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23章村民一怒为孤女

第323章村民一怒为孤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十九娘见此事似乎已经涉及到家族的秘密,已不再是赵不凡个人的委托,便识相地闭口不问,对赵苟所说的各种安排也不置可否,打个哈哈就算是过去了。

    既然赵六爷已调动了大批的人手,将此地打造得水泄不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由赵苟指挥好了,至于她、本就是一个小女子,陪着窈娘婶婶和鸢儿小姑姑说说笑笑就好。

    依山傍水的黄花村,本是龙山脚下、月落湖畔的一个小村子,地方偏僻,道路也崎岖难行,除了近日里那些令人讨厌的浪荡子,平日里很少有外来人进进出出,可今日却突然间热闹起来,马鸣萧萧,车轮滚滚,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陌生人,不免让村子里的居民好奇又忐忑。

    而所有的人都是冲着老赵简家的几间茅屋而去,且红日西坠、薄暮渐起却依然没有离去的迹象,这就更让村民奇怪了。

    老赵简家算是村子里的老居民了,据村子里的老人们说、在他们还是垂髫小儿时就曾听到他们的爷爷说过,他们小时候和赵家小儿一起上山掏鸟窝、下湖摸鱼虾的趣事……

    由此可见,赵家已经在黄花村定居了多少念头,可奇怪的是,老赵家似乎中了魔咒,历经了漫长的岁月,却丝毫不见家族的壮大,到了老赵简这一代,依然是独子,别无一个兄弟,而且,也只留下了赵无敌一个子嗣,便撒手人寰。

    老赵家人丁单薄,数代单传,也不曾见过有什么阔气的亲戚,可今日却一反常态,接二连三地有人登门,且一拨比一拨声势浩大,到了最后竟然赖着不走了,在茅屋四周的空地里搭设了许多帐篷,就连窈娘和鸢儿两个小娘子都被“撵出”了茅屋,住进了帐篷,算是彻底把村民们给搞糊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赵家虽人丁单薄,可在当地的人缘一向很好。

    老赵简是个古道热肠的汉子,平日里邻里之间有个大小事情,总是不等人来喊,就主动去帮忙。

    而赵简娘子更是一个贤惠的女子,与邻里之间的关系更是处得融洽,只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佛菩萨一样的女子,却在生产时遭遇了大难,扔下还没有睁开眼的小闺女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屋子的悲戚和一村子的惋惜。

    窈娘继承了婆婆的优点,十来岁的小娘子就承担起一家子的缝缝补补、洗洗刷刷,还要抚养幼小的小姑子,每日里从鸡鸣时分直忙到月上中天,辛辛苦苦维持着这个家。

    鸢儿是窈娘一手抚养大的,从感情上来说,鸢儿对窈娘的依恋更像是一个小女孩对母亲的依恋。尤其是自老赵简病故以后,只剩下姑嫂二人相依为命,在贫寒的日子里,日日夜夜,相依相守,就为了在赵无敌回来的时候,交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常言道,有女人才叫家,女人在,家就在。家在,哪怕是人在天涯,也会因为心中有牵绊,再苦再累再艰难,也能挨过来,就为了在回家的时候看到那一份温馨、一抹微笑。

    为了这个家,窈娘操碎了心,身形也越发的消瘦,两只手上也起了厚厚的茧子。多少个午夜醒来,听着鸢儿悠长的呼吸声,看着窗外的月光,一颗心飞越了千山万水,却找不到郎君所在的地方,只有独自垂泪到天明。

    这样一个好女子,却疑似被人欺凌和劫持,让村民们担心之余又忿忿不已。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为什么朱门大户歌舞升平、纸醉金迷,而升斗小民却忍饥挨饿、缺衣少食,还要受到各种欺凌和磨难?

    月落湖畔都是军户,黄花村也不例外,村子里的精壮大多都接过父祖的衣甲进入了折冲府中,要么在北地戌边生死不知,要么留在折冲府大营中不得归家,而村子里只有妇孺和老弱留守,拿什么去对抗那些身形矫健的大汉?

    村民们有心却无力,眼睁睁看着窈娘和鸢儿姑嫂二人被人“赶出”了茅屋,“撵进了”帐篷,而窈娘手中还抱着赵家祖先的牌位,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看着那几间破败的茅屋,此情此景,让村民们唏嘘不已。

    最终,村民们还是忍不住了,面对一对孤女遭受“外来人”的欺凌的场景,再要是无动于衷,那还是人吗?

    他们不约而同地走出了家门,手中拿着木棍以及各种农具,看这架势颇有要同“外来人”决一死战的意思。

    他们都是军户,家中历代都有人从军,也免不了战死沙场,白发人送黑发人,造就了骨子里的坚强和不屈的意志。

    另外,还有一些因伤退出府军的老兵,都是上过沙场见过血的好汉子,血气一旦被激发,就无所畏惧。

    在村民们逐渐接近茅屋的时候,赵苟撒出去的人傻眼了,一个个如临大敌,刀枪并举,与村民们陷入对峙之中。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保护两个女人的安全,不允许陌生人接近茅屋一箭之地,违者杀无赦!

    按理说这些村民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陌生人,可……这些很明显是本村的村民,对于茅屋的主人来说并不算是陌生人,且看村民们群情激奋骂骂咧咧的意思,是来保护茅屋主人的……

    这特娘的让他们如何是好?

    总不能真的对一群手拿木棍的老弱妇孺杀无赦吧?常山赵氏乃是一个古老传承,岂能干这种欺凌弱小的卑鄙行径!

    在关键时刻,王老汉出现了。老人家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在火把的映照下,可以看到他衣服上满是尘土,甚至还沾染了一大块烂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当时,王老汉正在家中就着一只炖得稀烂的兔子腿,喝两口劣酒,哼两句小调,时不时地撕一片兔肉喂给四岁的孙子,小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就在他饮酒唱曲、逗弄孙子的时候,因被突厥人打瘸了腿、从而不得不退出府军的儿子一瘸一拐地跑来告诉他村民们的举动之后,他老人家再也坐不住了,立即朝门外跑去。

    因为心里太着急,他也没等儿媳妇给点个火把,仗着熟门熟路摸着黑就出门了。以至于在半道上一脚踏空摔了个倒仰,差点滚到了烂泥沟里,好半天才被紧追而来的儿子扶起来。

    好在双方尚在对峙之中,并没有动手,让他老人家松了一口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