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83章少女心扉为谁开

第383章少女心扉为谁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茫茫星空,无尽的遥远,纵然是有一双慧眼,却怎么也看不到星空的彼岸。

    斗转星移,日升月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荏苒,已转动了千万年,可对于世人来说,那浩瀚的星空依然是那么遥远,从来都没有靠近过。

    古来多少惊才绝艳的大能,年年岁岁,枯守在大山之巅,遥望着那星空深处,企图能够窥探到一丝真意,可最终全都失望了,只留下一句“天机不可测”,含恨而去。

    那遥远的星空,无尽的苍宇,真的是仙的乐园、神的殿堂,亦或是万灵死后的归宿?

    这是一个无解的千古之谜,贯穿了这段古史,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

    哪怕是史上最惊艳的那寥寥数人,譬如传说中的老子、赵子龙等,也同样无法给出解答。

    当老子西出函谷、引来紫气东来三万里的时候,他已经踏上了一条未知的路,进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而武破虚空的赵子龙,也同样如此。当他用不属于此界的法和力破开时空壁垒的时候,就打开了一道通向另一个时空的天门,而天门开,受到天道法则的约束,他只来得及将闪电银枪给扔回常山,就被天门吞没。

    西出函谷,武破虚空,两个离天最近的人都不见了,除了留下两段传说以外,并不曾透露丝毫“天”的密辛。

    而今,赵无敌仰望星空,却并非是妄图窥测天的秘密,而只不过是心有所感,思念和牵挂家人而已。

    星空茫茫,同时映照着新城和扬州,可他却无法和家人相距,甚至都无法看一眼。

    因为他们之间相隔的不仅仅是那数千里的距离,还有无法抗拒的时间。除非他能进入时间长河中,直接找到未来的岁月,从今冬一步跨入来年夏日。

    可那可能吗?

    眼角的泪还在大滴的滚落,眼中的神采也那么的黯然,看上去是那么得无助……

    赵无敌之所以如此失常,是因为他的心很苦也很累,短短的时间里,他经历了太多的事,也背负了太多的责任。

    一转眼就从大明跨越了时空来到了大唐,再也见不到相濡以沫的妻子、一对年幼的儿女……

    进入大唐以后,就遭遇了突厥入侵,他来不及喘息就为了生存而战,继而又坠落地下暗河中九死一生,待重回北地后又看到了一心为他殉情而生机绝灭的沫儿。

    那个时候,他觉得心都碎了,整个世界都寂灭了!

    他身为唐人,要为大唐而战!

    他作为常山赵氏子孙,要为家族振兴而战!

    他为人子、为人夫,要为家人能够幸福安康,不再饥无食、寒无衣、居无屋而战!

    一桩桩,一件件,让他的心已经累了,可为了心中的责任而强自支撑,将苦与伤埋在心里,而今夜仰望星空,却不知为何勾起了他的心事,导致心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他的模样看得月娥心酸不已,原本心中对他的不解人意还有那么一丝丝埋怨,而今却早就烟消云散了。

    她忽然做出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举动,竟然一撩裙摆飞身登上了车辕,屈身跪坐在赵无敌身边,伸出双手将他给拥入怀中,任他的泪水湿透她的心口。

    冯夫人一张脸风云变幻,心里头是又羞又气,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花三娘不知何时来了,看见月娥如此竟然还赞不绝口:“不亏是老妇人一手带大的,咱家小娘子就是有眼光,看准了就死命抱住,免得便宜了别人!

    大娘,话说你这姑爷还真不错,人又年轻,生的又俊俏,还是一个武官,再看看这些车马和仆人,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

    冯夫人再也顾不得雍容和端庄了,一把捂住了花三娘的嘴,低声道:“快别说了,都丢死人了,你让夫君明儿可怎么见人?”

    冯夫人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好在此时已过了午夜,邻人们都进入了梦乡,并不知道此地发生了何事?否则,一传十,十传百,要不了一日时间,定然是传得满城风雨,那样……哎哟喂,想都不敢再想。

    可虽然没有被邻人看见,眼下却有好几个蓝衣大汉杵着,冯夫人又与他们不相识,就算是想打点一下,好封住他们的口,却也无从下手。

    此番随赵无敌出来的蓝衣扈从,都是出自常山赵氏,其职责是保护星乐小丫头的,可赵柔伊临去前也曾着重交代,对赵无敌要像对待家主一样尊敬。

    因此,他们对月娥抱着赵无敌一事并没有觉得大惊小怪。

    赵无敌可是他们常山赵氏的中流砥柱,当世第一惊才绝艳的天骄,将带领他们横扫江湖,一举登上江湖之王的宝座。

    而且,以他的年纪,可以说至少能支撑家族五十年,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五十年中,赵家枪都将碾压兵器谱,成为江湖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常言道:“自古美人爱英雄!”

    更何况是赵无敌这样的少年天骄,天下间的女子还不得一个个急着投怀送抱?

    此时,他们的脸上没有嘲讽,没有揶揄,有的只有一种神色,那就是骄傲!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赵无敌方才从“神游天外”中醒来,忽然觉得不对劲,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且脸部接触的地方很柔软,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

    “你好些了吗?”月娥察觉到赵无敌的异动,却也没有羞红了脸,轻轻地松开了两手,大大方方地问着。

    就在看见赵无敌那伤感无助的模样时,她就豁出去了,心中也有了决断。

    她不能再离开这个男人了,一生一世,都要陪着他。在他笑的时候陪着他笑,在他伤心的时候给他拭去泪水,饿了的时候给他调一碗羹汤,累了时候就让他靠在她怀中休憩……

    赵无敌离开了月娥的怀抱,眼光一扫,立马就明白发生了何事。

    他脑袋里嗡地一声轰鸣,暗道一声坏了。

    他陷入了无尽的伤与悲中,当时的神念实际上已经离体而出,并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何事?对月娥是怎么将自己给拥入怀中的是一无所知。

    可纵然如此,也不代表他就可以一推干净,装作没事人一样,将如此尴尬的局面交给一个未出嫁的小娘子独自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