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49章我饿了

第249章我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沫儿听闻月娥是官家小娘子,又是被大将军秦怀玉给强行逼为奴婢,不仅同情起月娥的遭遇,不肯要她服侍。

    她对大将军也颇有些着恼,心想平日里儒雅的大将军,怎么会干起这种没名堂的事情?

    因此,她催促着赵无敌,让他赶紧去找秦大将军,把月娥小娘子给送回家去。

    月娥急了,眼圈泛红,小脸都吓得煞白,手中的碗都差点抓不住,急忙跪倒在床前,急促地哀求道:“娘子,小婢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娘子尽管责罚就是,只是还求娘子开恩,千万莫要赶小婢回家……”

    沫儿直起身子,伸出手想要扶起月娥,却到底是昏迷多日,身子乏力,摇摇晃晃地眼看着就要倒下。

    赵无敌连忙上去,一把扶住了她,柔声劝慰着:“沫儿你先别急,以大将军的为人,我想还做不出这种事情,想来,这其中定然存在误会。

    我看,不如这样吧,月娥姑娘你先起来,沫儿没有怪你的意思,她只是不忍你一个官家小娘子做这种伺候人的活计。

    暂时,就让月娥小娘子陪着你,你现病着,有一个人陪着说说话也是好的。

    待我见到了大将军,私下里问清楚了,再做计议,总之,不会委屈了月娥小娘子就是。”

    “那也好!”沫儿对情郎的要求是没有抗拒力的,既然赵无敌怎么打算,自然有他的考量,作为他的女人,只要听着就好。

    月娥怯怯的,心里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该起来。却见赵无敌笑着指指米粥,不由得羞红了脸,连忙起身给小碗中盛了半碗粥,曲起一腿半坐在床沿上,拿起汤匙喂沫儿吃粥。

    沫儿颇不受用,这些年风风雨雨一个人独自走过,何曾要人家喂食?

    她刚要拒绝,却又见月娥小娘子眼圈泛红,一脸哀求的模样,心中又不落忍,忽然灵机一动,冲赵无敌撒娇道:“郎君,人家要你喂嘛……”

    “好好好,娘子,小生来伺候你!”赵无敌的话可谓是一语双关,此时节人们对女子皆可称之为娘子,未出嫁的小姑娘叫小娘子,老的叫大娘,可是,娘子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夫君称自己的夫人也叫娘子。

    在他的心中,沫儿可不就是他的娘子吗?至于“小生”,唐时还没有这种称呼,从某种意思来说,赵无敌也算是开了一个先河。

    他再次伸出手来,冲月娥笑道:“月娥小娘子,还是让我来吧,你在一旁候着就是。”

    月娥这一次倒是没有再坚持,而是很顺从地将手中的碗递给了他。在交接的过程中,二人的手不可避免地稍稍接触了一下,就是这刹那间的接触,却让月娥如遭电击,一朵红云飞上了俏脸,芳心也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这十多年来,她待字闺中,抚琴吟诗,伤春悲秋,何曾让一个男人触摸她的手?如今,虽是一次无意的接触,也让她心如小鹿乱撞,久久难以平复。

    赵无敌端着白瓷碗,隔着碗壁感触着米粥的温度,觉得差不多了,方才用汤匙舀了一勺白粥,递到沫儿的嘴边。

    沫儿早就眯着眼睛,张开小口,如同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等着赵无敌去喂她。

    赵无敌轻笑道:“先小口尝一下,试试粥的冷热,免得给烫坏了。”

    谁料到沫儿一口咬住汤匙,将一勺白粥给一口吞下,末了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叫道:“快点,快点,我都快饿坏了……我说郎君,你才多大岁数啊,就惯会婆婆妈妈的,日后可怎么得了?”

    赵无敌见她没有被烫着,也就继续喂她吃粥,时不时地拿一块娟布给她拭去嘴角的残渍,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极尽宠溺。

    一碗白粥很快就吃完了,沫儿却一个劲地嚷嚷不够,赵无敌只好又让月娥给盛了大半碗,继续着小儿女的游戏。

    不过,在沫儿吃完之后还嚷嚷着不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让心里酸溜溜的月娥小娘子将剩下的白粥收拾好端了出去。

    他虽然不是医者,但是也知道一个久饿的人不能暴饮暴食,只能先以白粥滋养,少食多餐,慢慢调理身体。

    这个道理不过是一个常识,身为医女的沫儿又怎么会不知道?她之所以如此胡搅蛮缠,不过是趁机向情郎撒娇罢了。

    沫儿昏迷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到底是亏了元气,刚刚是经历了生离死别之后与情郎相逢,一时高兴强撑着,而今用了一些白粥,顿觉腹中添了一丝暖意,整个人也疲乏起来,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想美美的睡一觉。

    “郎君见过了大将军和魏司马了吗?”沫儿强打着精神问道。

    “只是与大将军匆匆一见,至于魏司马,却还不曾得见。”赵无敌道。

    “郎君这样不妥,还是去向大将军和魏司马好好道一声谢。”沫儿道。

    “好!”赵无敌看沫儿疲惫的样子,心疼地说道:“你累了,先睡一会吧,我看着你睡着以后,再去见他们。”

    沫儿也不矫揉造作,顺势躺在床上,一双月牙似的眼睛看着情郎,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赵无敌给她盖好了被子,又牵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脉动。沫儿睡得很安稳,嘴角还露着一抹恬静的笑意。

    赵无敌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一步三回眸,看着睡梦中的沫儿,不想离去。

    可是,虽不舍,但是他知道,不可能一辈子躲在这里。

    他虽然待在屋子里,却也知道此时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他出现,有些人是有疑惑要找他解惑,而他同样也有一些不解要问他们。

    比如那个红衣女子,是否就是常山赵氏当世的家主?这涉及到他的出身,他的根源,无论是这一世,亦或是前世,都与常山赵氏有割舍不断的血脉。

    还有那老者孙神仙,沫儿在昏迷的其间,很显然得益于他的照看,否则,其结果难以想象。

    另外,那个姿容若仙的玉仙姑,一直以自身真元温养沫儿的心脉,这份人情可是欠大了。

    江湖人虽不拘小节,但这份情太大,于情于理,他都要去谢谢人家。

    他轻轻的拉开半掩的门,就在迈出一只脚的刹那,还是忍不住回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