不排队?是何道理?”

    “尔等所食,皆吾等农人所供奉,为何不尊国法,私自放行?”

    人们对此义愤填膺,纷纷出言指责。这也难怪,人家辛辛苦苦老老实实地排队,受尽金吾卫的刁难,方才得以进城,可却有人不守规矩,大摇大摆地长驱直入,还不得惹起众怒?

    常言道,大路不平有人踩,事有不平有人管!

    你丫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不顾规矩,仗着有几个铜臭之物就与金吾卫勾勾搭搭,尽干些蝇营狗苟的龌龊勾当,以为交头接耳加上用袖子遮着,就无人知晓?

    哼!尔等可知道,我们升斗小民的眼睛是天下最犀利的,任何魑魅魍魉都逃不过吾等的法眼。

    随着言语的升级,加入吵闹的人越来越多,群情汹涌,就像被树叶遮掩的火种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他们没有拦截不守规矩的商队,反而是对着金吾卫的将士吵嚷。

    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些低贱的商人之所以能够不按规矩排队,是因为得到金吾卫的放行,究其根源还在金吾卫身上。

    而那张掌柜的一看势头不对,立刻让车夫和伙计们加快了速度,赶着马车一窝蜂地闯进了城门,扬长而去,不多时就不见了身影。

    面对愤怒的人们,金吾卫们也一时懵了,不知所措。一个个手抱着马槊,且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却,一步步推到城门边,身子被城墙抵死,再也无法后退半步。

    就连刘旅帅也蔫了,不敢再气势汹汹,飞扬跋扈。他毕竟受了张掌柜的银饼子,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万一将事情闹大了,闹到京兆尹手里,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商队离开了,就连马蹄声都几不可闻,刘旅帅的胆气又壮了!

    常言道,抓贼抓赃,捉奸捉双,一个巴掌拍不响。

    如今张掌柜的车队已走远了,走无对证,可你们这些贱民还在这里叽叽歪歪,不懂得见好就收,真是不当人子!

    哼!不给你们三分颜色看看,你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官商勾结,营私舞弊?看不出一群贱民眼神倒是挺好使的。

    可那又怎么样?你怎么就能证明那银饼子是四海居的张掌柜所贿赂的?我说是老子大清早走路摔了一跤,捡到的银饼子,你丫如何能够区别?

    刘旅帅因为受了张掌柜的好处,面对一群小民的呱噪,心中没有底气,被逼到了悬崖边。

    可当张掌柜带着商队逃之夭夭后,他的底气又满格了,如同那落水的人绝处逢生,还能不对推他入水的人们发起绝地反击?

    “干什么?干什么?想造反呢?”刘旅帅猛地一下抽出锋利的唐刀,以寒光闪闪的刀锋指向众人,阳光如今,照在刀锋之上,随着微微颤动,发射出的寒光刺疼了人们的眼睛。

    人们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不敢面对凌厉的刀光,且下意识地缩着脖子,用手挡在眼前,就连脚步都向后移动了半分。

    刘旅帅声色俱厉地对着众人怒吼,其面目狰狞,神色恐怖,整个人已经变得歇斯底里了,唾沫星子如雨般喷洒而下:“一群刁民,一群田舍奴,竟然敢冲击城门?呵呵,还围攻金吾卫,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兄弟们,举槊,老子数三声,有不退者,当冲击城门论,杀无赦!一……”

    刘旅帅一声令下,金吾卫的士卒们立马将马槊朝前斜举,指向众人,端部的锋芒寒光闪闪,都快抵着人们的鼻子了,而口中齐声大喝:“退!退!退!杀!杀!杀!”

    这些金吾卫的士卒可憋屈坏了,他们平日里虽然在勋贵面前点头哈腰,唯唯诺诺,可是那些小官们倒也是对他们客客气气,至于神都城中的小民和商贾,那就更不用说了。

    可今日却被一群贱民给逼到悬崖边,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早就想用马槊将他们给捅几个窟窿,可旅帅一直不发话,因此他们也一直不敢动。

    如今旅帅发话了,那还等什么?

    对面的毕竟都是些升斗小民,不是在家种菜的,就是在河里捕鱼的,再剩下的就是些小商小贩,哪里见过如此阵势?

    他们看着那近在眼前的锋刃,都能感受到那股子寒气森森的杀气,如何还能坚持不退?

    “二……”

    除了几个性子拗的家伙,其他人在刘旅帅喊出“二”时,再也扛不住了,不约而同地后退,甚至有那不堪的下衣都尿湿了,地上湿漉漉一大片,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眼看着刘旅帅的嘴巴张开,就要喊出那个追魂夺命的“三”字,人们轰然一声,做鸟兽散。一个个玩命地逃跑,就连随身带的货物都弃之不顾了,散落了一地。

    箩筐散开,竹篓倾倒,菜蔬散落一地,鸡鸭失去了束缚,发出各种欢快的叫声,四散逃去,就连鲜鱼都兴奋地蹦蹦跳跳,用尾巴拍打着地面。

    刘旅帅将手中的刀高高举起,指向苍天,用力嘶吼出:“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