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94章败家败家

第294章败家败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攸暨此时是一脑门的疑虑,但却无人给予解释。

    他略一思量,随即打马上前,去面见沙吒忠义,以求当面弄个明白。

    不管怎么说,沙吒忠义的官职都比他大得多,又顶着一个朔方行军总管的头衔,可以说算是他的直接上官。

    上官召见下属,做下属的自然不可能拖拖拉拉敷衍了事,还不得屁颠屁颠地上赶着往前凑?

    更何况,武攸暨并没有沙吒忠义心中的担忧,他可不认为占据代州城头的会是突厥人。

    突厥人的小可汗忽必利就在他军中看押着,大可汗默啜也被一把火烧掉大半精骑,惶惶然如丧家之犬逃回了老巢,还有哪路突厥兵马会跑到代州作威作福?

    他纵马缓缓而行,让手下骑兵留在原地看守忽必利,只带着武刚武强等几名亲兵,以免引起沙吒忠义的怀疑。

    沙吒忠义立于城头之上,见对面只来了区区几骑,当头是一位中年将领,估摸着应该就是武后的那位侄子、左卫中郎将武攸暨了。

    他一生久经沙场,见多了千军万马的大场面,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而眼前的不过是区区几骑,因此看不出半点紧张的样子。

    武攸暨缓缓而行,纵马来到离城墙大约三四丈距离的时候,方才勒停坐骑,仰面扫了一眼城头众人,心中有了计较。

    他虽不认识沙吒忠义,但却知道他的年纪,而城头之上也只有那么一位须发花白的老将军,且身处诸将之中,无形中有一种众星捧月之势,很显然此人就是沙吒忠义。

    他们都是军伍上的人,没那么多讲究,不像文官之间见面时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只是在马上欠身,拱手道:“左卫中郎将武攸暨,见过大帅!”

    武攸暨因受父辈牵连,少年时即被流放到岭南烟瘴之地,其中的艰辛和磨难难以言说,因此也造就了他性格中的濡弱,哪怕是被武后召回神都,安享尊荣和富贵,依然改变不了性格中的弱点。

    在朔方军中混了两年多,每天和那些杀才一起摸爬滚打,也参加了多场血战,整个人多了一股英武之气,身材也健壮了许多。

    不过,他那濡弱的性子已经深入到骨子里去了,并没有因为经历了血与火而有多少改变。

    他虽竭力提高了嗓音,但却依然低沉,且声音中带着些许颤音,好在离城头不远,方才让沙吒忠义勉强听清楚。

    沙吒忠义心中本来已经是认可了武攸暨的身份,本打算待邱布衣来了以后确认一番,就打开城门将他给迎进城中。

    他虽然出身胡人,自幼在马背上长大,并没有读过多少诗书,不像朝中的文官那么多弯弯绕绕,遇到屁大点的事儿也要在心中盘算半天。

    不过,这并不表示他就是一根经的大老粗,不懂得人情世故、察言观色。

    生活本身就是一本最厚实的书,教会了沙吒忠义很多精辟的哲理,加上投靠大唐以来,不可避免地要与大唐文臣武将打交道,耳濡目染之下,早就被熏陶成了一只狡黠的沙狐。

    当今大唐的局势已经很清楚,其走向就是傻子都不难看出,武后登基称帝、武氏取代李唐不过是旦夕之间的事情,历史的洪流一旦爆发,谁也挡不住。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沙吒忠义虽不敢妄自尊大自称俊杰,但却绝对算是一个识时务的人。

    更何况,在胡人的眼里从来都没有什么正统不正统的,谁的拳头大、谁的刀快,谁就是族群的首领。

    在他们看来,只有最强大的勇者担任首领,才能带领整个族群战胜敌人、恶魔和白灾,从而让族群生存下去并繁衍生息,逐渐壮大。

    今日之大唐天下,武后无疑就是最强大的人,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大唐天下的首领,没什么可商讨的。

    至于武后取代了李唐,再改个国号,在胡子的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自古至今,他们从来都是这么干的,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而对于武后的女子身份,胡子同样没有意见,首领只要够强大就好,从来都和是男是女没有半点关系。

    在极西之地,女子为一国之主的并不稀奇,还不照样国泰民安,其乐融融,也没见其国的男人们一个个如丧考妣,纷纷自戕?

    沙吒忠义既然认可了武后登基称帝,取代李唐,自然也就认可了武氏一族的皇族身份。

    如此一来,武攸暨虽然不像武承嗣和武三思那样风头正劲,权倾朝野,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武后的亲侄儿,将来的皇族子弟,该有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可武攸暨的寥寥数语,其说话的语气却又让他疑虑重生,其间所透出的那份迟疑,似乎显得很没有底气,不禁给人一种心怀鬼胎的感觉。

    莫非,朔方城已经被默啜大军给攻破了,而武攸暨侥幸未死、被突厥人给俘虏,但却因为贪生怕死,从而降了突厥,如今却被默啜逼为前驱,冒充奉秦怀玉的将令前来赚城?

    这并非不可能,朔方城被默啜十万大军重重包围,敌众我寡,随时都有可能被攻破。

    沙吒忠义不禁严肃起来,心中很不是滋味,率轻骑千里奔袭驰援朔方,但却终究迟了一步……

    可沙吒忠义微微眯起眼睛,凝聚目力朝远方看去,视野之内却只有茫茫雪原,并不见伏兵的踪迹,不禁又茫然了。

    武攸暨既然开口了,沙吒忠义也不能长时间装聋作哑闭口不言,只好扬声问道:“不知武将军所为回来、去往何方?”

    他这纯粹就是拖延时间,没话找话,以待邱布衣的到来。

    不过,沙吒忠义既然动问,武攸暨也只能回答:“大帅,末将是奉我家大帅之命,押解突厥小可汗忽必利进京,随行的还有一万匹优良的突厥战马,是献给天后贺礼。”

    “嘶……”沙吒忠义有点牙疼,突厥小可汗忽必利,外加一万匹突厥战马,可是好大一份礼物,秦怀玉真是大手笔啊!

    现在,他暂时忽略了武攸暨是不是替突厥人赚城的事,反而心疼起战马来。

    他是胡人出身的将领,对骑兵那是出自骨子里的喜好,可惜大唐由于受地域的限制,培育不出优良的战马,只能从周边草原国家零零散散地引进。

    因此,大唐的战马一直都不充足,尤其是优良的战马,更是紧缺得很,而今,眼前却一下子出现了上万匹,怎么不让沙吒忠义心动?

    可心动又如何,人家都说了这些战马是献给武后的贺礼,借他沙吒忠义八个胆子,也不敢截留给武后的战马。

    他心急、心疼,恨不得把秦怀玉给一把抓过来,狠狠地将这个败家玩意儿给揍一顿,可秦怀玉却在朔方城中,鞭长莫及,如之奈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