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75章父女相见

第375章父女相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冯主簿一脸的无奈,只好冲老掌柜拱手道:“老掌柜,还请给老夫指点迷津?”

    “呵呵,不认识贵人?”老掌柜眯着眼睛,一副了然的模样,道:“冯主簿,在老汉想来,你也是不认识客栈里的贵人,就让老汉一一道来,看你该求见何人?

    客栈中原先可住着不少贵人,可大多却先后离开了,说了也没用,老汉就不耽误时间了啊!

    现如今客栈中还有三位贵人,其中的一位可了不得了!老人家得有一百多岁了,可精神头还挺不错的,就连秦大将军、魏司马都对他老人家甚为恭敬,称他老人家‘老神仙’。

    这样的老人家,只要发句话,别说冯主簿你只是想见见闺女,就是在这儿吃顿饭,和闺女唠嗑半天都没有问题。

    可问题是,老人家似乎不大喜欢见人,整天都待在屋子里,估摸着答应见你的机会不大。”

    “一百多岁的老人家,就连秦大将军和魏司马都很尊敬,不知……他老人家可是姓孙?”冯桂忽然问道。

    “好像……似乎……仿佛是姓孙,对了,我曾听到赵旅帅称呼他老人家‘孙老神仙’。怎么,冯主簿你认识?”掌柜的仔细回想,方才确认了老人家姓孙。

    冯桂眼中流露出惊诧的神采,好半天方才叹道:“孙老神仙,果然是孙老神仙,想不到他老人家还在人世间。

    呵呵,某对他老人家的景仰可比山高海深,可却无缘得以一见……”

    “说来说去,你和他老人家并不认识,有什么用处?”掌柜的可没想到他家客栈中竟然住着药王老人家,见冯主簿不认识,立马将之排除,继续分析道:“那么,还剩下两位贵人。首先说说大将军家的小娘子,啊,这就不说了,人家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娘子,你一个大……老男人求见,明显不合适。

    这样一来,你的希望就只剩下那位赵旅帅了。别看人家的官不大,只是一个旅帅,可看秦大将军和魏司马对他的态度,呵呵,你这主簿还真不够看。

    不过,以老汉看来,这位赵旅帅人挺好的,知书达理,一点架子都没有,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不如,你就说是仰慕他的英名,想拜见一番?”

    冯主簿只是新城县主簿,倒也听说过这位赵旅帅的传奇经历,且也颇为好奇,如今见掌柜的这么一说,便点点头应承了。

    掌柜的见他没有异议,便让他先等着,自己个屁颠屁颠地跑到后院中,说有人慕名前来拜见赵旅帅。

    此时已是红日西斜,眼看着就到了进餔食的时辰,月娥在厨房中忙碌,而孙老神仙每日只食一顿,也就是在正午之前用些许食物,然后,便遵从“过午不食”的古训,不再进食。

    因此,只有赵无敌和星乐陪着沫儿,见掌柜的说有人慕名求见,不由得愣了。

    他沉吟片刻,分析起来:“若是军中来人,根本就无需掌柜的通报。可除此以外,在这新城之中也没有亲朋故旧呀?

    莫非,是家族中来人,要接星乐回家?”

    “啊……”星乐正扑闪着大眼睛,却见叔叔师父扯到她身上,不由得急了,抢着道:“我不回家,我不回家,打死都不回家!”

    接着又滚在沫儿的怀中撒娇:“小师娘,人家不想离开你嘛……”

    赵无敌问道:“老掌柜,却不知是何人?”

    “回赵旅帅,是新城主簿冯桂前来求见。”老掌柜答道。

    “新城主簿?”赵无敌沉吟着:“某和他素不相识,别无交情……对了,月娥小娘子的父亲不就是新城主簿吗?老掌柜,快快有请!”

    赵无敌想起来了,感情是月娥小娘子的父亲来了,这可不能怠慢。这些日子多亏了月娥照顾沫儿,如今人家父亲来了,可要好好的感谢一番。

    他对沫儿和星乐说道:“你们先歇着,我去见见他。”

    “郎君尽管自去,想来人家也是因为思念闺女,郎君且把月娥喊上,让人家父女见上一见。另外,奴如今也大好了,可让月娥回家去吧!”沫儿道。

    赵无敌点点头,自去见冯主簿。

    冯主簿虽是月娥的父亲,可毕竟是男人,总不能在沫儿的闺房中与他相见。

    好在这院中客房颇多,赵无敌又因为感觉月娥照顾沫儿,因此就站在长廊外的雪地中等着冯主簿的到来。

    正好看见小童清风从孙老神仙那间房中溜出来,便冲他招招手,让他将月娥给喊来。

    不多时,冯主簿在老掌柜的指引下进来了,二人寒暄一阵,老掌柜自去前面照应,而此时月娥也来了,父女相见,自然又是一番嘘寒问暖。

    因为沫儿的提醒,赵无敌让月娥将他父亲先带进另一见客房,以便父女二人一叙离别之情。

    客房中,月娥让老父先坐下,然后问候了他的身体,以及母亲身体是否安好,家中人是否安好,接下来方才问老父因何而来?

    父女相见,冯主簿也很是感伤了一阵子,见闺女动问,便说道:“月娥,自昨日起大将军派出大批军士全城搜索,还从县衙里征调了数十衙役,县尊心中不安,于是派为父前来寻你打听一二。

    为父当日也是无奈,方才将你给送出,事后十分懊悔,而你母亲也十分思念你,于是就顺水推舟地应承了。

    丫头啊,你在这里过得可好?日前大将军派人给家中送去了一些牛羊和战马,到底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

    “阿爷,您想到哪里去了?”月娥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父亲的疑问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敏感而又聪慧的她又如何不明白?

    她继续说道:“阿爷,女儿在此一直都在伺候大将军家的小娘子。沫儿小娘子人可好了,丝毫没有那些娇奢霸道的好脾气,告诉阿娘女儿过得很好,不用为我担心。”

    冯主簿见女儿如此说,又仔细观察了她的气色,的确没有受虐待的迹象,便也放下心来。

    忽然又想起周县令的嘱托,他到底是自己的上官,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于是,冯主簿抱着试试的态度,问起女儿,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吹草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