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97章死狗熊

第397章死狗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破旧的茅屋,挡不住阴冷的寒风。

    除了敞开的门洞以外,那墙壁之上的缝隙随处可见,大得都能钻进一只狸猫了,又如何能抵挡这冬日的寒风?

    寒风呼啸,从门洞和墙壁的缝隙中直灌进来,遇到墙壁的阻挡,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寒意渐渐地化开了,将屋里屋外变得一样冷。

    随北风灌进来的不仅有寒气,还有苍白的阳光,斜斜地映照在地面之上,被拉得很长。

    赵无敌越发地疑惑,眼前之地哪里像被朝廷视为重中之重的驿站,简直就是一片无人居住而久已荒废的废墟。

    冷风吹过那大汉心口的毛发,但他却浑然不觉,依然是大踏步向前,张开两手如同一只熊罢一样,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把秦刚给结结实实抱住。

    秦刚瞅着他那熊掌似的大手,面色大变,忙不迭地后退,急道:“死狗熊,你给老子站住!老子在阎王殿里转悠一圈,还没好利索呢,你丫的想谋害老子吗?”

    “你丫的死都不怕还怕疼?哈哈哈……行了,老子轻点。”大汉瞪着一双牛眼斜睨秦刚,继而大笑,笑声如同春雷滚滚,整个屋子里都引起了共鸣,就连屋顶垂下的茅草都禁受不住,在剧烈的晃动。

    不过,他到底是将脚步放慢了下来,两只“熊掌”的背部那暴起的青筋也抚平了,轻轻地走到秦刚面前,两个汉子抱在一起。

    两人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本不必相拥相抱,可那大汉是大半个胡子,依然喜欢以胡子的方式进行。

    胡子见面,一个拥抱就是他们表达感情的最好方式,见面不抱那才是麻烦,预示着彼此间的关系已经破裂了,从此以后是敌非友,逮着机会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而唐人虽开放和豪迈,但毕竟受数千年礼仪的熏陶,男人之间见面可以捶对方一拳,但却不喜相拥相抱。

    可大汉是胡子,可不管秦刚怎么想,依然我行我素,想抱就抱。

    好在大汉也就是一抱而已,随即便分开,问道:“老刚啊,你这还没好利索,大冷天的到处瞎跑干啥子?若是因为嘴馋了,不拘派谁来说一声,我给你送去不就行了。”

    “死狗熊,可不是老子嘴馋了!来,某家给你引见一下。”秦刚冲赵无敌招招手,待他走到近前对那大汉道:“这位就是你朝思暮想的那位火烧忽必利和默啜的少年英雄赵无敌赵旅帅。”

    接着他又指着大汉道:“这家伙是我的兄弟,死狗熊,你们俩亲热亲热。”

    那大汉一个箭步就凑了过来,给赵无敌一个熊抱,好家伙,就他那两膀之间的力气,也就是赵无敌,换一个人都够呛。

    这还不算,大汉还一个劲地嚷嚷:“赵旅帅,某自从听了你的英雄事迹,那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就想和你见一面。今天可算是得偿所愿了,感情神灵,感谢昊天,感谢佛陀,感谢天狼神……”

    这大汉的信仰可真够复杂的,差不多将各族传说中的神灵全都感谢了一圈。

    赵无敌好不容易方才从大汉的熊抱中挣脱出来,大口地喘气,同时,心中也不是滋味。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咋听着不是滋味?先是“朝思暮想”,接下来又是“盼星星盼月亮”,咱们可都是大老爷们,有这样用词的吗?

    可人家热情地打招呼,他也不能太绷着,得要回个招呼才好。

    赵无敌拱手道:“言重了,言重了,某不过是放了一把火而已,剩下的都是秦大将军指挥有方,加上三军将士奋勇拼杀的功劳。

    对了,那个死……”

    他停下了,不知该如何称呼对方。“死狗熊”很明显不是大汉的真名实姓,而是秦刚的戏称,可秦刚可以戏称,但他却不行。

    人与人交往,随着时间的推移,熟悉到一定的程度自然可以以戏称相待,哪怕是肆无忌惮都行。

    可如果是初次见面,就称呼人家的戏称和“匪号”,未免太过于随意,给人一种不尊重别人的感觉。

    那大汉虽长得跟狗熊似的,脑子却比狗熊好使多了,见赵无敌踌躇的模样,爽朗地一笑,道:“赵旅帅,某姓史,贱名大熊,史大熊,要不,你就和老刚子一样叫我死狗熊也行!”

    好嘛,这大汉真是人如其名,十足一个大狗熊。

    秦刚在一旁插话道:“赵兄弟有所不知,死狗熊的父亲是突厥胡子,不过,他母亲却是唐人,身体里倒也留着咱汉家苗裔的血,和默啜那老狗可不一样。

    在他七八岁时,他那胡子老爹就死了,被突厥贵人给活活打杀了。他母亲带着他辗转千里,逃回了大唐,在这朔州定居了下来。

    某家昔年随公爷到朔方戌边,在一次打猎时遭遇了一队突厥人,寡不敌众之下受了重伤,好不如意摆脱了追兵,但却因为伤势过重,落马于荒野之中,幸好被大狗熊所救。

    自那以后,我们俩就成了生死与共的兄弟。此番某家虽大将军再次回到朔方,就将他给招进军中,专司这宰杀牛羊之事。”

    秦刚将史大熊的过往述说了一遍,赵无敌方才明白了为啥两人如此亲热。他们俩已经相识了好些年,而史大熊竟然还是秦刚的救命恩人。如此一来,相必史大熊进入军中,成为专司屠宰牲畜的辅兵,定然也是秦刚给开的后门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唐人胸襟博大,兼收并蓄,并不抗拒胡子的加入。大唐军中从来就不缺胡人,譬如执失思力、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还有当今的黑齿常之和沙吒忠义,多一个史大熊又有何妨?

    “史大郎,不知此地原先是干什么的,为何如此破败?”既然秦刚说当初史大熊是和母亲一起逃回大唐的,并不曾提起他的兄弟,那么想来他定然是没有兄弟姐妹了,因此赵无敌按照唐人的惯例称呼他一声史大郎。

    他自打来到此地开始,就对这处破败的茅屋疑惑不已,也许是想起了扬州乡下的老家,此时,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史大熊咧嘴一笑,还没有说话,就已经被秦刚给抢先了:“这里原先是驿站的一处草料库,还是六年前阴山大战时加盖的,而今用不了许多马匹,自然就荒废了下来。

    死狗熊要宰杀牛羊,自然要在偏僻的所在,这不,就给他霸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