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55章名好字也好

第255章名好字也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雪舞人间,不见天日,也不知此刻、那时间之轮已转动到何时?

    不知从何时起,北风变得更加强劲了,将客房的门窗都给吹得哗啦啦直响,让人不由得心惊胆战,生怕门窗扛不住北风的淫威,轰然一声,被碾压成一地的烂木头。

    凌厉的北风,就如同一个坏脾气的人,也不知因何而发怒?满腔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彻底地爆发,将眼前所能看到的、遇到的一切都给淹没,不分对象,也不在乎有没有遭殃的池鱼。

    漫天的飞雪倒卷而上,继而盘旋飞舞,不知所措,接下来又被猛地抛下,连带着地面的积雪都被恣意蹂躏,随意改变着形状,留下了一道道雪窝子。

    光秃秃的大树枝丫乱舞,摇摇晃晃,甚至在猛然间弯曲成不可思议的弧度,继而又猛然回弹。

    “咯吱咯吱……”

    大树也不堪凌辱了,在北风无差别的打击下,原本包裹着枝丫的那一层晶莹的冰晶,纷纷破碎,落在雪地中,如琉璃般诉说着生命的晚唱。

    风无形,所到之处,本没有痕迹,但雪却有形,通过雪花的飘零勾勒出一副风之画。

    一群人挤在客房外的长廊中,任强劲的北风吹乱满头的青丝或白发,满怀期待地等待着赵无敌的回答。

    他们心中虽然迫不及待,恨不得一把将赵无敌给抓过来逼问一番,可也就是想想而已,借他们三个胆也不敢。

    此时的赵无敌可不是一个小小的边军旅帅,也不是一个侥幸活得高人传授个一招半式、初入江湖的小家伙,而是一个修为极高、出身神秘的高人,已经获得了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地位。

    今日,在高朋聚客栈的前跨院中,他先后与西门天王和赵柔依交手,并且在最后时节演绎出那惊艳的一枪,将常山赵氏的“百鸟朝凤”演绎得淋漓尽致,让局中人赵柔依以及小裴娘子等旁观者尽皆折服。

    说实话,以赵柔依的修为,无论是昔日位列兵器谱第十四位、而今只觉得大为精进的西门天王,还是她的“死对头”小裴娘子,谁也不敢说能胜过她。

    这样一来,赵无敌在他们的心中,已经被认为是直逼兵器谱上位居前列的那几个老不死。

    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且年轻得让人难以置信,却偏偏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武技,让他们不由得对他的出身好奇起来。

    也许,他本是某个圣地的天骄,一直在山门的洞天福地中潜修,如今学艺所成,进入人世间借红尘俗事打磨道心。

    亦或者,这个世间除了他们这些隐世的传承圣地以外,还有更加隐秘的传承?

    如果真是后者,那太可怕了!

    大唐江湖的水本来就深,如今这世上若真是还有更加隐秘的传承,那么可以肯定是和上古有关,甚至是真正的上古遗民。

    这个猜想若变成事实,那么这个江湖就不是江和湖了,其深只能用汪洋大海来比拟。

    大海无边无际,哪怕是驾巨舟航行个一年半载,依然是看不到尽头,而且,也从来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深?

    大海性情极为暴虐,且喜怒无常,毫无规律。人在大海中,就如同一叶扁舟,只要一个浪头就荡然无存,成为鱼鳖的血食。

    这种猜想让他们茫然,也让他们惊骇和恐怖,因此,也更加急切地想知道赵无敌的真实出身,好让他们得知世间的真相,继而做出应对。

    赵无敌看着他们的表情,尤其是赵柔依那复杂的眼神,心中颇为不忍。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大唐江湖的风云人物,代表着一股庞大的势力,对于没有根基的他来说,可引以为援、不可为敌。

    他先是冲着扫尘老道躬身一礼,接着又对众人做作了个罗圈揖,轻轻一笑道:“道长言重了,小子不过一后学末进,初入江湖,甚至还未曾进入江湖,如何敢担道长一声‘小友’?

    道长若不嫌小子愚钝,认为还有一二可以入眼,不如称小子的字,千里,你看可好?”

    “哦……啊哈哈哈,好,好,好!”扫尘老道大笑,并且一字一顿,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老怀大慰之下,一张老脸都笑开了花,伸手一拂,捋着白胡子夸道:“无敌、千里,好名、好字,人无敌而志在千里,好,好,好!”

    这倒不是扫尘老道拍马屁,以赵无敌的这个名和字,的确是看似俗不可耐,仔细思量却又意味深长、寓意深远。

    “无敌”够霸气,寓意他当世无敌,面对世间一切的挑战者,尽皆碾碎。

    “千里”二字,则表露了他的志向,不仅求当前无敌,还将一世无敌。

    赵无敌之所以取“千里”二字为字,是因为他前世名“千里”,而今死而复生,却隔了无尽的时空,再也无法回去了。

    他认为既然曾活了那一世,总得留下一星半点的念想,而以前世名为今生字,就是最好的念想。

    只要他活一日,就伴他一日,哪怕是他死了,字也不会消失。若是你活得足够精彩,那么你的名和字不仅仅是镌刻在冰冷的墓碑上,还会刻在人们的心中,纵然是千万年后,依然不会磨灭。

    本来按照唐人的习惯,男子出生之后只有名,而字则是在及冠之时由家族中的长者赐予,也可以由其他德高望重的士族尊长或大儒赐字。

    而长者在,由自己给自己取字的,也并非不可以。但一般人不会这么干,因为对家族长者多多少少有些不敬。

    赵无敌他来自大明,而他这一世的家中人丁单薄,只有一个干了一辈子府军的老父,也没那个能力替他取字。

    他给自己取字千里,也谈不上对老父不敬,而秦怀玉、魏文常等人……

    他不想麻烦他们,也不想让他们破坏了他的念想,因此提前为自己取了字,并借此机会宣之于众,把这个“千里”的字牢牢抢在身上。

    “道长过奖了,小子愧不敢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他拱手谢过扫尘老道的赞誉,继而对众人道:“诸位高贤,这里北风猎猎,寒意袭人,实非久谈之地。小子以为,我等不如寻一暖室,慢慢叙谈,诸位意下如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