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13章城门开

第413章城门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月如勾,星光点点。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天地间苍茫笼罩,看不真切。四野群山,俱都隐身在夜色中,影影绰绰,雾霭弥漫,宛如一群远古巨兽盘踞着,窥探着人世间。

    李敏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此时夜色深沉,雾霭苍茫,能见度几不可见,加上山间的道路崎岖难行,即便是打上火把,也依然很危险。

    这一点从金南一一行的狼狈就可以看出,摔伤了多名骑术不凡的侍卫,就连上好的战马都废了一匹。

    而以公主尊贵的身份自然不可能骑马,而公主的车驾要想在夜间通过龙门山中崎岖的山路,其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但公主此时因挂念病重的小郎君,心绪已乱,恨不得生就一对翅膀飞回府中,哪里还顾得上夜路难行?

    龙门虽靠近神都,又是皇家的汤泉监所在地,若是白天倒也没什么关碍,可此地毕竟多山,加上又是夜间,谁能确保没有宵小之辈铤而走险?

    公主府的侍卫长赵不凡并不在此,他被公主打发到扬州去赵无敌家中,看望其家人。对此,李敏很不以为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府军旅帅嘛,瞧把公主给迷的神魂颠倒,整日里就念叨着那人的好处,就连睡梦中都在喊着那人的名字。

    自从薛驸马去后,公主一直郁郁寡欢,让李敏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公主能再次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将她从对薛驸马的思念中拉出来,本是一件好事。可是,我的公主啊,那也要看那是什么人才行。

    若是出身世家大族的嫡系子孙,亦或是豪门勋贵的后人,还差不多能入天后的法眼,以公主在天后心中的分量,撒个娇、服个软,成就好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那个赵无敌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累世府军的子嗣,连出身寒门都算不上,整个就是一个军奴,和您之间的差距那可是天与地的距离,天后怎么可能答应你与你喜结连理?

    除非是将他给去势,就像是金南一那样,可估计您也舍不得。那么……也只能效法您那母后,将其当作一个小白脸养在身边。

    太平公主一声令下,整个庄子都动了,所有人都在忙碌,备车、备马,准备着出行的一切。

    有侍女前来要给太平公主更衣,却被她挥手给赶开,并吩咐李敏和金南一,不要大张旗鼓,只要安排侍卫们随她回神都即可,至于其他人包括侍女,待明日再收拾东西缓缓回城。

    车马准备好了以后,太平公主带着小小和女官李敏坐上了碧油车,金南一则带着数十名侍卫骑着烈马前呼后拥,一行人顺着山路没入苍茫夜色之中。

    钟声响彻云霄,轰鸣不止,定鼎门也在刺耳的转轴声中缓缓打开了,城外早已等候多时的人们纷纷朝城门口涌去。

    这些人多是附近的农人,挑着菜蔬和鸡鸭的,拎着新鲜的鱼虾的,还有那过夜来不及进城夜宿城外的商旅,纷纷杂杂,拥挤不堪。

    守城的金吾卫旅帅一声令下,士卒们将寒光闪闪的马槊斜指,锋芒直对着众人,让人不寒而栗,纷纷止步不前。

    “挤什么?挤什么?有什么好挤的?挤着去投胎吗?谁你呢,看什么看!长得脑满肠肥的,你挤得过人家吗?”金吾卫的旅帅瞪着眼睛,手指对着众人指指点点,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待众人稍稍安定后,方才清了清嗓子,吩咐道:“那个……啊,全都给老子排好队,一个一个进城,兄弟们眼睛都放亮一些,有那不听招呼的,扰乱秩序的,甭客气,给老子抓起来狠狠地揍一顿。”

    看着寒光闪闪的马槊,还有未出鞘的钢刀,人们立马老实了,自觉地你谦我让排起队来,且前后拉开距离,缓缓入城,并陪着笑脸,以免惹得金吾卫的军爷生气了,将你当作逃犯和细作给抓进监牢。

    士卒们见人们很识相,也就四下散开,回到城门的两侧,举着寒光闪闪的马槊,如泥塑木偶般充当起门神来。

    也并非所有士卒都离开了,而是留下了四人瞪着眼睛监视着过往的行人,遇到可疑的,立马上前用马槊对着菜蔬里捅捅,再随手翻一翻,然后丢下凌乱的菜蔬,又去拦住一名商旅,要人家将背着的鼓鼓囊囊的包裹给打开,看看是不是藏着违禁品。

    就连卖鱼的都没有放过,盯着人家的鱼篓子使劲看,就差将脑袋塞进其中。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莫不是能分出那条鱼是大唐的,那条鱼是突厥的?

    有那机灵的商贾不动声色握住金吾卫士卒的手,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用力捏一捏,然后,手一挥,商贾拱拱手,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在商贾离开后,那士卒将捏紧的手稍稍离开一点缝隙,睨着眼睛仔细看看,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然后将手往怀中一塞,再掏出来时已是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另一名掌柜模样的,带着一长溜车队,见拥挤的人群,不由得蹙眉。

    他瞅了一眼那名旅帅,眼神一亮,连忙急匆匆一路小跑着来到旅帅身边,点头哈腰,陪着笑脸,谄媚地道:“哎哟喂,今儿是刘旅帅您老人家值日啊,您辛苦了!小的是四海居的,可有好些日子没见了,甚是想念得紧。”

    那刘旅帅一对眉毛都快挤在一起了,斜着眼睛道:“哟,这不是四海居的那个谁……”

    “小姓张。”那掌柜模样的老者低声提示。

    刘旅帅点点头,道:“嗯,张掌柜的,是有好些日子没见了。俺听说你去了扬州发财了,瞧瞧这一长溜的车马,啧啧,赚得可不少。

    哎,还是商贾好啊,走一趟,赚的钱财堆积如山,埋在地下都长满了铜臭,可怜我等兄弟们,眼看着就要下雪了,连个御寒的冬衣都没有,看来迟早要冻死在街头,就像是那死狗一般,可悲啊可叹啊可怜啊!”

    张掌柜的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一番,你丫的不就是要好处吗?可就是不明说,啰啰嗦嗦一大堆。你们要是冻死了,那神都城中也活不下几个人了,真是无耻到极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