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67章辣手折梅

第367章辣手折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眼下不过是十月初,刚刚进入了冬日,而在这高朋聚客栈的后跨院客房的墙角处,却有一树红梅凌风怒放。

    此情此景,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无一不显得怪异,让赵无敌意外之余,又为这早放的红梅而惊艳,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宋时王安石公的这首《咏梅》,并且不知不觉中随口念了出来。

    安石公的这首《咏梅》写的清新隽永,意境深远,且非常契合今日他二人踏雪寻梅的过程,简直就是为他们而写。

    一首小诗,不过是区区二十个字,却字字如珠玉,听得沫儿眼儿弯弯,新潮浮动,不时地瞟着郎君,却怎么也看不够。

    郎君武功盖世,又擅长谋略,允文允武,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智将。

    不过,他到底是武人,总是缺少那么一丝儒雅之气,而今,一首小诗将这个瑕疵给弥补上了,成了沫儿眼中世间最完美的男子。

    那火辣辣的眼光似乎要把赵无敌给融化了,和着水儿一口吞下,再重新塑造,这样你中就有了我,我中也有了你……

    “沫儿,你怎么这样子看着我?我会害羞的。”赵无敌给看得受不了。

    “郎君饮吟得一首好诗,让人家迷醉了嘛!”沫儿将小脑袋依偎在赵无敌的胸口,拖着长长的尾音撒娇,声音甜甜的、软软的,让赵无敌的骨头都酥了。

    “可是……这个……不过是信口胡说而已,让你这样一夸,怪不好意思的。”他本想说这是宋时王安石公写的,可是,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妥。

    那王安石公是宋人,若是历史的车轮不再发生偏差,那么还有好几百年以后才会出生,让他如何说起?

    要是非要说是安石公所写,那么又该如何解释?安石公是谁?怎么从未听说过?他是哪朝哪代的人……

    可若含糊其辞地称之为曾在那本书上见过,那么又是那本书?

    你说匆匆一瞥,已经淡忘了,可人家必定要较真,会去翻阅浩瀚书海查找根源。

    因为他刚刚所吟的诗,乃是近几百年间方才兴起,顶着天也就是回溯到魏晋之时,而与秦汉乃至于先秦明显风格不同。

    这样一来,自魏晋到如今也不过是短短几百年时间,而能吟出如此好诗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查着查着,却毫无点滴踪迹可寻,最后必定将矛头指向始作俑者,也就是赵无敌。

    到了那个时候,赵无敌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毫无疑问将被扣上说谎者的帽子,且遭到那些穷经皓首的大儒轮番逼问,不把此诗的来源说个明明白白,是休想过关的。

    如今虽然只有他和沫儿两人,以沫儿对他的心思倒也不会有意为难他,可以沫儿看来,能够给郎君宣扬文名必定是一件好事,最起码也要和星乐和月娥分享一下。

    这样一来,月娥小娘子回家和他那做主簿的父亲说说很正常吧?他的父亲是读书出身,甫闻如此好诗,和三两好友诗酒唱合之时,必定会宣扬出去。

    这样一来,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后恐怕整个大唐士族阶层,就找不到一个不知道的了。

    而星乐小丫头,以她那娇憨的性子,将会以怎样的速度和力度传播?想想都可怕。

    因此,赵无敌仔细想想,与其日后遭人围攻,刨根问底,不如索性放下脸皮,就将这首小诗据为己有。

    一首诗而已,只要我想,立马脱口而出吟出千百首来,且都不带重样的。

    只是,有点对不起日后的安石公了。不过,安石公离出世还有好几百年时间,而且,若是出个变数,他老人家还不知道能不能出世呢?

    这并非不可能,试看如今大唐之天下,因为玄武门之变时,李建成将李世民给干掉了,导致了武后嫁给了李建成的儿子,这样一来,原本历史中的李显和李旦就不见了踪影。

    而武后的小女儿虽然还是被封为太平公主,但却并非是武后和高宗李治所生,那么,她还是历史中的那个太平公主吗?

    赵无敌厚着脸皮,将《咏梅》据为己有,除了两腮有那么一点点红晕以外,并没有因为剽窃别人而懊悔不已。

    他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安,因此主动来到了梅树附近,俯下身子,使劲嗅了嗅,的确是纯正的梅花香味,且花色粉红,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原本不该开放的梅花花期提前呢?而且,这是一个例外,还是整个客栈、整个新城中的普遍现象?

    赵无敌心中虽疑惑不已,但也知道无人可以解惑,那么不如放下一切杂念,好好欣赏这雪中红梅。

    而且,这梅花孤零零地迎风怒放,未免显得太孤单和寂寞,不如攀折一枝,给养在客房中,让沫儿可以不出门就能日日赏梅,该有多好?

    “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他心中不由得又浮现一句诗来,可这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随口念出。

    因为刚刚孙老神仙还苦口婆心地叮嘱他,做人要低调,如今,一转眼就一首接一首的吟诗,莫不是要抢了天下间文士的饭碗,成为整个士林的公敌不成?

    他寻了一枝看起来如虬龙探身的老枝,伸手稍微一用力,“咔嚓”一声,就将其给折断,兴冲冲地递到沫儿跟前,讨好地说道:“沫儿,喜欢吗?”

    一截老枝枝身弯曲,其形蜿蜒如虬龙,且被积雪覆盖,竟冷风一吹,宁接了一层薄薄的冰,被阳光一照,显得晶莹剔透。

    而枝头之上,有数十朵梅花开得正艳,间或还有一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沫儿要说不喜欢那是假话,可总觉得不该如此。好好的一树梅花,与白雪争艳,供人品赏,可被郎君截断了一枝以后,整棵树就显得残缺了,多了一抹凄然的美,让人心里不是滋味。

    可赵无敌听到沫儿的抱怨以后,却哈哈大笑,道:“傻丫头,这天地都不全,何况是一树梅花?要知道在这世间,太过于完美的物事都难以长存,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发生,将其给破坏,就如同这梅花一样,若不是我给折了一枝,说不定就会被什么给彻底破坏。”

    天道有缺,世间万物何能例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