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77章文常起舞

第377章文常起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人落座,酒肉却未曾来到,空对着一无所有的矮几,未免有些冷场。

    好在魏文常也不是外人,而此间是高朋聚客栈,并非是赵无敌的府邸,而且,院子里还住着一尊惹不起的大神,他老人家喜欢清净,因此里里外外只有月娥和清风、三山三个人打理,招待不周也是情有可原。

    再说了,魏文常本就不是为了吃吃喝喝而来,而对于冯主簿,就更加没有问罪的资格了。

    魏文常看了一眼冯主簿,挤出一些笑意,以便让他看起来显得和蔼一些,方才问道:“冯主簿,不知仙乡何处?师从何人?”

    冯主簿见魏文常动问,不敢怠慢,立即躬身道:“回魏司马,下官祖籍原本登州人氏,于家曾祖父时迁来此地,大约是前隋大业年间,算来已有百十年矣。

    下官自幼随家父读书,后来游学长安时,曾有幸见到今兵部房公,蒙他老人家不弃,曾指点过一些学问。

    下官本想留在长安,拜在他老人家门下,可接到了家书,老父病重,因此辞别了房公,回到了新城。

    家父到底不治,待下官守孝日满,进京赴科考时,方才得知房公已外放陇右。

    其后,下官历经科考,外放州县,一别经年,终无缘得见,深以为憾也。”

    冯桂口中的“兵部房公”指的就是如今的兵部尚书房遗则,也是昔日“房谋杜断”中房玄龄的幼子。从冯桂的眼中,可以看出他对房遗则是出自内心的尊敬。

    他的眼中除了尊敬,还有一抹伤感和遗憾。这也难怪,作为一个寒门学子,谁不想能拜在一个家学渊源的博学大儒门下?

    房遗则虽是如今的兵部尚书,可他本人却不是一个武夫,而是一个满腹经纶的大儒。

    魏文常不由得神色凝重起来,肃然道:“原来冯主簿祖籍是登州,竟然与魏某是同乡,而且,少年求学时还曾得到房家叔父的指点,真是巧啊!常言道,人生何处不相逢,今日魏某可要与冯主簿不醉不休啊,哈哈哈……”

    魏文常大笑,想不到眼前这个头发斑白、明显是混得不如意的小小主簿,竟然和房遗则还有这么一段渊源,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房遗则可是房玄龄的儿子,论辈分还是他和秦怀玉的叔父,不仅是心向李唐的“潜伏者”中的一员,还是其中的主使者。而今又位居兵部尚书一职,虽然手中没有多少兵权,但却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和军中诸将颇为熟稔,暗地里掌控了一股相当惊人的力量。

    既然冯主簿以房遗则的弟子自居,那么招揽他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至于说是同乡,也不能说错,老魏家是山东高门,而登州自古就是山东之地,二人可不就是山东同乡吗?

    而且,魏文常心里还有一个想法,既然冯主簿成了“自己人”,那么就可以运作一番,将他的位置挪一挪。毕竟一个新城主簿职位太低,对恢复李唐的大业起不到多少作用。

    就在此时,勤快又知礼的月娥小娘子端着托盘前来上茶,看到父亲不由得一愣。

    魏文常见此,微微笑道:“月娥,老夫与你父亲有些渊源,今日相逢,乃是天意使然,因此要与他畅饮一番。你可要让人多备美酒,可不要让我们扫兴。”

    赵无敌见月娥有些窘迫,便替她解围道:“月娥小娘子,你还是去看看沫儿吧,至于我们这里,就交给客栈的活计好了。”

    月娥放下了茶汤,行了个礼,立即“逃”了出去。

    “哈哈哈,小子,你可不能见一个喜欢一个,让沫儿受了委屈,不说你那丈人,就是老夫都绕不了你。”魏文常道。

    赵无敌一头黑线,心道你老人家也太八卦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别忘了人家父亲可在这里,若是造成误会,你让人家一个小娘子如何是好?

    可心里这么想,嘴里却只能说:“魏司马你说笑了,小子可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对沫儿,一生一世,都绝不会相负的。”

    冯主簿一听二人谈到了自家闺女,不由得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在他心里还真不怕赵无敌勾搭他家闺女,如此年轻的少年郎,又有着大好前程,自家闺女若是跟了他,即便是做妾,也不算是委屈。

    可随着赵无敌的否认,冯主簿不仅没有如释重负,反而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一位好女婿。

    “其实,以你今日之功,他日封侯拜相也并非不可能。何况男人嘛,只要功成名就,多几房妻妾也没什么。”魏文常话锋一转,似乎想撮合赵无敌和月娥二人,搞得冯主簿一颗刚刚熄灭的心又有复燃的迹象。

    而赵无敌则很无语,不知道老魏在搞什么名堂。好在老魏也就是随口念叨了几句,没有将话当着冯主簿的面给挑明。

    不多时,在老掌柜的带领下,酒肉齐备,三人开喝。在魏文常的有意引导之下,这一顿酒直喝到半夜时分,方才尽兴。

    尽兴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魏文常和冯主簿二人都喝多了,两人大着舌头絮絮叨叨,还一个劲地称兄道弟,其间还高歌了几曲,舞了几段……

    二人的举动让赵无敌惊出一身的冷汗,可把他给吓坏了,就连喝下去的酒都变成了汗水,继而被蒸发干净。

    他倒也不是为二人担心,生怕他们这老胳膊老腿的给摔坏了,而是想到了那位大神。

    这半夜时分、夜深人静,你们二位又舞又唱的,扰了人家的清净,待大神发飙找上门来,两位可千万不要说认识我。

    赵无敌趁着二人起舞的空当,赶紧溜了出来。只见门外站着一脸愁容又手足无措的月娥,还有一个小童清风。

    月娥都快哭出来了,看见赵无敌出来,急忙道:“郎君,都是月娥不好,给您添麻烦了!”

    “月娥小娘子,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多想,一切有我,自会将令尊安然送回家中。”赵无敌安慰完月娥,又陪着笑脸问清风:“不知孙老神仙可有什么吩咐?”

    “嘿嘿,又,一个字,滚!三个字,马上滚!”清风仰着小脸,一副幸灾乐祸的臭屁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