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85章谁大谁小

第285章谁大谁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魏文常一声令下,没多长时间,酒肉就已摆上了秦怀玉的帅案之上。

    不愧是大将军的厨子,就不是一般人,这眼光和脑瓜子都挺好使的,懂得因时制宜,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一口大锅就架在书房中用来取暖的火盆之上,炭火熊熊,释放出炽烈的火焰,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将锅底炙烤得通红。

    锅中是熬得浓浓的汤汁,还在冒着浓郁的热气,而今被炭火一催,热浪蒸腾,雾霭弥漫,香味扑鼻,让人味蕾生津,垂涎欲滴。

    浓浓的汤汁翻滚着,如同那地底熔岩汩汩有声,冒起密密麻麻的气泡,其间沉浮着大块的羊肉,那颜色……真让人受不了,恨不得直接拿手去抓。

    除了这口大锅以外,厨子还给切了一大盘子熟牛肉,不愧是久在军中的厨子,看其出手和刀功,无不透露着豪迈之气,每一片牛肉都有巴掌大,且比大拇指还厚,若是那斯文的穷措大看到了,保管是左顾右盼,却不知如何下口。

    一坛子十斤装的剑南烧春给搬来了两坛子,至于酒杯……没有,都是军伍上的人,谁耐烦向娘们一样小口小口的啜饮?直接一人一只大海碗,喝起来多带劲。

    秦大山奉了秦大将军的命令,去把那几个新城县令、县丞和县尉家的小妾给退货,另外将秦大将军的赏赐给可怜巴巴、且为闺女担心受怕的主簿送去,没时间伺候大将军宴饮。

    而秦大将军和魏文常以及赵无敌三人并非是寻常的宴饮,其间涉及到太多的机密,不可为外人所知,因此不可能随随便便让人靠近。

    于是,这个伺候的角色就落到了伤已好了大半的秦刚头上,他自黑衣人青龙一夜袭大将军行在的时候受了不轻的伤,但好在他正当壮年,又一直勤练武技,血气很足,再加上孙老神仙抽空给看了一下,而今已恢复了大半。

    秦刚见了赵无敌平安归来,心中大喜,自然是来了个熊抱。他是赵无敌初至朔方最先遇到的人之一,且对赵无敌十分关照,一直把他当兄弟般对待。

    书房之中一共四人,但只有三人对饮,而秦刚却没有这个资格。他只是老秦家的家臣,岂能与主人同坐?更何况此时还有外客。

    对于一个豪门高弟来说,最重视的就是礼仪,主仆之道,上下尊卑,任何时候都不能打破,否则,主不主,仆不仆,成何体统?

    主仆不分,则会滋长仆人心中的野望,久而久之,十有八九会造成恶仆欺主的惨剧。

    对于秦刚在一旁倒酒,秦大将军习以为常,魏文常也认为是理所当然,就连赵无敌也没有觉得有所不妥,从而开口请秦刚坐下来同饮。

    他此生虽然出身小门小户,家中一共也就几口人,并没有一个奴仆,没机会穷讲究。

    不过,他的前世却是一个古老的大世家,不说仆从如云,好几百口子还是有的。

    他自幼过的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贵生活,虽不是一个以折磨仆人为乐的恶少,但却也没有过于关心仆人生活的行止。

    从这一点来说,他赵无敌和秦大将军等人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样也好,让他很自然地带有一股子上位者的气度和涵养,不至于在进入大唐官场之后,因为小家子气闹出笑话。

    秦大将军伸出一只手,只用几根指头一搭,就举起那只大海碗,笑道:“今日,千里平安归来,沫儿小丫头也逢凶化吉醒了过来,可谓是喜上加喜,当贺之。

    来来来,请酒,为千里贺!为沫儿贺!”

    “哈哈哈……大将军说的好,大将军有此佳儿佳婿,某为大将军贺!”魏文常也端起大海碗凑趣道。

    赵无敌身为小字辈,只能用两手端着大海碗,恭恭敬敬地道:“大将军大破突厥,扬我大唐国威,令我北地军民得以安居乐业,此乃不世之功也!小子为大唐贺,为大将军贺!”

    “哈哈哈,饮胜!”

    随着秦大将军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将一大海碗的剑南烧春倒进肚子,魏文常和赵无敌也有样学样,干下了一大海碗。

    一大海碗剑南烧春干下,魏文常的黑脸中泛起一抹红晕,随手一捋,捋去胡子上面的酒水,对赵无敌道:“千里啊,此番你历经凶险,绝处逢生,可喜可贺。不过,沫儿小丫头为了你,差点……

    同生易,共死难,你能得到沫儿这样的女子,当爱之、惜之,切不可辜负。

    老夫知你家中尚有一位未过门的媳妇,这些年替你侍奉老父照顾幼妹,如此有情有义的好女子同样也不可负了她。”

    魏文常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秦怀玉,接着说道:“至于她们二人之间如何安排,你可有打算?”

    “窈娘姐姐对我恩重如山,沫儿对我情真意切,我赵无敌何德何能,能在今生有幸遇到她们,自当与她们同接连理,白头到老,永不相负!”赵无敌正色道。

    “那么,何人为大、何人为次?”魏文常又追问道。

    此时,就连秦大将军也不淡定了,伸长脖子,竖起耳朵,等待着赵无敌的回答。

    何人为大,何人为小?这可难倒了赵无敌。一个有恩,一个有情,让谁做小,都觉得委屈了她们。

    但,自古至今,天无二日,家无二主,一个人的后宅可以有很多女人,但主事的只能有一个。

    这涉及到纲常伦理,他前世有妻有子,并非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却心有不甘,故此试探地问道:“难得非得要分个大小吗?”

    “这是自然!”魏文常毫不犹豫地张口就来,道:“自古至今,普天之下,莫不如此,汝何能例外?

    以老夫看来,这入门有先后,而且,你家中那小媳妇虽然还未曾圆房,却是汝父辈自小订下的亲事,且一直养在你家中,替你尽孝,也算是差不多过门了。

    纵然沫儿被秦大将军收在膝下,论理也大不过她去,因此,老夫以为这正妻的位子还当是她的。

    至于沫儿,以你此番的功劳,捞个绯袍还是不在话下的,爵位也跑不掉,这样一来,让朝廷赏两副诰命。

    沫儿得到一副诰命,这样也就对秦大将军有所交代了。

    大将军,你看如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