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06章终身定

第406章终身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茶汤滚烫,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薄烟袅袅,聚而不散,在茶杯的上空凝聚成一朵氤氲,如祥云般,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随着客人的一声“好茶”,一下子将宾主之间的关系给拉进了。茶为媒,让魏文常和冯主簿二人一下子就找到了共同语言,以此为切入点,慢慢地转到了月娥的婚事上面。

    实际上,对于月娥和赵无敌的婚事,冯主簿并没有什么要求。因为这门亲事与其说是男方求亲,不如说是女方“逼亲”,还是月娥小娘子自作主张,非赵无敌不嫁,心甘情愿地给赵无敌做妾,让身为人父的冯主簿还能要求什么?还敢要求什么?

    他此时最为急迫地就是一个仪式,完成男婚女嫁的过场,以免被人戳着脊梁骨说她们家闺女不知羞耻,想男人都想疯了。

    而赵无敌明显很上路,请来了魏文常这尊大神做媒,还置办了丰厚的聘礼,大张旗鼓地前来求亲,在街坊四邻面前给足了冯主簿的面子,剩下的,对于冯主簿来说是无可无不可。

    虽置办了丰厚的聘礼,但月娥毕竟只是一个妾室,纳妾是不可能按照“六礼”来操办的,否则就是逾制。

    哪怕是赵无敌一意坚持,魏文常也是不会同意的。而赵无敌作为从大明跨越时空而来的人,也还是能分清妻与妾之间的区别的。

    在前世,他只有晓月一个女人,将他的心全部放在晓月身上,而从来不曾动过纳妾的心思。

    他对爱是执着的,和江湖中那些花心男是截然不同的,到了这一世他的心依然未变,执着地爱着沫儿,也只想爱沫儿一个人。

    至于窈娘,他更多的是一种感恩,一种责任,一种担当。因为窈娘是他老父亲和窈娘父亲定下的亲事,而这些年窈娘一直在替他尽孝,侍奉病重的老父,抚养年幼的妹妹,用稚嫩的肩膀担起了一家子的生活。

    他欠窈娘太多,若是相负于窈娘,他还算是个人吗?不说别的,就连他自己良心上这一关都无法度过。

    而今的月娥,那纯粹就是阴差阳错,就是一个误会。可对于月娥这样一个未曾许配人家的小娘子,这个误会足以毁了她的一生,甚至是让她的一生就此了结。

    对于赵无敌来说,做人是不可以这样自私的,如是只好接纳了月娥,同时,他一再地警告自己,到此为止,可再也不能发生“意外”了。

    他认为人这一生,有一个心心相印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女人就足够了,至于三个女人……的确是太多了!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平常人家是一家养女百家求,养了一个才德兼备、相貌出众的闺女,立马就会有无数少年郎慕名前来求亲,排着对儿让女方挑挑捡捡。被挑中的自然是兴高采烈地抱得美人归,而被淘汰的也并不着恼,只不过是羡慕妒忌恨一番,便挥挥手飘然而去,再追求下一个目标。

    少年郎追求小娘子,不仅要相貌出众、气质不凡,还要考察其家世、财富、祖产和亲戚关系,就连祖宗八代都是考察的因素,能最后抱得美人归的无疑都是千挑万选的幸运儿。

    但反过来,若是小娘子看上了少年郎,委托中人和男方暗示一下,而男方如果也有此意,那么相对就简单多了,接下来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如今的冯主簿嫁女就是这种情况,闺女月娥是铁了心要跟着赵无敌,作为父亲还能怎么办?

    一口回绝,然后将闺女锁在闺房中,派人日夜看守,就像是防贼那样,然后夫妇二人轮番上阵劝她回头,再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给人家当正妻……

    可是,这可能吗?

    自家闺女的性子自己知,以月娥那丫头的死性子,一旦认准了的事情,就是八匹马加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如果冯主簿真那么干了,可以肯定将就此失去活蹦乱跳的闺女。如其那样,不如就随了她的心愿,至于以后的事情,哎……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也怪不了爹娘了。

    因此,这门亲事也没什么好谈的,即便是就是三言两语给搞定了。至于什么时候抬进赵家的门,那怎么也得等到明年,待赵无敌戌边结束以后回到扬州的时候,还得先和窈娘成亲,再轮到沫儿和月娥。

    窈娘是赵无敌的正牌娘子,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媒六证,一样都不少,谁也撼不动她大妇的地位。

    至于沫儿,虽然被秦大将军给认做闺女,可终究大不过窈娘,其身份也只是个妾室。

    不过,秦大将军为了沫儿以后能昂着头过日子,同时也是为了他老秦家的面子,定然会发动他们老秦家的力量,在朝廷对这次朔方大捷论功行赏上面,为赵无敌争取最大的利益。

    只要赵无敌能够达到一定的品级,亦或是能博取一个爵位,按照唐制就可以拥有相应品级的妾室,也就是可以为妾室挣得一副诰命。

    有品级的妾室虽然依然是妾,不过因为有朝廷赐予的诰命在身,差不多算是脱离了奴仆的身份,成为大半个主子。

    且和正式官员一样,每年都有俸禄可领取,并且有资格参加某些朝廷的大典。

    在其夫君死后,也有资格保留个人财产,并继续享受家族的供养,而不必像那些没有品级的小妾那样被扫地出门、甚至是被当作牛马发卖。

    这是秦大将军的打算,也是志在必得。相必不仅是老秦家,估计老魏家也少不得要去大力气,还有老牌勋贵圈子,可能都收到了秦怀玉的请托。

    不过,这些都和月娥没什么关系,想要赵无敌给她也挣一副诰命,除非默啜再来寇边一次。可默啜经历此番大败以后,没个五到十年的休养生息,是无力再战的。

    纳妾比娶妻省事多了,也没见魏文常费什么口舌,就和冯主簿将一切都给敲定了。

    纳妾的日子暂时待定,纳妾的地点暂定在扬州,届时也不需要赵无敌千里迎亲,自有冯主簿安排人将闺女给送上门去。

    想到这里,冯主簿就来气,好好的一个闺女,就连迎亲都省了,还得他上赶着给送上门去。

    悠悠苍天,是何道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