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93章对面不相识

第293章对面不相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攸暨奉左卫大将军秦怀玉将令,前往神都觐见天后。

    这表面了秦大将军在活着,而朔方城也还没有被默啜大军攻克,这对于如今的大唐以及前来救援朔方的沙吒忠义来说都是天大的惊喜,本该欣喜若狂地大开城门将武攸暨迎进来。

    可沙吒忠义没有急于下令打开城门,因为眼前的一切还有太多的不正常,让他心中充满了疑虑。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战马,现在沙吒忠义可以肯定马群中绝大多数战马上都没有骑士,可问题是这近万匹战马是如何通过默啜大军的层层封锁的?

    十万突厥大军围困朔方城,差不多可以说是水泄不通,即便是武攸暨奉秦怀玉将令杀出重围,那也最多只能有少数人马突围才对,不可能有眼前这么大的阵势。

    默啜的十万铁骑都是擅长骑射的控弦之士,能眼睁睁地看着武攸暨带着近万匹战马扬长而去?

    这明显不可能!

    沙吒忠义有心怀疑这是突厥人的圈套,使人假冒唐军企图赚开代州城门,从而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代州。

    也有可能,是北疆有唐军被俘的将士叛变了,投靠了异族,成为默啜的爪牙,反过来谋算大唐的城池。

    这些都有可能,但却都无法证实。

    可老是不开城门这么干耗着也不是事儿,万一城外的真是天后的侄儿武攸暨奉秦怀玉的将令前往神都,那岂不是得罪了天后和武氏族人以及大将军秦怀玉,更为重要的还耽误了军机。

    他有心亲自与武攸暨一见,验证一下他的真伪,可……他不认识武攸暨,如之奈何?

    他没有回答武刚的问话,而是扭头扫视两侧,沉声问道:“你们何人认识武攸暨将军?”

    左右竭力思量,想想出武攸暨长什么样?但,良久,却纷纷摇头。

    沙吒忠义这次长途奔袭救援朔方,带的全都是轻骑,是从十万大军中挑出来的,原先分属不同的建制,有很多都是近两年从各地边军中精挑细选进入禁军的,自然不熟悉武攸暨。

    而武攸暨本来也不是什么名人,前些年还在岭南烟瘴之地过着流放的生活,回到神都以后在武氏子侄中也算不得出彩,不过泯然众人矣,且不大如神都的勋贵和百官交往,因为,想找个熟悉他的人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就在沙吒忠义大为失望又头疼的时候,一员将领迟迟疑疑地说道:“大帅,这代州城中不是有一个被天后贬到朔方戌边的邱布衣吗?他本是羽林中郎将,负责守卫宫禁,而武将军又是天后的侄子,想来邱布衣应该是认识的……”

    沙吒忠义眼神一亮,一巴掌拍在那将领的肩膀头上,用力过猛,差点没把那将领给拍趴下,大声道:“不错,说的不错,羽林卫的中郎将怎么可能不认识天后的侄儿?那他还混个屁!”

    继而,他大声传令:“来人,让邱布衣那厮快来见本帅。”

    他是天后钦点的朔州都督、朔方行军总管,总领朔州兵马事,也算是大将军级别,论起武散官也比邱布衣高了去了,更何况邱布衣已经不是羽林中郎将了,而是戴罪之身,被发往朔方戌边,那么也就是沙吒忠义这个朔州都督的手下了。

    邱布衣本是羽林中郎将,且是羽林卫大将军泉献诚的心腹,在北衙禁军中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的人物。

    羽林卫守卫宫禁,直接负责皇室的安危,整天就在皇帝、如今是在天后眼皮子底下晃悠,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其仕途一般情况下都比较顺利,只要熬到一定的年纪,混够了资历,假以时日调到南衙某一卫任职大将军,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人算不如天算,却在他当值之日遇到了天变的异象,惹得武后老大不痛快,将怒火发泄到羽林卫头上。

    大将军泉献诚被罢职,归家养老混吃等死,而他因为是当值的中郎将,同手下的郎将等大大小小的将校一起被贬到朔方戌边。

    他们是戴罪之身,可享受不到坐车马的待遇,一路上是苦不堪言,一个个身强体壮的好汉子硬是成了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索儿。

    他们比沙吒忠义早一日到达代州,本来是要继续上路的,可因为同行中有一名郎将染了极重的风寒病倒了,因此滞留在驿站中延医问药。

    而自当夜开始,天降鹅毛大雪,封住了前路,也因此遇到了沙吒忠义。

    按照兵部的命令,邱布衣等人应该就此归于沙吒忠义的帐下,可沙吒忠义是率轻骑前去救人的,哪有工夫理会他们?

    而且,沙吒忠义的大军同样被大雪阻隔,无法前行,整日里在刺史府中唉声叹气,哪里有心情管邱布衣的鸟事?

    而今,因为无人认识武攸暨,沙吒忠义经部下提醒,方才想起了邱布衣的价值,赶紧令人前去传唤。

    那个替武攸暨传话的亲卫还杵在城下,沙吒忠义老是这么拖着不声不响也不是个事儿。

    老将军手扶胸墙,探出脑袋,冲武刚喝道:“某乃朔方行军总管、朔州都督沙吒忠义,让你家武将军前来叙话。”

    沙吒忠义先是亮出了自己的字号,告诉对方老子是大将军级别,比你们家武攸暨的官职高,久未吱声也不算是怠慢。

    而且,老子可是朔州都督,你丫一个小小的亲卫算哪根葱?赶紧让你们家武攸暨将军前来。

    武刚一听,连忙在马上躬身行了个军礼,随即拨转马头,回到武攸暨面前,道:“禀将军,城头之上的人自称是朔州都督、朔方行军总管沙吒忠义,他要您亲自前去说话。”

    “沙吒忠义?朔方行军总管、朔州都督?”武攸暨自然听闻过沙吒忠义的大名,不过,却让他的官职给弄糊涂了。

    沙吒忠义,这是而今大唐的一位悍将,久经沙场,能征惯战,虽须发花白,但却威风不减当年,就连另一位出身异族的悍将黑齿常之也对他极为佩服。

    沙吒忠义的出现并不奇怪,应该是朝廷接到秦大将军的红翎急报之后发出的援兵,可是,为什么要给他加上朔方行军总管和朔州都督的官职?

    这样一来,秦大将军又如何自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