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01章拦路一老农

第301章拦路一老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沙吒忠义邀请武攸暨到他暂时落脚的地方,也就是代州刺史府小憩。

    这倒也不是沙吒忠义对武攸暨另眼相看,亦或是另有想法,看在武后的份上想提前包住武氏一族的大腿,主动示好。

    沙吒忠义所做的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此时因为被大雪阻断去路,从而不得不暂时停留在代州城中,也算是半个主人。

    而武攸暨却是奉秦大将军将令,自新城而来要前往神都觐见天后,因路过代州从而做暂时休整,并按照朝廷的惯例就地补充给养,那么作为代州城半个主人的沙吒忠义,若不理不睬未免说不过去。

    沙吒忠义是朔方行军总管、朔州都督,总领朔州一路兵马事,论官职比武攸暨的左卫中郎将要高得多,而其军职、也就是武散官是怀化大将军,那也是此时的武攸暨望尘莫及的。

    至于以后,武攸暨有了此番朔方大捷的次功,再加上武后急于为登基称帝造势,刻意培养武氏子侄进入禁军掌控兵权,如此一来,待到论功行赏之日,就是让他一步登天直接晋升大将军,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未来的事情毕竟还未曾实现,现如今还得以沙吒忠义老将军为尊,而且,武攸暨也不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人,对沙吒忠义这样为大唐征战一生的老将军始终都保持着敬意。

    沙吒忠义的亲卫足足数百人之多,都是跟随他多年四处征战的老部下,亦或是老部下的子侄,对他的忠心那是无需质疑的。

    此刻,前方有数十骑开道,余者则紧随其后,一个个聚精会神,凌厉的眸光四处扫射,耳朵也支棱着,时刻都在防备着可能出现的敌人,并没有因为身在己方的城池中而略微放松。

    武攸暨纵马前行,挨着沙吒忠义老将军,不过,却有意落后了小半个马身,不敢与老将军并辔而行。

    这是官场的惯例和常识,虽没有写成文本,但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都很自觉地执行。

    之所以如此做,是出于对上官的尊敬。哪怕是步行,也要行走在上官的侧面,且滞后一个身位,既不能并排行走,也不能离得太远。

    略滞后一个身位是表示对的尊敬,而不能相距太远是因为要时刻回答上官的问询,同时,遇到上下坡的时候,要伸手虚扶,以防年老体弱的上官一跤给摔死。

    代州地处朔州的后方,而今按照武攸暨所言,突厥人已被彻底打败,那么此时的代州可谓是毫无危险可言。

    而整个代州也只有两个折冲府的士卒,其中一个就驻扎在代州城中,不过,就这千八百人再加上巡街的武侯,在沙吒忠义的一万轻骑眼里,可以说屁都不是。

    此时,差不多可以证实了城头的鸣号是一场虚惊,另外,他们此时是回驻地刺史府,并不赶时间,因此整个队列的速度并不快,再也不见马蹄声里黑雪飞的不堪场景。

    沙吒忠义的这数百亲卫,大多身经百战,流过血,也沐浴过敌人的血,浑身都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其所到之处,街上本就不多的行人老早就避让一旁,紧靠着两侧的墙根,一个个低着脑袋,聚精会神地看着地面脏兮兮的黑雪,只是那不停颤抖的身子出卖了他们,显示出心中的不安和害怕。

    不仅是城中的行人,就连前方的一条大黄狗,也被杀才们的杀气所惊骇,惨叫一声,立马夹着尾巴钻进墙上的一个破洞中,生怕跑慢了,就变成这些野蛮人锅中的肉食。

    一片乌云,遮断了阳光,天地之间,却因为雪光的存在,并不阴暗。

    数百骑顺着连接北城门和刺史府的街道,马踏黑雪,缓缓而行,所到之处,行人与狗尽皆回避。

    由此可见,沙吒忠义大将军的虎威可一点都不含糊,一支身经百战、沐浴过敌血的军队,并不需要刻意释放杀机,就是那无意间流露出稍许气势,也不是升斗小民能够抵御的。

    他们一行本该很平静地回到刺史府,然后,端上大锅的肉食,再来几坛子好酒,喝一个一醉方休。

    可世间的事情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你认为绝不可能的时候,却偏偏发生了。

    前方有人杵在街道中间,生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且举止从容,丝毫没有慌乱和不安以及畏惧的意思。

    可更为反常和奇怪的是,沙吒忠义的那些亲卫却没有发飙,看不出要动手的意思,反而朝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

    武攸暨不由得颇为好奇,这是什么人有如此气场能让沙吒忠义老将军的那些桀骜不顺的亲卫们一声不吭、且老老实实地主动止步并让路?

    他抬眼一看,只见对面走来一位“老农”,须发皆白,且很凌乱,就连头上的那根乌木簪都因为发髻蓬松而摇摇欲坠。

    这是一个老人,看年纪差不多能有六十多岁,身材很高,但却身形枯瘦,脸上的皮肤都松弛了,生起了一道道褶子,且布满黧黑的老人斑,唯有那一双眼睛,却眸光犀利,特别的有神。

    若不是老人那身上的绯色官服,武攸暨差点真把他当作老农了,可绯色官服却揭示了老人的身份。

    老人既然身着绯色官服,那么至少是五品以上,而代州只是一个边地下州,能有资格服绯的也就是寥寥数人而已。

    老人虽身居高位,但却一点都不讲究,直接将官服的前摆掖在腰带里,而脚上的一双官靴也沾满了泥泞,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这么大的官儿,有什么事情需要亲力亲为?

    老人并非孤身一人,其同来的还有数十人,看其穿着应该都是代州的官员和武侯,但此时却都止住脚步,离沙吒忠义的亲卫足有十多丈远,目送老人举止从容地走进骑兵队列之中。

    沙吒忠义见老人来到,也勒住战马,于马背上拱手道:“呵呵,张使君,误会,不过是一场误会,倒是让人虚惊一场,哈哈哈……”

    他指着武攸暨对老人道:“来来来,张使君,本帅给你引见一位自朔方而来的大功臣,左卫中郎将,武攸暨武将军。”

    老人闻言两眼一亮,有夺目的精光如闪电般射出,直刺武攸暨的脸上。

    目光本是无形之物,可这个老家伙的目光却如同有形之物,如刀似剑,让武攸暨两眼刺疼,极不舒服。

    他不禁蹙眉,不由得疑惑起来,心中暗自猜测起这个老人的身份,可他从岭南回到神都不过数年时间,且因为性格的原因并不与人过多接触,而自进入禁军来朔方戌边以后,对大唐朝廷内外的官员就更加陌生人了。

    老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对某家如此不友好,莫非是某家挖了你家的祖坟不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