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30章心不足

第330章心不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红日渐渐西斜,北风吹过,寒意渐浓。

    赵不凡因为不想与张翰再起冲突,打算以钱财了却一头牛的恩怨,因此默不作声,垂手而立,静静地等待着老牛的主人、也就是眼前的这个肉球开出条件。

    对于肉球可能开出的高价,赵不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他也没在意。

    此时此刻,区区钱财,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可那肉球说着说着却突然住口不言,就像是吊人的胃口似的,可把赵不凡给急坏了。

    其实,赵不凡还真是冤枉了肉球先生,人家根本没有吊胃口的意思,而是转动着小眼珠子,在掰着手指、看要多少赔偿合适?

    张老实是张翰的儿子,打小就不好习武,也不想读书,却偏偏好做文士打扮,去秦楼楚馆之中寻欢作乐。

    他这样一个人,哪里知道一头牛究竟值多少钱财?刚刚呵斥张三的时候,那只不过是潜意识中认为低贱的奴仆比不了可以拉车的牛,纯粹是瞎说一通而已。

    赵不凡看看渐渐西斜的红日,不想再耽误时间了,主动说道:“张先生,你看某家陪你二万钱如何?”

    赵不凡的这个价钱还是很实诚的,二万钱就是二十贯,可以买两头犍牛了,而张老实拉车的只不过是一头老牛,以他所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可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出人意料之外,本来张老实并不知道一头牛的价值,不好开口。

    这下子赵不凡一说,算是给了他一个标准,暗暗得意之余,小声对两个女子道:“嘿嘿,美人儿,一头牛竟然值二万钱,差不多可以包你们俩大半年了。

    啧啧,真没想到一头老牛这样值钱,比起你们俩也不遑多让,还真是差点让爷看走眼了。”

    张老实的话差点把两个女子给噎死,没好气地给了他两对白眼。也难怪人家生气,你想想啊,好好的老是将人家娇滴滴的“小娘子”和老牛往一块凑,能让人心里头舒服吗?

    “爷,二万钱,好多呀,都够换一辆好车了!”一女娇笑道。

    她们干的本就是迎来送往的生意,靠的就是一张哄死人不偿命的巧嘴,是没有资格真对客人生气的。

    而且,她们在这一行当都干了大半生了,见惯了生张熟李,哪里有什么真情可讲?所图的不过是客人袋子里的钱财。

    只要能得到客人的钱财,又有什么不可以舍弃和出卖?

    你给我钱财,我给你笑脸和奉承,本就是一种等价交换,谁也不欠谁。

    而客人当我们是乐子,我们却当客人是凯子,真真假假,谁也不比谁高贵!

    另一女子撇着嘴,叹了口气道:“不过,再好的车也是牛车,走起路磨磨蹭蹭,急得死人。若要是有一辆马车,那阵势、那威风,方才配得上您这扬州第一风流才子的美名。”

    “马车好啊!人家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可是,我的姐姐,一匹马,再配上一辆像样的车,听说可贵着呢,就这二万钱,能够干什么?”

    两女你一言我一语,话里话外透着激将的意思,其间的用意,就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肉球虽胖,也不学无术,但却终究比傻子还是要聪明那么一点点的,怎么可能听不出两女的弦外之音?

    “对啊!老牛拉车,磨磨蹭蹭,多没有面子。”张老实恍然大悟,为了感谢美人的点拨,来一个左右开弓,一人脸上吧唧一口,顺手又在身后肥硕的地方捏了一把,继而嘿嘿贱笑起来。

    他的模样很瘆人,声音也过于下贱:“那个谁谁,你说的什么鸟话?二万钱?把爷当乞索儿呢?爷可告诉你,爷是扬州折冲府折冲都尉张翰的儿子,是有身份的,可不许你这么糊弄!”

    赵不凡蹙眉,但还是强忍着怒火,问道:“那么……张先生以为多少合适呢?”

    张老实伸出胖乎乎的手,还没有开始比划,那两女就忍不住了,纷纷抢着开口。

    “爷,可不能便宜他了,要五万钱。”

    “嘁,没见过世面的田舍奴,五万钱够干什么的?还不够买一匹好马,怎么也要管他要十万钱。”

    “十万钱还是太少,你看看他们骑的那马,身材高大,毛发锃亮,一看就是好马。以奴奴看,不如就要他陪一匹好马,再来个二十万钱,马马虎虎也差不多了!”

    “不行不行,一匹马怎么行?让他将四匹好马全都给留下,再配个一百万钱财……”

    两女越说声音越大,价码也越来越高,冲这个架势下去,不仅仅是赵不凡要掏出所有的钱财,留下坐骑,恐怕就连他们的人也要卖身为奴了。

    而这么离谱的条件,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赞同,而且,己方一个胖子、两个老女人外加一个傻不愣登半死不活的车夫张三,对方却是五个精壮好汉,还带着刀具,就不怕人家恼羞成怒,将他们给灭口?

    张老实还真不怕,因为他爹是谁呀?那可是扬州折冲府的折冲都尉张翰,在扬州城跺跺脚,整个扬州都要抖三抖的人物,谁敢不给他名字?

    而作为张翰的儿子,跺跺脚,让扬州城抖三抖有点苦难,可要人家纳头就拜,奉上战马和钱财,还不是小事一桩?

    他想到了这里,兴奋地嗷嗷叫唤,在两女脸上狠狠地亲了几口,手也不老实地揉搓和抓捏,恨不得立马将她们扑倒在地,来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

    在两女付出一番甜头以后,才让他耐住了心中的邪火,指着赵不凡吩咐道:“那个谁谁,听到了吧,就按照美人说的办,将这些马、不论死活都留下,再陪个一百万……两百万钱财,马马虎虎,爷今儿心情好,就大发慈悲放你一马。”

    赵不凡闻听此言,不由得大怒,但却没有立即发飙,反而怒极而笑,问道:“呵呵,张先生,除了马和钱财,某家还有几口好刀,斩人头颅如同砍瓜切菜,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好呀好呀!爷正愁没有好刀,既然你小子这么有眼力劲,那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啊哈哈哈……”张老实大笑。

    “铮……”

    赵不凡抽刀出鞘,一片雪白的刀光浮现,将漫天的阳光都给截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