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27章欢乐今宵

第327章欢乐今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风习习,夜色苍茫,吹在了赵苟的脸上,让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一股子寒意自尾骨诞生,继而顺着脊梁骨直冲脑海,不由得感动一阵淡疼。

    他苦着脸,倏然而生的一道道褶子密密麻麻地纠缠在一起,将他的一张本还算是仪表堂堂的脸给弄成了鸡窝状,看上去让人颇为揪心。

    赵苟的心中怨念丛生:“我说老哥……啊,不,是老人家,你一大把年纪、头发胡子都白了,怎么能和我称兄道弟?你老人家这不是折我的寿吗?行行好吧,老人家,老爷爷,老祖宗,你就发给我吧,好不好?”

    “我说老弟,问你话呢!瞧你人模人样的,不会是哑巴吧?啧啧,太可惜了……”王老汉正在兴头上,没注意赵苟那一脸的苦相,还以为人家是被他的平易近人给感动了,但却因为天生是哑巴、有口难言,无法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从而以特殊的方式展露出来。

    赵苟张了张嘴想骂人,可面对着白发苍苍的王老汉,到底是没有骂出声来,反而给他一个苦笑。

    唐人极讲孝道,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升斗小民对老人都很是敬重,而对于像王老汉这样古稀之年的老人,那更是差不多视之为自家的祖宗一样看待。

    人生七十古来稀,一个人到了古稀之年,在大唐差不多就是人瑞般的存在,偶尔任性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赵苟若对一个古稀老人开骂,可以说那是比捅了马蜂窝还要凄惨千百倍。

    你捅了马蜂窝,至少可以躲到水里,或是躲在屋子里不出来,等马蜂耗尽了耐心,打道回府重建家园的时候,也就安然无事了。

    可赵苟若是骂了王老汉,嘿嘿,那就是躲无可躲、逃无可逃,躲在水里也会被人们那鱼叉给你叉上来,缩在屋子里,说不定会被愤怒的人们放一把火,将屋子和他一起给点燃。

    赵苟深深地吸一口气,平复了一番心情,顺便也让脸上的褶子舒缓一些,然后,先是朝王老汉一揖到地,继而又朝诸位老兵行了个罗圈揖,挤出笑脸道:“回老丈的话,小可单名一个苟字,赵苟,给老丈和各位乡邻见礼了!

    这些年,小可叔祖一家居于此地,多亏各位乡老、各位高邻照看了!”

    “狗,赵狗,赵家的一条狗?”王老汉一边念叨,一边摇头晃脑,疑惑中夹杂着惋惜,念念有词:“我说小子,你们家老爷子可真够凑合的,这给孩子起名也太不讲究了!

    按说、你们大家族的人不该如此马虎才对,莫非,你不是老赵家的人,而是人家的家奴?”

    王老汉眼神一亮,做恍然大悟状,仿佛发现了天大的秘密,接下来看着赵苟的眼神就更加惋惜了,其间还带着一抹怜悯。

    赵苟咬牙,用力吞了一口口水,差点一口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半截,合着口水吞下。

    他强忍着心中的悲与愤,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无比,就连鼻孔中喷出的白气都带着些许火星。

    这也不怪他,只怪王老汉太糟蹋人了,竟然说赵苟是老赵家的一条狗,你说世间有这么糟践人的吗?

    可生气归生气,面对一个古稀老人,赵苟又能怎么办?只能打落门牙和血吞,还得继续挤出一丝笑容恭恭敬敬地回答:“老丈说笑了,某的确是常山赵氏子弟,而名字是一丝不苟的苟,不是那啥的……”

    “哦!”王老汉一副明了的模样,点点头道:“我明白,不就是苟且偷生的狗吗?都差不多,听着别扭,我看你抽空和你老爹商量商量,能改还是改个名吧!

    啊……对了,你刚刚说你叔祖一家,指的是老赵简还是无敌那娃?”

    王老汉算是跟“狗”纠缠不清了,让赵苟悲催之余也就听之任之,不再纠缠不休,听老汉主动转移了话题,可谓是求之不得,于是答道:“回老丈,小可的叔祖正是……无敌公。”

    那时节,晚辈对长辈不可直呼其名,但却可以称其字,并在后面加上一个“公”,以示尊敬。

    可赵苟却不知道赵无敌的字,这会子又遇到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王老汉,给逼得急了也就顾不得了,于是就弄出一个不伦不类的“无敌公”。

    赵无敌,不过年方十七岁,正是一翩翩少年郎,却被人称之为“公”,也算是一朵奇葩,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王老汉一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其间因缺了好几颗、黑乎乎的,颇为瘆人,哂笑道:“啊哈哈……小子,你竟然是无敌那娃孙子辈的,哈哈……辈分可真够小的,如此一来老汉岂不是你的……”

    王老汉正在得意处,本欲在赵苟面前显摆一番,却又突然觉得不妥。

    想无敌那娃娃可是有了官身,将来还要当将军的,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娃娃长娃娃短”了。

    算了,老汉我就吃点亏,不和你计较辈分了!再说了,老汉姓王,你们姓赵,本来就不是一家子,哪来的辈分。

    赵苟见此,生怕老汉又说出啥子惊天动地的话来,趁他闭口不言的空当立马朝众人道:“诸位高邻,为了表示对各位的感谢,小可带了些酒肉,就请各位高邻赏个脸,吃口肉、喝口酒,一起乐呵乐呵!”

    “呵呵,那好,咱们就叨扰了啊……”王老汉乐呵呵地道。

    军户人家本就缺少壮劳力,又因地处山脚,土地贫瘠,地里的收成有限,日子过得很是寒苦,除了过年的时候,平日里哪里见过肉味?

    而今有人请客,有肉有酒,还不得甩开腮帮子大吃一顿?更何况,看赵苟等人的穿着打扮,还有那些车马,也是一个不缺钱财的主,既然如此,不吃白不吃,又何必假惺惺地做戏?

    赵苟这次前来,做的准备工作还是很充分的,带的食物也很充足。虽然没有牛肉满足他丫丫姑姑,可对于村民们,有大块羊肉那就是皇帝过的日子了。

    几口大锅架在空地中,大火熊熊,衬托着锅中飘起的肉香,让人不由得垂涎欲滴,恨不得直接用手从锅中捞起……

    是夜,月落湖畔洋溢着欢声笑语,飘荡着酒肉的香气,就连窈娘也暂时忘记了白天的烦恼,难得地笑了起来。

    那一刻,鸢儿小丫头觉得窈娘姐姐真的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