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38章急转而下

第338章急转而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语惊醒梦中人,高人就是高人,一句话就点出了武承嗣的软肋。

    武承嗣被流放岭南多年,日日夜夜脑子里就想着怎么吃饱肚子,哪有心思考虑官场之道?

    待到武后为了登基称帝的需要,赦免了整个武氏一族,将他们给迎回了神都,被赐予高官厚禄。

    可他们到底是底子不足,对官场上的弯弯绕绕根本就不懂,加上没有根基,别看平日里身边围着无数的马屁精,其实,在那些宰相面前屁都不是。

    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都出仕多年,早就有了自己的根基,即便是围在武氏族人身边,那也是形势逼人,言不由衷。

    他忽然有了一种明悟,那就是吃进肚子的食物才是你的食物,拿在手里的都不一定。而追随者,和食物也没啥区别,半路投靠的都是墙头草,今你明他的,谁强跟谁走,毫无忠心可言。

    要想有自家嫡系的势力,就要亲手培养,将一些没有根基和靠山且混得不如意的家伙给收罗门下,刻意培养,并将其推上高位,主政一方。

    这样一来,他们就被打上了他武承嗣的烙印,只要在朝堂混迹一天,就无法改换门庭。

    因为,对于叛徒,是人都没有好感,既然能背叛故主,那就可以再次背叛你,譬如那三国时期“三姓家奴”吕布,谁敢放心地用他?

    通过友人的举荐,许别驾得以进入了武承嗣的法眼,并经过了层层考验,好不容易方才成了武承嗣下定决心要培养的对象。

    武承嗣之所以培养许别驾,其目的自然是要取崔刺史而代之,而许别驾野心不小,一直认为自己有经天纬地的大才,苦于没有遇到伯乐,一直是郁郁不得志。

    而今,得知了武承嗣器重自己,要大力培养、第一步就是取崔刺史而代之,两方面是一拍即合,接下来就是反复谋划,日日夜夜都在筹谋怎么把崔刺史给拉下马?

    谁料到,如此隐秘的谋划却被崔刺史识破,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揭露出来,一下子把他给逼到了退路,不由他不出手反击了。

    眼前崔刺史还是扬州刺史,是扬州的主官,掌握着整个扬州的权利,而武承嗣的助力却鞭长莫及,整个形势都对许别驾不利。

    可以说,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一战的能力,看看那些幸灾乐祸的同僚,谁不是在笑话他自不量力?

    可是,老子还有退路吗?就算是现在向崔浩跪下来求饶,摇着尾巴向他效忠,也不见得能取得他的谅解。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许别驾小眼睛转来转去,在寻找自己的机会。还别说,真让他给找到了,那就是地上的张三郎一事,给了他翻本的机会。

    一民女杀了扬州折冲都尉的孙子,不论其有没有前因,按照大唐律都要将凶手缉捕归案,严加审讯,查明真相,好给死者家人一个解释。

    可崔刺史的意思却很明白,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将凶手缉捕归案,而是屈服于太平公主府的侍卫长赵不凡,企图和稀泥,做和事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可是罔顾国法的大事情,只要抓住了这一点,哪怕是现在暂时退让,将来也可以借此让武承嗣出手,在朝堂之上告崔浩一状,不愁不能将他给拿下。

    许别驾在心中暗暗冷笑,小不忍则乱大谋,谁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开心,老子就暂时忍让一下。

    崔刺史和许别驾二人之间的一场大战,可谓是一触即发,可却因为各有算计,到底是没有打起来。

    许别驾一张老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黑中又带着紫,眼看就要恼羞成怒,大打出手,可挣扎了一阵子以后,突然偃旗息鼓了。

    他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润了润嗓子,对崔刺史略略躬身,恨声道:“使君,某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头晕眼花,不能再陪使君和各位了,还请见谅!”

    什么?

    众人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也没有料到许别驾蒙受了莫大的羞辱,都被人逼到悬崖边了,却竟然主动退让了。

    你奶奶的,你丫也太没有骨气了吧?白白耗费我们的激情和八卦之火了!

    众人失望之余,不免在心中对许别驾狠狠地鄙视了一番,更有甚者,竟然连带着将许别驾家中的一切雌的都问候了千百遍。就这样还觉得不解心头之恨,还幻想着将许别驾的那家伙给一刀切了,送到宫中做……啊不,该送到那种地方去做兔儿爷,让他日日夜夜悲惨地大唱“菊花残、满腚伤……”

    崔刺史也一愣,他也没有想到许别驾此人竟然能够如此容忍?都被他给逼到了如此地步,还能忍住不出手,真特娘的成了千年神龟。

    可人家都已经退让了,服软了,你又能怎么办?只好挥挥手,淡淡地道:“既然你身体不适,那就回府休憩去吧!”

    “是,多谢使君!”许别驾反而冷静了下来,不动声色地告辞,且不失礼仪。

    这份隐忍劲和冷静功夫,让人不得不佩服,换一个人还真就办不到。也难怪此人有野心,若换成张兵曹之流,是万万办不到的。

    仵作早就被崔刺史给撵走了,而今别有用心的许别驾也黯然离去,除了死翘翘的张三郎,一屋子人再也没有一个敢对崔刺史阳奉阴违的了。

    有许别驾珠玉在前,再也没有人对如何处理此案叽叽歪歪发表意见,一个个都默默不语,那意思很明白,崔刺史你是老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对于许别驾的离去和众人的沉默,崔刺史很是满意,张开口,痛痛快快地吐出一口恶气,扫视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诸位,不是本官不想按律办事秉公处理,实则因为此案牵连过大,不敢草率。

    一方是扬州折冲府的折冲都尉,手握重兵,一个不慎,就有可能酿成兵变,届时,让本官如何向朝廷交代?

    而另一方就更加让人头疼,赵不凡先生可是太平公主府的侍卫长,若处置不当,引来了公主的怒火,呵呵,咱们扬州官场上上下下、恐怕不仅本官一人遭殃吧?

    可怜本官一番苦心,却遭许别驾怀疑和猜忌,哎……真是让人寒心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