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07章忍者武攸暨

第307章忍者武攸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主辱臣死。

    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身为家臣,当自家的主人受到别人侮辱的时候,自当要拔刀相向,血溅当场,为主人洗刷耻辱。

    不能用敌人的血,那就用自己的血,从这一点来看,家臣的所作所为和市井豪侠颇为相似,都是有一腔热血,随时可以抛洒。

    武刚和武强是武攸暨家新一代家仆中的佼佼者,已经被收为家臣,而今见武攸暨受辱,如何能够忍耐得了?

    可作为主人的武攸暨虽面色阴晴不定,手背上青筋暴起,但却始终没有下令报复张柬之。

    沙吒忠义挥手让手下散开,不让他们阻拦武攸暨的亲卫行动,其意思已经很明显,那就是老将军不打算介入武攸暨和张柬之之间的个人恩怨了。

    作为一个大将军,又身在当面,一句话都不劝也说不过去。可若让他选择帮助张柬之,从而彻底得罪武攸暨,两相权衡之下,他还是选择了两不相帮,听之任之。

    沙吒忠义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不可能像市井豪侠一样不顾后果,再说了,他老人家和张柬之也没啥私交,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搭上自家。

    “哎……”就在武刚武强等摩拳擦掌欲拔刀相向的时候,武攸暨喟然长叹,余音袅袅,其中饱含着无尽的苍凉和落寞。

    随着这一声长叹,武攸暨的脸色也平静下来,那紫和红都不见了,只剩下微微的黑,就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平复了,整个人就像是被戳破了的猪尿泡,气势泄尽。

    他的声音依然喑哑,此刻又多了满满的寂寥之意,道:“大帅,末将有些累了,想早点歇下,不能陪大帅畅饮了。”

    “这个……”沙吒忠义一时语塞,他没有想到事情的走向会如此发展,以至于脑子一时半会转不弯来。

    这就算揭过了?

    不该啊,武氏子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说话了?就算是不拔刀相向,怎么也得放几句狠话吧?

    可武攸暨的做法却出人意外之外,硬是生生忍住了这莫大的羞辱。

    武攸暨虽咽下了这口恶气,但要说心中没有一点芥蒂是不可能的,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大活人,遭人侮辱还要装着没事人一样笑脸相迎,也是办不到的。

    因此,他婉拒了沙吒忠义的邀请,只要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一个人慢慢舔伤口。

    他的要求可谓是合情合理,且已是最好的结局了,沙吒忠义也只能顺水推舟,打了个哈哈,道:“既然武将军累了,那本帅就不打扰了,那个谁……”

    老将军随手一指一名将领,吩咐道:“快带武将军去城中驿站休憩,让驿丞可要好生伺候着,若有不周之处,本帅可饶不了他!”

    他之所以让手下人将武攸暨一行给带到了驿站中休憩,而不是原先打算的刺史府,并非是临时起意随意而为,而是他经过反复权衡之后方才做出的决定。

    武攸暨虽然出人意外地没有发飙,将一口恶气生生给咽下,但却不代表他就宽宏大量,心中没有一点点芥蒂。

    可以说如今的武攸暨和张柬之之间已是势同水火,彻底撕破了脸,没有一丝和解的可能。

    此时此刻,你再将武攸暨给安排到刺史府中休憩,二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岂不是恨天下不乱?

    而驿站就不同了,唐时的驿站自成一体,并不隶属于地方的州县官员管辖,也就是说,代州的驿站并不是张柬之的治下,也就给了武攸暨一个台阶下。

    “多谢大帅,末将就告辞了!”武攸暨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心思敷衍了,草草朝沙吒忠义抱拳行礼,随即便翻身上马带着武刚武强等侍卫,押解着突厥小可汗忽必利,在一员将领的带路下朝代州驿站而去。

    马蹄踩着街上的薄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顺着城中的大街前行了一箭之地,然后朝右一拐,不见了身影。

    就在那转弯处的前方不远,张柬之手里杵着一截枯树枝踏着薄冰缓缓而行,随行的官员回首看见了武攸暨的离去,小声道:“使君,那姓武的灰溜溜走了,看来沙吒忠义大将军也不待见他,并不曾为他设宴接风。”

    “哼!”张柬之头都不回,鼻孔中重重一哼,不屑地道:“不过一浮华小儿,靠着女子的腰带牵扯,遽得高位,在吾眼中,猪狗耳,耻与其为伍!

    沙吒忠义老匹夫,不过一墙头草,企图左右摇摆,一个都不得罪。

    嘿嘿,胡子最是无信,蛮夷之人,不受教化,不读圣贤书,可我朝自太宗皇帝起,好用胡人领兵,迟早必为心腹之患也!”

    张柬之不仅将武攸暨视之为猪狗,且连沙吒忠义老将军都无辜中刀,被他夹枪带棒数落了一顿。

    张柬之言罢,四下里寂静无声,随行官员尽皆缄口不言,装起了哑巴。

    能够进入大唐官场的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心中打着小九九,分析问题的标准无非就是对自身有利还是有害?有利则趋之,有害则避之。

    趋利避害,本是万物的生存法则,根本就无需学习。

    自然气节也是要讲的,不过,小害可抗,大害……想想还是算了吧,谁都有一大家子人,可不敢将合族的命运给搭上。

    你张柬之骨头硬,不怕天后的雌威,可我们这小胳膊小腿的,可扛不住。

    沙吒忠义目送武攸暨一行离去,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同时,也对这个中年将领生起一份好感来。

    要知道,以如今武氏一族的风光,他在遭遇张柬之的羞辱以后,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尤为难能可贵。

    这个中年人似乎和他的那些同族大为不同,言行举止间,并没有那种嚣张跋扈和不可一世。也许,在武后的新朝中,其继任者未必就会在武三思和武承嗣之间产生,说不定就会被武攸暨这匹黑马给杀出来。

    如果说以前的武攸暨,在武三思和武承嗣面前落于下风,怎么看都不可能撼动他们的地位。

    那么,如今就未必了。

    朔方大捷可以算是李唐自立国以来的最大的胜利,还是在突厥人身上取得的,而这场大胜的时机把握得刚刚好,可以让武后登基称帝减少诸多的阻力。

    而这场大捷之中,作为武氏子侄的武攸暨也身在其中,给武后赚足了面子,那么,武后会视而不见吗?

    沙吒忠义的思量并非没有道理,若干年后、人们方才发现,多年前代州的一场冲突,改变了整个天下的走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