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71章女人的哭泣

第271章女人的哭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星乐小丫头本是来劝慰母亲的,可谁料到不知不觉中却想起了母亲的辛苦和劳累,不由得心随意动,流下了真情之泪。

    而她母亲赵柔依本来已经止住了哭声,慈爱地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这会子又被小丫头的一番话勾起了心中的伤与悲、还有哀怨,眼泪也就不请自来,怎么也止不住。

    对于性情火辣、不拘小节的赵柔依来说,习练武技的苦与累不算什么,行走江湖遭遇的挫折和打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与夫君反目、造成夫君不辞而别,却是她最大的心伤。

    她是个性烈如火、豪爽大方的江湖侠女,也是一个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家主,但,无法改变也无法忽视的却是她的身份。

    她,赵柔依,也是一个女子,已经过了无牵无挂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成为夫君的妻子、女儿的母亲。

    家与家族,哪一个更加重要?儿女情长和家族的荣耀,又如何抉择?

    这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一万个有一万个答案,但却无法划分对与错。毕竟,人活在人世间,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一切随心,无法强求。

    赵柔依虽是一个女子,却有一颗强大的心和广袤的胸怀。她经过一番挣扎,不顾夫君的劝阻,毅力挑起了家族的重任。

    这些年来,她为了家族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失去了昔日行走江湖时不打不相识、继而两情相悦定下终身的夫君,也疏忽了女儿的依恋之情……

    可就是这样,一心为了家族振兴的赵柔依,却得罪了不少族人,甚至于就连某些长老都对她有所误解,认为她太过于看重权利,且独断专行,不听人劝。

    在常山赵氏家族中,隐隐有一种声音在传播,那就是把她赵柔依和武后相提并论,称之为常山赵氏的“武后”。

    这让赵柔依如何不委屈?

    此时,接着星乐小丫头的一番真情流露,赵柔依心有所感,委屈、伤心、哀怨……各种情绪就如同怒海狂涛席卷八方,瞬间冲垮了她心的堤防,一泻千里,不可阻挡。

    她紧紧搂着星乐小丫头,母女两个哭得是惊天动地,让人不胜唏嘘,心中戚戚。

    “这个,这个……天王,仙姑,小裴娘子,还有那曹家小子,你们看是不是回避一下?”扫尘老道红着眼圈,不停地拿干枯的老手擦着眼眶,就连话语中都带着唏嘘的鼻音,显示出他心中的不落忍。

    别看老道平日里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似乎是看够了世态炎凉,早就已经进入了无喜无悲的境界。

    其实,那只不过是表象,而他老人家骨子里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平生最是见不得女人受苦,也更加见不得女人流泪。

    而此刻,人家两母女抱头痛哭,其中的缘由虽不胜了了,但却隐约能猜到一些。

    赵无敌的出现,让常山赵氏得了一个麒麟儿,家族振兴指日可待,本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可如今她们痛哭失声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点喜极而泣的影子?很明显,她们二人是真的伤心,且不是一般的伤心。

    再结合赵柔依身上的故事,不难猜出其中的隐情,定然与她接任家主之时、夫妻之间的那场风波逃不了干系。

    可是,这种事情只能意会,却无法宣之于口。因为这毕竟是人家两口子的私事,当日的真相,外人又如何得知?

    想劝,却不知从何说起,不劝,又有些不合适。

    两个女人的哭泣,把这一群江湖大豪和道门领袖给彻底难住了,一个个手足无措,面面相觑,无所适从。

    女人的心事,男人不懂,更何况是扫尘老道和西门天王这样孤独终身、不知情为何物的人。就算是有妻有子的曹志刚,也一样是一筹莫展,无计可施。

    而女人的心事,女人也未必懂,因为女人是感性的,没有多少道理可讲,且时刻都在变化之中,并没有一个标准。

    女人如花,品种繁多,姿态也各异,而女人的心事就如同花语,千变万化,各有各的含义。

    这室中倒是还有两个女子,玉仙姑和小裴娘子,可她们俩一个是姿态若仙、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家人,另一个则是待字闺中的老姑娘,指望她们俩相劝,还是省省吧!

    劝又无从劝起,可老是这么杵在这里,也不是个事。让人觉得颇有一种隔岸观火、看人家笑话的嫌疑。

    既然如此,不如溜之大吉,将空间让给人家母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让一切的伤心和不开心都随着泪水流去。

    扫尘老道的提议,赢得了所有人的赞成,继而,从小裴娘子开始,一个个静悄悄地如同猫一样垫着脚尖,轻轻地拉开了客房对外的门,溜之大吉。

    扫尘老道在经过赵无敌身边的时候,小声地说道:“小友,你可不要误会,这可不是老道不讲义气,临阵脱逃。

    而是……你也知道的,老道我是个出家人,对女人的心思实在是一窍不通,无奈啊无奈……

    至于小友,你们是同族,赵家主论辈分还是你的姐姐,那个……你看着办呀,老道我看好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人却已经到了门边,抢在曹志刚之前挤出门出,余音袅袅,方才传到赵无敌的耳中。

    曹志刚一头的黑线,却不敢吱声,只能回头给赵无敌一个抱歉的笑容,然后飞快地逃了出去,并顺手将门给带上。

    不过,在赵无敌看来,曹志刚的笑容实在是太僵硬,也太难看,比人家的哭相还要别扭。

    一群大佬全都溜之大吉,除了赵柔依母女伤心的哭泣声,就只有火盆中的炭火发出的劈啪声。

    赵无敌被扫尘老道给拿话套住,如今的处境很是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合适。

    他若是对她们置之不理,拍拍那个地方溜之大吉,正如老道所说,相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是太过冷血,不太合适。

    可留下来吧……貌似也不怎么合适。

    赵柔依母女都是女人,想到伤心处,触动了某种心弦,情不自禁之下用泪水表达心声,同时,也是一种情感的宣泄。

    可他,却是个男人,虽然只有一个十七岁的小男人,但小男人也一个男人,如何去劝慰两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