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70章先天道体

第270章先天道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西门天王的脸比百年老字号客栈里煮马料的锅底还黑,黑中又不时泛红,红与黑互相交融,衍生出一种奇异的颜色,恰似那六月天,变化多端,难以捉摸。

    他一方面为老友、也就是赵柔依之父高兴,而今常山赵氏出了一个惊艳万古的赵无敌,可谓是后继有人。

    常山赵氏之辉煌指日可待,就连中土道门也有望借此翻身,一举挫败异域,吐出多年的郁闷之气,并重新夺回正统之名。

    不过,他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失落的,高兴中夹杂着伤感,欣慰至于又弥漫着落寞和萧瑟。

    西门天王一生痴于刀,醉心于武道,终身未娶,从而遭江湖人戏称其视“天王斩鬼刀”为妻。他在武道一途上下了数十年的苦功,今日却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轻松击败,其中的苦涩与酸楚,问世间、谁人能明白?

    妖孽的世界,我们真的不懂!

    这就是西门天王此时此刻的心声,除此之外,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描述他的心情。

    相对于小裴娘子的失落,西门天王的欣慰和落寞,玉女掌门玉仙姑就要淡定多了。

    她清丽的脸上始终带着浅笑,眼神也很清澈,就连初闻“七探盘蛇枪法”之时,也只不过是美目眨巴了两下,眸光稍稍亮了一下,随即,又回到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玉女一门以剑法闻名于世,玉仙姑身为玉女掌门,其对“玉女剑法”的造诣一定非同小可,但却并没有在江湖中闯下赫赫之名,甚至都没有人见过她出手。

    她总是一副清静无为的模样,娴静如深闺少女,清丽如空谷幽兰,性情恬淡,不争不愠,似乎从来不曾恼怒过。

    扫尘老道曾断言,当今之世,玉仙姑虽不曾留名兵器谱,也不以武见长,不过,纵观世外各大传承和圣地,日后若有人悟透生死、修得大道,必定是玉仙姑。

    这就是一个潜心向道的人,心中除了道,再也容纳不下如何的东西。你若仔细看她,会发现她的一颦一笑以及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仿佛与道相合,浑身萦绕着道的痕迹。

    扫尘老道曾进入世外圣地,会同当世道门中硕果仅存的几个老家伙,穷搜典籍,翻烂甲骨,终于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人世间有一种人的体质与众不同,天生与道亲近,或者说就是为道而生,是道的宠儿。

    这种体质被称之为“先天道体”,千万年也不一定会出现一个,但只要出世,每一个都是修道的奇才,对道的领悟几乎没有隔阂和障碍,修炼的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最终都将飞升仙界。

    他们怀疑玉仙姑就是先天道体,不过,却也无法求证。不管怎么说,玉仙姑也是一女子,且是一个圣地的主人,总不能将她剥光了摸来摸去,仔细查看吧?

    虽无法求证,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痕迹可寻,那就是玉仙姑仿佛不会变老。

    她的年纪比赵柔依和小裴娘子还要大,差不多有四十许,但却仍然是一副二十多岁的模样,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岁月流逝的痕迹,仿佛她已超脱了生老病死。

    猜测终究是猜测,无法证实,也许,等再过个百八十年,在她飞升之际,这个谜底才会揭开。可是,纵然有那么一日,扫尘老道和那几个老家伙也见不到了。

    此刻,扫尘老道的心思不在玉仙姑身上,他正在摇头晃脑,得意洋洋,为发现了赵无敌而欣喜若狂,以至于动作太大,一不小心把白胡子都扯断了数根。

    他是道教至尊,也是道门的元老,同时,他是一个智者,而不擅长武技。因此,对于赵无敌爆料的那些盖世绝学并不眼红,也没有失落和萧瑟之意。

    赵无敌也好,李无敌也罢,只要是正宗的汉家苗裔,能够拯救中土亿万生灵、拯救中土道门的危局,其他的、不过是那天边晃晃悠悠的浮云。

    从这一点上来说,出身墨家的曹志刚也和扫尘老道差不多,他们墨家也不是争强好胜的武者,同常山赵氏也没有比个高下的心思。

    赵柔依激动和高兴得不能自已,眼泪哗哗地流淌,继而,响起数百年来常山赵氏的憋屈,竟忍不住悲上心头,放声大哭。

    这可不在赵无敌预料之中,心道:“家主你的反应也太那个……大了吧?不就是一点武技,至于把自己个给弄得,像一个深闺怨妇似的……”

    眼看着赵柔依哭得梨花带雨,声泪俱下,肩膀不停抖动,身子也摇摇晃晃,让他心中不落忍,也怕她一个不留神哭倒在地。

    他伸出手欲搀扶赵柔依,但却在半路上停止了。不管怎么说,赵柔依也是一个女子,这大庭广众之下,肌肤相接触,貌似有点不妥。

    忽然,他耳畔又听到轻轻的饮泣声,用眼角的余光一扫,却是赵星乐那个小丫头见母亲哭得那个伤心,立马眼泪嘘嘘陪着哭了起来。

    赵无敌一伸手在那小脑袋上轻轻一拍,没好气地轻斥道:“你娘是喜极而泣,你个小丫头也跟着凑什么热闹?还不去扶着你娘,劝劝她,免得哭坏了身子。”

    “啊……原来我娘不是伤心?人家还以为我娘被人欺负了呢!”星乐小丫头苦笑道。

    小丫头一听她母亲不是伤心是高兴,立马破涕为笑,就连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泪珠犹在都不管不顾,三两步跑到赵柔依身边,搂着她的胳膊娇憨地问道:“娘,叔叔说你是高兴,那你为什么要哭呢?”

    自从夫君不辞而别以后,星乐就成了赵柔依唯一的安慰,而今见女儿故意装萌扮傻,也就顺势止住了哭声,慈爱地摸了摸星乐的脑袋,道:“叔叔说的不错,娘的确是因为太高兴了。”

    “自从娘接任家主以来,就时时地不开心,娘你太累了,也太苦了,以后有叔叔在,您也可以歇歇了。”星乐小丫头说着说着,眼泪忍不住又下来了。

    这次可不是跟风,见人家哭也随着哭,而是心有感触,情真意切,每一滴眼泪中都饱含着对母亲的爱!

    星乐小丫头长大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