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10章过往烟云

第410章过往烟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太阳升起又落下,直到月上中天的时候,万象神宫中依然是灯火通明,烛光高照。

    武后和政事堂的诸位宰相以及户部、兵部的主官经历了漫长的朝议后,终于将西北二地战后的善后事宜给敲定了!

    这就是一场君臣之间的博弈,在坚持、权谋、迂回、讨价还价和妥协之后,最后的结果对于各方来说都算是尚能接受。

    这次朝议唯一美中不足的事情,就是兵部尚书房遗则称病缺席了,让顶替他出场的左侍郎战战兢兢,汗出如浆,从头到尾都不敢抬头看着武后。

    对于房遗则的缺席缘由,武后是心知肚明,倒也并非是和她对着干,而是实在是被那些各位的大将军和将军们给闹怕了,不得不玩起潜水的把戏。

    大的方向敲定了,武后随即令上官婉儿书写了圣旨,用了玺印,并当堂让宰相们画押、背书和用印,完成了一系列的流程,免得被人诟病为不经中书门下为乱命。

    大局已定,武后心情大好,请诸位宰相们用了些酒食,然后起驾回……武成殿,因为她还要给武三思一道密旨,替她将武懿宗一事给处理妥当。

    已是初冬时节,夜色萧瑟,风寒露冷,就在升斗小民们搂着婆娘呼呼大睡之际,武后依然在武成殿中奋笔疾书,时而蹙眉,时而搁笔,时而展颜……

    谁说帝王的日子就是享尽人世间的富贵?只图享乐不思进取的是那昏君,而每一个有所作为的帝王,谁不是殚精竭虑,废寝忘食为天下谋划?

    高宗如此,太宗如此,秦皇汉武如此,就连那被人称之为昏君的隋炀也胸有丘壑,否则怎么会有开凿大运河的眼界和格局?

    呵呵,一心享乐的帝王,也不是没有,譬如她那位在东宫中呼呼大睡的皇帝儿子,吃了睡,睡了吃,硬是把自己个活成了猪。

    她的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朝堂内外有多种传说,其中以“畏惧母亲从而装疯卖傻,以免步几位兄长的后尘”为主流。

    她的三子璟和四子煜,对她心有畏惧倒也不假,可若是因为畏惧母亲就装疯卖傻,将自己个给活成了猪,对此武后是不认可的。

    天下间,知儿莫若母!她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三子璟纳了韦氏女为正妃,平日里都给宠得没边了,什么都听韦氏的,自己个唯唯诺诺就没有一点儿主见。

    刚刚登基做了皇帝,就听了韦氏的甜言蜜语,要将他那上不了台面的老丈人给弄进政事堂,大臣们刚刚反对,他竟然还嚷嚷着要将整个天下送给老丈人。

    这个大逆不道的逆子,你手中的天下可是为娘废了多少心血才帮你父皇争来的,而今你竟然不珍惜,那就还给为娘就是。

    三子璟被废了以后,没有为失却帝位悲痛欲绝,反而一个劲地哀求放过韦氏。

    呵呵,既然你不爱江山爱美人,为娘就成全你,让你带着韦氏去武陵过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接下来继承帝位的四子煜就更加不堪,这孩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跟吓破了胆似的,见到为娘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为娘有那么可怕吗?可怜为娘为保住你父皇留下的江山操碎了心,可却在天下人眼中落下了独揽朝纲、祸乱天下的恶名,就连儿子都这样看,怎么不令为娘伤心欲绝?

    一个将自己个活成猪的帝王是保不住江山社稷的,要知道太宗皇帝可不止高宗一个儿子,还有高宗皇帝那个老不羞老了老了,还生了一大堆子嗣,他们可都是对帝位虎视眈眈,要不是为娘给盯着,早就上演了多少次“几王之乱”了!

    武后想到这里,不由得回想起长子弘和次子贤来,他二人但凡有一个活到今日,也不至于让她这个老婆子独自扛起天下的重任。

    在世人的心中,她的长子和次子都是她这个蛇蝎心肠的母亲害死的,其缘由不在乎他们太优秀,从而挡住了她夺取帝位之路,让她给搬掉了。

    呵呵,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但在世人眼中,朕却比虎毒,为了权利就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可真相真是这样吗?

    想当初,贺兰敏之那个畜生将高宗和朕亲自给弘儿挑选的太子妃给糟蹋了,此事闹得满城风雨,让弘儿性情大变,判若两人。

    此后在有心人的挑唆下,处处与朕作对,朕一时气急,就打了他两下,并将他给禁足在东宫中,不许外人见他。

    本想着杀杀他的性子,让他冷静一些日子,好看清这世上究竟是谁对他好,谁是别有用心?

    可谁料到这傻孩子竟然……竟然饮剑自戕了,可怜朕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要担负着逼死儿子的罪名,当时朕连死的心都有……

    因为弘儿的不幸,朕不敢再过于逼迫贤儿,给他极大的自由,让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可是,朕的想法虽好,无奈世间心怀不轨之辈太多,竟然怂恿贤儿将朕给幽禁起来,让朕在冷宫中孤独终老。

    朕当时心都死了,恨不得立时就死了,再也不管他老李家的江山和社稷了。可朕做不到啊,天下是朕和高宗皇帝一起争来的,一起守护着,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不容任何人欺负。

    朕将贤儿圈禁在巴州,让他尝尝穷苦人家的生活,让他好好反思反思,让他知道天下来得多么不容易……

    可这个不孝子不但没有反思己过,反而满怀对朕的怨恨,竟郁结成病,到了金石难医的地步……

    四个儿子,有明君之相的弘和贤先后离世,胸无大志的璟被圈禁武陵,只有最懦弱无能的幼子煜坐在皇帝宝座上,可他又怎么能担负起江山社稷?

    并非朕舍不得放下权利,而是朕忘不了高宗临去前对朕的托付。当时,他已是弥留之际,却抓着朕的手道:“媚娘啊,朕要走了,可你不许跟着来。你替朕守着我们的儿女,他们撑不起这个天下,也保不住自己的性命。媚娘,你要答应朕,好好看着他们,不求江山永固,富贵荣华,只要能衣食无忧,将血脉传承下去就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